非洲求稳定迎增长盼发展

2013-04-03 09:35:0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4月3日,中部非洲国家经济共同体(中非经共体)于乍得首都恩贾梅纳召开中非共和国危机特别峰会。近来,非洲一些国家出现动荡现象。应该看到,目前这些动荡局面只是非洲成长道路上暂时的困难和挫折。非洲和平与发展的大势不可阻挡,但非洲的长治久安仍然需要非洲国家继续努力,国际社会也应与非洲国家相向而行,助非洲国家一臂之力。值得关注的是,非洲可持续发展理念不断上升,非洲多国呈现的高增长给这片大陆带来新的希望。

  和平稳定仍是非洲形势主流

  王泽非

  去年以来,非洲一些国家形势不平静。先是马里和几内亚比绍相继发生军事政变,南北苏丹在黑格里地区爆发武装冲突。随后,刚果(金)东部反政府武装“M23运动”占领东部重镇戈马,中非共和国反政府武装联盟“塞雷卡”发起军事行动,要求总统博奇泽下台。2013年伊始,马里北部极端势力武装挥师南下,政府军节节败退,法国等国家出手相救。进入3月,多托贾领导的“塞雷卡”重新发起军事行动,攻占首都班吉,推翻博奇泽政权,多托贾自命总统。一时间有人不禁担心,非洲会不会重现上世纪90年代的大动荡?

  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先回顾一下上世纪90年代非洲所经历的动荡。当时,冷战刚刚结束,非洲国家地缘战略地位急剧下降,此前被掩盖的许多矛盾逐渐暴露。与此同时,西方国家在非“硬销”多党民主制,再加上一些国际金融机构在非推行“结构调整计划”,非洲脆弱的政治经济生态遭受沉重打击。一时间剧烈动荡的非洲国家可谓不胜枚举,表现形式从政变、内战、种族屠杀、边界冲突到多国战争无所不包,如卢旺达大屠杀、索马里军阀混战、刚果(金)领土上的“非洲多国战争”、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边界冲突、安哥拉内战等,这些事件对地区形势和经济社会发展的破坏性影响至今仍未完全消除。反观现在非洲动荡面,其烈度、广度和破坏性都远不及上世纪90年代。目前,几内亚比绍政变已基本走上政治解决的道路,苏丹和南苏丹关系、刚果(金)东部局势有所缓和,国际社会和非洲方面正在努力推动马里和中非问题的解决。这反映出非洲的内外环境已发生了重要变化,而这些变化有可能使非洲避免重蹈上世纪90年代的覆辙。

  最重要的一点是,非洲人心思和、思稳、思发展,“非洲人解决非洲问题”的意愿和能力增强。当前,非洲发展势头良好,绝大多数非洲国家日益把发展经济和改善民生作为头等大事,那些有损国家稳定和发展的行径越来越不得人心,往往会立即招致谴责甚至制裁。非盟、非洲主要次区域组织和有关非洲国家以维护非洲和平稳定为己任,而且政治和武力手段并用,区内区外齐推动,客观上为非洲和平稳定提供了更多保障。本轮动荡有关事件的解决和降温,与非盟以及有关次区域组织和国家的努力密不可分。

  从国际环境看,国际社会普遍更加关注非洲。可以说,现在国际社会主要力量都不希望非洲大乱。虽然某些国家愿意时不时在非洲制造些小乱,以强化对非洲的控制,但非洲大乱绝不符合其利益。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国家快速崛起,增强了国际和平、发展、合作的正义力量,非洲维护自身和平稳定的努力能得到更多声援,某些势力肆无忌惮干预非洲也面临更多制约。

  虽然非洲不大可能重现上世纪90年代的大动荡,但非洲国家和国际社会并不能掉以轻心。一方面,非洲持续动荡有其根深蒂固的原因,短期内难以彻底消除。热点问题只能是“按下葫芦浮起瓢”,有时还会新老热点问题一起发作。西方多党民主制在非洲仍然“水土不服”,非洲民族部族矛盾依然盘根错节,“有增长、少发展”问题依旧突出,外部干预更是加剧了形势复杂性。在当前条件下,非洲恐将继续呈现“整体稳定、局部动荡”的态势。

  另一方面,此轮动荡暴露出的一些新特点值得国际社会密切关注。一是热点问题联动效应更加明显。马里局势的恶化很大程度上是“利比亚战乱”溢出效应的影响,这种效应目前还在向整个萨赫勒地区外溢。马里分裂武装在北方宣布独立“建国”,恐怕是受到了南苏丹独立的影响。非洲有10多个国家长期面临民族分离势力威胁,30多个国家存在反叛组织,如果任由这种局面联动下去,非洲未来形势难言乐观。二是局面依然错综复杂。非洲热点问题的爆发从来都有着复杂的政治、经济、社会因素,解决起来绝非一日之功。近年来,非洲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分裂势力抬头,部分地区跨国有组织犯罪猖獗,并出现合流动向。这一点在马里问题上表现得十分明显。这使得很难区分和定性有关势力,增加了打击和调解的决策难度。刚果(金)东部问题依然牵扯大湖地区地缘政治因素和地区国家间纠缠多年的恩怨,复杂难解。在中共体多国部队以及南非和中非政府军“阻击”下,中非反政府武装联盟依然势如破竹,则反映出地缘政治因素乃至领导人之间的关系对地区局势的复杂影响。此外,有关热点问题进一步暴露出非洲主要地区组织以及地区大国之间的步调并非完全一致,完全形成合力尚需时日。三是西方军事干预势头上升。军事干预是西方殖民非洲留下的顽疾。近年来随着实力下降,西方开始根据利益大小、难易程度以及不同国家的内外条件进行选择性干预。解决问题往往都裹挟着自己的“私货”,只顾治标,无意治本,更不会为解决军事干预留下的“烂摊子”劳心费神,有时甚至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煽风点火。西方军事干预还可能在政治上分裂非洲,有些非洲国家会出于种种原因反对西方军事干预,有些非洲国家则可能会为解决一时之痛默许甚至欢迎西方军事干预,这不利于非洲的联合自强。

  总之,在国际和平、发展、合作的大潮中,非洲和平与发展的大势不可逆转,目前的动荡局面只是非洲成长道路上暂时的困难和挫折。当然,非洲和平安全面临的挑战仍十分复杂和艰巨,非洲的长治久安仍然需要非洲国家继续努力,国际社会也应与非洲国家相向而行,助非洲国家一臂之力。作为非洲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中国可以为此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经济发展踏上转型之旅

  记者在非洲各地采访,无论是在城市还是在乡村,大多能看到建设工地。世界经济论坛非洲会议的官方网站指出,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正在从一个发展中大陆步入全球经济增长中心的转型之旅。难怪非洲联盟委员会主席德拉米尼·祖马在年初的第二十届非盟首脑会议开幕式上激情畅想:非洲完全有可能在未来50年甚至更短时间内实现复兴理想。

  祖马的自信来自于非洲经济的快速增长。世界银行数据表明,几乎一半以上的非洲国家都已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联合国公布的《2012年世界投资报告》显示,非洲2012年外国直接投资约有550亿—650亿美元,2013年将达700亿—850亿美元。《东非人报》报道,世界商业巨头纷纷在非洲设立研发中心和工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公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指出,2012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经济增长率为4.8%,预测2013年为5.8%。世界银行最新报告指出,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2012年经济增长率为4.6%。预测2013年为5%。高盛公司最近发表的题为《非洲的转折》报告也将非洲商机与中国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情况相提并论。这都反映出非洲大陆整体经济增长的势头。

  强劲的国内需求,不断改善的政策环境,不断增长的外国直接投资,与新兴市场国家联系日益密切,相对较高的大宗商品价格和不断增长的出口以及新能源发现等推动了非洲经济持续发展,南非大学教授德克对本报记者如此表示。不仅如此,非洲经济还呈现出以点带面、多点联动、共同推进的局面。据《东非人报》报道,东非共同体是非洲发展速度最快的次区域经济共同体,在它的带动下,东非共同体、东南非共同市场以及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成为非洲最重要的三个次区域经济共同体。西非国家中央银行金融政策委员会指出,2012年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经济增幅将有望达到5.3%。中部非洲经济与货币共同体经济预计将会增长5.6%。

  非洲经济发展也面对一些挑战。比如,非洲国家大多依靠自然资源来促进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同时经济存在结构单一,发展不平衡,过分依赖援助等问题。随着增长步伐加快,社会和环境方面的挑战也将相随而来。

  可喜的是,一体化进程加速和可持续发展理念上升为非洲经济发展新亮点。非盟委员会贸易与工业事务委员法蒂玛表示,非洲将在2017年前建立起一个统一的“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非洲领导人已通过非盟制定了一项改善非洲基础设施的计划。去年非洲国家在博茨瓦纳召开了首次非洲可持续发展峰会,讨论如何通过合理利用各国的“自然资本”以确保国家的未来,会后联合发表《哈博罗内宣言》承诺实践可持续发展理念。

  (本报驻南非记者苑基荣)

  观点

  有增长,更要发展

  贺文萍(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非洲研究室主任):非洲发展的良好态势除了非洲自身的努力外,还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包括金砖国家在内的广大新兴市场国家近10多年来对非洲的大量投资以及对非贸易的大幅增加。过去,非洲经济与欧美市场的联系非常紧密,往往是“欧美经济打喷嚏,非洲经济就会重感冒”。如今,虽然非洲经济因金融危机的影响在2009年遭到重挫,经济增长率下降到2%以下,但因亚洲等新兴经济体的强劲带动,非洲经济在2010年很快触底回升,达到4%以上的增幅。2011年和2012年更恢复并保持在6%。要在2013年乃至未来更长的时间段保持这一发展势头,非洲希望进一步密切和加强与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联系。今年3月26日—27日,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五次会晤在南非德班举行。本次峰会的主题为“金砖国家与非洲:致力于发展、一体化和工业化的伙伴关系”。主办国南非希望借助“金砖国家”对于非洲基础设施发展的战略规划创造更多的就业、提升非洲整体竞争力以及促进非洲大陆区域一体化的进程。

  非洲经济增长很快,更要注意到有贫困和不平等、经济基础薄弱、单一经济结构,以及局部地区动荡等一系列制约因素的存在,尤其需要警惕贫富差距的扩大以及“有增长,无发展”的现象。如非洲第一人口大国和石油生产国尼日利亚近年来经济增长率高达8%以上,但该国的绝对贫困率同期也上升至69%,并且15—24岁的年轻人失业率高达60%。而据世界银行的估算,在收入不平等现象不严重的国家,每1%的经济增长率对减贫的贡献率可达4.3%;而在收入不平等现象严重的国家,每1%的经济增长率对减贫的贡献率仅为0.6%。

  需要平衡与外界关系

  毕尤雅(刚果民主共和国金沙萨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非洲国家和地区不稳定的因素长期存在,许多深层次的原因影响着非洲的安全形势并制约着非洲国家的发展。就大湖地区安全和刚果(金)东部冲突而言,许多问题在历史上是悬而未决的,新冲突同旧冲突相比固然有不同的表现方式和特征,但总体上来说新旧冲突产生的根本诱因是相同的。虽然非洲大部分国家已经独立近50年,但西方国家控制非洲资源与介入非洲事务的意愿一直存在,非洲国家去殖民化的进程没有进行到底。外国利益在非洲各个地区保留有代言人,通过叛军、反对派政党、民间团体或非政府组织的声音来诉诸要求,满足西方人的利益。中央与地方政府的行政权力与治理能力被弱化,这导致非洲国家受外界因素的影响很大,无法切实推行国家真正需要的有力政策,无法彻底摆脱对外界的依赖关系。

  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非洲国家在国际秩序的制定上毫无发言权,在政治和国家治理上一直不能同国际接轨,在经济上处于贸易的下游,无法更深入地融入到世界舞台当中去。21世纪虽然被称作是属于非洲的世纪,但这个愿望可以说只是个梦想,非洲国家在发展方面面对很多挑战和难题。

  经济的高速增长并不表示国家在快速发展,重点应该看在这片大陆上谁在生产,谁在消费,谁在受益。非洲国家基础设施薄弱是事实,各国要走向现代化就不得不存在一个走工业化道路的过程,通过合理的设计目标来推动产业结构调整,使各种因素为国家的真正发展服务。如果要有改变,首先就应该是政治上的变化,克服来自外界及自身的消极因素,通过平衡同外界关系来追求平衡的发展,建立多样化的伙伴关系。

  增长势头成全球亮点

  王洪一(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值得关注的是1990年以来,非洲大陆总体局势走向缓和与稳定,但仍然发生了近30起武装冲突,10余起武装冲突至今仍旧没有解决。政治动荡和战乱每年给非洲造成180亿美元的损失,超过了教育和卫生开支的总和,总额可能已高达6000亿美元,超过了国际社会对非洲大陆的援助总和。

  虽然受地区政治环境恶化的影响,整个北非地区的经济活力下降,各行业普遍萎缩,国内生产总值出现负增长,但在国际社会的长期共同努力下,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总体政治局势不断改善,冲突国家的数量不断减少,西非的塞拉利昂、利比里亚和科特迪瓦等前战乱国家已经实现了和平与稳定,经济和社会发展成果显著。

  非洲经济已经连续10多年保持5%以上的增长,在全球贸易中的份额由10年前的0.7%上升到目前的4.5%。尤其是最近几年全球经济乏力的背景下,非洲依然保持了经济快速增长的势头,在暗淡的国际经济形势下,成为全球的一个亮点。2012年非洲经济增长率达到了5.4%,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的10个国家中,有6个在非洲。目前,非洲是世界投资收益率最高的地区,也是能较好保证资金安全的地区之一。2012年,外部对非投资已经接近1000亿美元,内部投资也不断活跃,安哥拉、南非、加纳、尼日利亚等国纷纷设立了主权基金。

  发展面临多种挑战

  穆万齐亚(肯尼亚外交学院院长):非洲统一组织到非洲联盟的过渡给泛非和平与安全议程带来了意义深远的变化。非盟和平与安全原则的责任可以理解为预防、反应和重建。非洲驻布隆迪特派团和非洲驻苏丹特派团表明非盟有实现和平、安全以及对弱势群体保护的政治意愿。这也清楚地表明,非洲正在朝着“非洲人解决非洲问题”的正确方向迈进。

  尽管通过几十年的构思,制定和实施不同类型的经济政策和方案,非洲经济仍不发达。非洲发展的挑战不仅是收入低,贸易份额下降,低储蓄,经济增长缓慢,还有巨大的贫富差距,不均衡的资源所有,治安差,环境恶化,艾滋病等。非洲的经济转型不同程度地被不利的环境和地理劣势所阻碍。非洲商品在进入更大的市场上受到限制;非洲大陆上的国家经济体的规模也有限;非洲国家想提高生产成本却又导致生产效率低……非洲在人力资本,基础设施,经济、政治机构和商业环境的质量上落后于世界其他地区。这个弱点与资源分配制度的无效和激励创新不够,长期投资和私营部门发展的制度虚弱相关联。这也可以部分解释非洲大陆为什么会提供不了足够的公共产品和社会支出。

  出现三个重叠现象

  科菲·库阿库(南非金山大学商务学院学者):尽管面临部分地区的动荡,但如同非洲经济增长率一样,非洲整体发展情况令人鼓舞,大部分非洲国家经济增长率年均都在5%—6%,形势喜人。不过非洲目前经济也呈现出以下三个相互重叠的领域:首先,经济增长与严重的贫穷、不平等、失业和腐败并存,造成地区和国家间的巨大差距。第二,自然资源过度开采与大陆经济严重依赖自然资源并存。第三,国家聚焦各自经济发展与大陆地区经济整合努力并存。与历史相比,非洲努力构建一个稳定的次区域贸易集团的意愿和努力更加强烈。基础设施领域的新投资和信息技术越来越多的使用正在帮助非洲创建世界上一个更加强大的地区经济体。随着非洲经济越来越融入全球经济,来自中国等金砖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稳步增长,涉及范围包括非洲基础设施、农业、金融、矿业、零售和旅游。所有这些都将促进非洲经济的复兴。

  (非洲专家观点由本报驻南非记者倪涛、张建波、苑基荣采访整理)

关键字: 非洲经济
责任编辑: 莫莫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