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河上游氮氨严重污染 下游启动水源应急方案

2013-04-02 10:23:28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金微 李泽民 河南、安徽、北京摄影报道

  距离惠济河污染已发生两个多月,安徽蚌埠市饮用安全的警报似乎仍未解除。目前,污染带已推进到涡阳县境内,距离蚌埠取水地只有100多公里。“保蚌埠饮水安全”已成安徽环保部门的头等任务,但雨季的到来让他们感到担忧。

  3月31日,安徽省环保厅召开新闻通气会,通报涡河流域跨界污染应急处置情况,通报会介绍,蚌埠市政府制定了饮用水保障方案:提升改造现有天河应急水源取水泵站,满足城市供水需求,目前,蚌埠市按照省政府关于特事特办、急事急办的要求,日夜加班加点,加快应急备用供水工程建设进度,确保在4月底前全面建成,确保蚌埠市饮用水安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今年2月曾奔赴河南、安徽等地实地调查采访,还原此次长达两个多月的跨界污染之争。

  污水重创沿河渔业

  涡河是淮河流域北岸重要的一级支流,地跨豫、皖两省,于蚌埠市怀远县城附近汇入淮河干流,而惠济河是涡河最大的支流。

  根据安徽环保厅通报,今年1月14日,河南惠济河东孙营闸开闸泄污,下泄污水氨氮严重超标,浓度均在16mg/L以上,导致涡河亳州境内水体受到污染,网箱养鱼大量死亡,渔民受损。

  1月18日,安徽省环保厅接到渔业部门的信息,立即通报河南方,要求关闭东孙营闸,1月23日东孙营闸关闭。经监测,高浓度的污水排放了约1000万立方米,污水进入到安徽后,安徽境内涡河水体从类直接降为劣类。

  2月24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与安徽交界的河南鹿邑县采访,污染阴云依然笼罩在两岸的居民中。污染对渔业造成毁灭性打击,北涡镇西高庄村的渔民吴海丰告诉记者,他家420亩的养殖场,共30多万斤鱼全部毒死,“总共损失上百万。”而那些死鱼当时就堆在河岸边,已经有些发臭,其中依稀可以辨别出鲢鱼、草鱼、鲶鱼等。吴海丰说:“这次污染太严重了,像鲶鱼生命力极强,现在都被毒死了,就连乌龟王八都死了。”

  而安徽境内渔业同样未能幸免,十八里镇一百多户渔民成了最直接的受害者,据统计全队损失近300万元。

  而在北涡镇高寨村,14根黑色的水泵一头插进惠济河,一头延伸到几十米开外的大坝,抽上来的水颜色泛黄,并发出一股刺鼻的气味。这些水流进沟渠后,部分漫过渠坝,将青青的麦苗也浸泡在污水中。记者沿惠济河向上几十公里,这种规模的抽水点有十多个。附近村民说,从大年初一开始,这里就开始抽水,河水水位抽降了五六米,整条河几乎抽干。

  事实上,1月28日开封市政府就成立了应急处置小组,人员配置非常高:常务副市长黄道功任组长,开封市各部门局长乃至下辖数县县长皆为成员。小组设五个组,其中区县调水组的主要任务是负责市区排水向周边县区排放调度,指导协调县区调水,确保不造成淹没村庄房屋等事件。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柘城、杞县等地采访时了解到,各县都有调水任务,除了像鹿邑这样往沟渠抽水,也有像柘城在河道上筑起人工坝的。

  不过,这种处置方法让河南百姓感到忧心,鹿邑贾滩镇的村民就表示,污染的河水抽到农田水渠之中,然后渗入地下,“我们当地居民以浅层地下水为主要饮用水,受到严重的饮水安全威胁。”该村民强调,下游安徽省不让流入。而记者在安徽境内采访时,不少地区的村民和渔民则纷纷指责河南污水给他们渔业和农业造成重大影响,亳州牛集镇石庄村石万兴说,几年前国家花大力气整治惠济河,野生鱼虾回来了,这次则是彻底地死绝。

  亳州当地一名民间环保人士称,两省对涡河污染的矛盾由来已久,这次污染不过是再度激化了两省在淮河跨界污染上积蓄已久的矛盾。

责任编辑: 欣哲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