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石油资源税“肥皂剧”跌宕起伏

2013-04-01 10:06:11  来源:经济参考报

  一场关于石油资源税税款究竟给谁的争论在巴西再度上演,一边是既得利益方的呐喊,一边是高等法院和议会的义正词严,就像一出看不到头的肥皂剧。翻开报纸打开电视,每天都能看到此事的新进展,但仔细想想却是在原地踏步。

  说这场争论是“再度”上演,是因为去年下半年由此引发的多个城市民众集会抗议以及总统的表态和签字似乎已将此事盖棺定论,然而没想到不服气的依然不服气。

  先说说这石油资源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巴西幅员辽阔、物产丰富,却也面临着资源储备和地区发展不均衡局面。巴西富饶的东南沿海地区经济发达、资源集中,近海有大量石油天然气储备。石油开采资源税是在巴西境内从事油气勘探和开采的企业向巴西联邦政府缴纳的一种税款,用于补偿开采作业可能给当地环境带来的负面影响。收到的税款在联邦政府、石油出产州、出产城市以及其他未参与石油开采的州和城市之间按一定比例分配。

  多年来,石油资源税是沿海各州的主要财政来源之一,而根据原有分配方案,广大不产油的内陆地区只能在这碗汤里分到很小的一杯羹。去年议会提出了新分配方案,旨在使这笔资金的去向朝其他地区倾斜,使全国都能享有这一福利。

  新方案和原有方案之间的最大不同在于,联邦政府及油田所在州和城市所得比例将从原先的30%、26.25%和26.25%分别降至20%、20%和4%,其余州和城市所得比例则从7%和1.75%双双提高至27%。在以深海盐下层油田为代表的一些大型开采项目上,联邦政府和油田所在州此前享有“特别分配权”,共获得全部税款的90%,这一比例在新方案实施后同样将大幅减小。

  很明显,新方案触及了圣保罗、里约热内卢和圣埃斯皮里图州等石油主产区的既得利益,因而一经公布即遭到这些州政府的强烈反对。去年11月下旬,在总统罗塞夫在新方案上签字的最后期限到来前几天,里约热内卢等地发生了大规模群众示威活动,要求总统否决新方案。为了息事宁人、兼顾各方情绪,罗塞夫在11月底批准新方案的同时,对部分条款作了适当修改,宣布现有开采合同所产生的税款的分配比例保持不变,新分配模式从次年起新签订的特许开采权合同中开始实施。

  总统这一决定受到来自联邦政府层面的欢迎,多位部长彼时表示,此举既尊重了宪法和已签订的商业合同,也最大限度保留了国会决议内容。在表面上,此事暂告一段落。

  然而,几个产油州早已将未来的这笔计划内收入分配好了用途,情况发生变化后一下不知所措,所以在一段时间的磋商和酝酿后,里约等几个州政府近日向联邦最高法院提起了诉讼,状告新方案有悖“不触碰既得利益”的宪法原则。里约州长卡布拉尔指出,新方案将给该州带来16亿雷亚尔(约合8亿美元)的直接经济损失,在2020年前的长期经济损失将高达270亿雷亚尔(约合135亿美元)。

  3月18日,最高院法官卢西亚以“部分地区的司法、政治和财政安全将面临风险”为由,宣布新方案在最高院裁定是否违宪之前暂时停止实施。这回轮到各位产油州州长拍手称快了。

  面对资源税肥皂剧情节大转折,各方眼下均持观望态度。巴西伊塔乌银行油气行业分析团队认为,这充其量只是拉锯战中的一个回合,接下来非产油州将会奋起反击,国会两院也会为新方案而继续四处游说。最高院的判决将产生两种后果:如果判决新方案无效,国会将继续起草一个折中的新议案;如果判决新方案继续实施,则产油州会另寻他法挽回损失,比如提高石油生产税。

  这出肥皂剧看似只是中央和地方为了既定数额的一笔钱你争我夺,归根结底影响的是巴西的国际形象和投资环境。去年该国G D P增幅仅为可怜的0.9%,固定资产投资萎缩被认为是主要拖后腿因素,正如智库瓦加斯基金会应用经济研究所所长卡斯特拉尔所言,企业久久观望不敢放手投资,一大原因就是政府决策朝令夕改、令人无所适从。伊塔乌银行指出,此事给巴西监管和决策的延续性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尘埃落定的一刻拖得越久就越糟糕。对于在巴从事开采作业的各国油企来说,一旦产油州败诉,他们对油企的优惠措施将大打折扣,且会在行业上下游增税,绝非利好消息。

  (王帆)

责任编辑: 欣哲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