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教授:中国超富阶层财产流出扩大

2013-03-29 09:24:08  来源:腾讯财经

对话北大金融教授佩蒂斯截图

  对话北大金融教授佩蒂斯

  迈克尔-佩蒂斯是北京大学的金融学教授,十余年来一直居住在中国,但他十余年来一直在执着地唱空中国经济,他认为接下来十年,中国经济平均增速将降到3%左右,这种观点与我们目前的现实看起来相去甚远,那他为什么会坚持这样的看法呢?腾讯财经与其进行了对话。

  在对话里,他谈到的主要观点包括:随着经济的发展,投资也势必变得效率低下;而以投资带动的经济增长,势必将引发债务问题。他认为,大概在2010年左右,资本外逃的速度已经大幅加快,过去三年,中国超富阶层的钱财流出规模显著扩大。谈到对未来经济的看法,他认为,真正的经济再平衡,很可能就在今年下半年。

  对话实录:

  代颖:你在多个场合谈到说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是不可持续的。你拿中国与巴西奇迹,朝鲜战争后的韩国以及1990年前的日本经济相比。据我所知,这些国家当时的经济发展都是失败了。那为什么你对中国经济会这么悲观?

  佩蒂斯:我不知道这些是否是失败的例子,当然,韩国可能是历史上最成功的国家。上世纪50年代,韩国比中国贫穷很多,现在韩国富裕多了,日本也一样。我想做的是,试着从一个历史的角度来理解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我认为很多经济体可能没有这样做。

  中国过去30年所做的 与很多国家的经历很相似,即投资驱动的经济增长奇迹,但是不幸的是,每个国家无一例外,结局都被债务问题缠身。我多年的分析就是,如果一直持续下去,中国也会遭遇债务问题。

  代颖:你认为中国政府主导的投资缺乏效率,有些投资导致浪费。譬如基础设施建设可能出现产能过剩。但是除开这些,中国政府还注重发展新能源经济,如太阳能和风能。你认为这些项目投资也很多余?

  佩蒂斯:我觉得,到现在为止,每个人都会认为太阳能是个大麻烦。投入太大,回报太少,许多公司已经破产。但在我们定义是否投资浪费前,需要将其分成两个部分。在早期阶段,如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当时中国生产率低下,基础设施落后,许多的投资都是有益的,且能产生巨大积极作用。但是遵循这种发展模式的国家都会走到一个关口,在这个关口,你很难判断哪些投资仍然是有效的,但还是在继续大规模投资。

  大家知道,中国投资规模创历史记录。这就是个大问题。在早期阶段,这个模式不错,但在后期阶段,这个模式很难持续下去。很明显,中国现在处于后期阶段。

  我想,你如果听过李克强总理和温家宝总理说的话,你会发现,他们也认同中国经济某些领域出现投资过剩了。

  代颖:我们现在谈谈你的新书,《伟大的再平衡:贸易、冲突、以及世界经济的危险前路》,你在书中提到,中国以认为的降低资金成本来维持大规模和不可持续的投资。而这些便宜的资金要么来自中国银行系统,要么来自影子银行。从这个意义上看,你认为中国会出现严重的债务危机吗,何时会爆发?

  佩蒂斯:我不认为中国已经出现债务危机。我的观点是,如果中国继续大举借债,兴建基础设施,扩大产能等,这种花费没有经济意义可言,债务将继续快速增长,导致无力偿还。我相信,现在没有人怀疑债务膨胀正在中国发生。

  对于中国而言,问题不在于是否发生,而在于,借债只持续两三年,还是持续多年,这才是问题的争论点所在。但是借债总归难以为继,所以我们听到,中国新一届政府强烈要求进行经济改革,因为他们意识到,债务以目前速度增长,是不可持续的。

  代颖:近些年来,很多中国人,确切地说是中国富裕阶层,在购买国外资产,你对这个现象怎么看?

  佩蒂斯:我认为对于有钱人在说,分散投资组合是很正常的。因为仅投资一种资产,风险很大,可能失去一切。在这个意义上说,中国人购买国外资产很正常。但对很多人,有一点令人担忧的是,似乎过去三年,中国超富阶层的钱财流出规模显著扩大。但这个现象是否是暂时性的,我们还需观察几年。

  代颖:你说的这个是资本外逃?

  佩蒂斯:是。

  代颖:但可能原因不那么复杂,只是厌倦了中国的污染,尤其像北京的雾霾天。

  佩蒂斯:有可能,但有意思的是,大概在2010年左右,资本外逃的速度大幅加快。有很多可能的原因,其中的一个解释是,中国超富阶层对中国的商业环境非常焦虑,这个考虑在发展中国家很典型,虽然中国不一定是这样,但是我们要有这个意识。

  代颖:你认为这种资本外逃是否会影响中国楼市?

  佩蒂斯:我希望这样,房价上涨的问题在于,对于有房一族是好事,他们基本是富人;但对于没房一族是坏事,他们则往往是年轻人或贫困群体。所以,增加年轻人和贫困人群的财富,适当牺牲超富群体的利益很有必要。很多人希望看到房价降下来。但是问题是,房价下跌过快会给银行系统带来麻烦。

  代颖:关键的一个问题,你认为中国经济再平衡在发生吗?

  佩蒂斯:我认为,从去年上半年开始,中国开始了真正的经济调整。经济增长率显著下降,但去年下半年,经济增长率又快速回升,再平衡出现倒退。现在,我们看到政府开始收紧信贷,控制债务上涨,我们可能又会看到真正的经济再平衡,很可能就在今年下半年。

  代颖:最后一个问题,也是我很好奇的一个问题,作为经济学家,你一直被人描述成为“中国熊”(看空中国),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你的另外一个身份,你在中国地下音乐界扮演着很活跃的角色,拥有中国最大的独立乐队厂牌兵马司。这有点让人疑惑,一方面,你认为中国经济前景黯淡,但另一方面却在中国音乐产业大量投资,你是怎么想的?

  佩蒂斯:我不觉得中国经济前景黯淡,我只是怀疑经济增长模式不可持续。我觉得,虽然现在很多人和我有一样的怀疑,但五六年后,质疑的人可能会减少,这取决于中国政府如何控制再平衡,是好还是坏。说到对音乐的投资,我投了不少钱,但全打水漂了。

  这个爱好很烧钱,我花了大笔钱来支持艺术家,只因我喜爱音乐。我认为北京正在成为世界最重要的音乐中心之一,我很高兴,也很自豪能帮助这些才华横溢的艺术家,我也希望能够赚到钱,但可能永远都不会。

  代颖:好的,今天的采访到此结束。感谢Pettis教授。

关键字: 超富阶层
责任编辑: 莫莫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