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最低工资上调 鸡蛋灌饼跟着涨价

2013-03-28 09:46:43  来源:南方日报

\

  对于上班不见太阳、下班也见不到太阳的清洁工来说,在物价不断上涨的深圳,拿着微薄的工资生存艰难。何俊 摄

  如果你想了解一个地区的物价水平,就去看看鸡蛋灌饼涨价了没有——这并不是一句玩笑。在龙岗从事房地产销售的曾先生,早在今年2月就发现,路口的鸡蛋灌饼涨了5角钱,因为摊主说“最低工资标准要提高了”。

  3月1日,深圳开始实施新的最低工资标准——全日制就业劳动者为1600元/月、非全日制就业劳动者为14.5元/小时。但早在最低工资标准上调之前,不少地区的物价就已应声上涨。

  昨日,一封由270名在深务工者联署的《在深建设者致深圳市政府、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建议信》在龙岗寄出,意在表达最低工资的上涨幅度远赶不上物价上涨幅度,期待相关部门能够“从劳动者的实际情况出发,公平、合理、科学地调整最低工资”。

  工人们建议建立透明、科学、拉近收入差距的最低工资调整机制,通过深入了解劳动者的实际生活、收支、社会保障等情况,得出基层劳动者日常消费的立体图像,以此确保最低工资制定的标准能确切惠及所有劳动者;并在调整过程中适当考虑到打工者承担物价浮动的压力,“可用1%—3%作为缓冲”。

  “在深圳很没归属感”

  黎述清是这封联名信的签署人之一,在龙岗一家大型超市上班。近日,黎述清发现原来两荤一素的快餐只要8元,这个月起涨到了10元,菜式也“缩水”成了一荤一素,“一天吃两顿要多花4元,一个月就是120元,但最低工资只涨了100元。”

  记者在联名信中看到,这些工人大都来自龙岗区,其中有39位是清洁工人。来自福田的李先生表示,生活压力明显感觉大了很多。来自吓坑的普工罗胡明亦表示“2012年都只能勉强过,今年的物价水平不知怎么过”,更有多位工人表示“底薪太低,吃不起饭”。

  “一个月上涨100元,每天才3元多,根本赶不上物价上涨的速度”,同为联署人之一的刘中义说。年近花甲的刘中义来自河南开封,目前在龙岗中心城做清洁工,每天过着“早起上班不见太阳,晚上下班也不见太阳”的生活。他表示,相比于物业、餐饮等其它行业,清洁工工资一直是按照最低工资标准发放,不会有加班费。

  刘中义告诉记者,他打工不光是为自己,他上有父母,下有小孩,来深圳4年一直过得艰苦。住在回龙埔的他,每天要步行近半个小时去上班,过年不敢回老家。接受采访时,刘中义有些感冒,一直在咳嗽,记者提醒他去看医生,他则表示多穿点衣服,挺几天就过去了,“不敢去医院,要花好几十块,太贵”。

  相比于刘中义的失落,来深圳已有十五六年的黎述清对感受的表达则更为直接,他坦言对深圳开始有些失望,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更是不断表达自己的不满——“难道深圳只是一个富人居住的地方吗?”

  “在深圳很没有归属感。”不过对于黎述清们而言,离开深圳,却又阻碍重重。来深十五六年,人到中年,孩子仍在读高中,“去其它地方又没有亲戚朋友,完全陌生的环境,不敢去。”但继续留在深圳,对黎述清而言,则意味着加班更多、挣钱更少。黎述清告诉记者,本月来,连续上涨的并非只有快餐一项,房租、交通等其它各项开支也随之上涨,“去年一个月的生活费是360元,但现在要550元。”

  虽然加班曾是黎述清获取更高工资的最重要途径,但如今这条路也在慢慢被堵死。去年,黎述清一个星期要上6天班,算上加班费,他能够月入2500元,但如今公司严格控制加班,“一个星期只能工作5天,基本工资加上生活补助、全勤奖,总共是2050元。”

  一方面是收入的下降,另一方面则是生活成本的上升。原本1个月能够存下1000元贴补家用的黎述清,如今每个月能存下的已经不到500元。

责任编辑: 夏天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