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证达人眼中的听证会 曾被质疑是政府的托儿

2013-03-28 08:56:55  来源:北京青年报

听证达人眼中的听证会曾被质疑是政府的托儿

胡丽天 两年前的七月,她曾经历了一次“差点让她崩溃”的质疑风波

  曾被质疑是政府的“托儿” 建言代表产生及程序进行改革

  “今年4月,成都将再次举行地铁票价听证。消息传出,廖冰虹、张见远、胡丽天和唐厚义4人,第一时间到成都市消费者协会报了名。

  对于不少当地人和媒体而言,这四个人的名字并不陌生。在一个常住人口1400万的城市,他们曾因经常参加各类听证会,被称为“听证专业户”、“听证达人”,被质疑是政府的“托儿”,还有人的身份也曾被调查。

  3月22日、24日,记者分别采访了这四位多次参加听证会的“老人”。在他们眼里,是不是“逢听必涨”?听证会到底应该怎么开?为什么老是他们被选中?自有一番见解和辩白。”

  再度一齐报名听证

  “成都地铁票价又要听证,我是大吃一惊。”廖冰虹说,一看报纸就明白了:没说要涨,开听证会,就是要涨。他非常肯定地说:“百分之百要涨,不涨不开!”

  自称参加过31次听证会的廖冰虹,很享受别人叫他“听证达人”。他告诉记者:“大家问我去不去,我说要去”。大家叮嘱他:“不要涨呀”,似乎笃定他会成为听证会代表。他到成都市消协报了名,排在第二个。

  与他齐名的另外三人张见远、胡丽天和唐厚义,也在第一时间到消协报了名。

  有必要介绍一下成都四位“听证达人”的档案:

  廖冰虹, 54岁,长期从事教学工作,现在还在一家餐饮公司做培训、策划工作。在成都参加各类听证会31次。

  胡丽天, 66岁,曾在一家工厂子弟学校当了25年的小学教师,后又做了十多年的厂办秘书,已退休。在成都参加各类听证会24次。

  唐厚义, 66岁,报名听证会时从来就说自己是退休工人。在成都参加各类听证会7至8次。

  张见远,年龄不详,自陈军转时联系到华西医院一下属单位工作,现在一家公司从事医疗工作。在成都参加各类听证会不比前几人少。

  2011年7月,四人因多次参加听证会首先在网络曝光,人称“听证专业户”,被质疑是政府的“托儿”。其中,廖冰虹、唐厚义、张见远三人的身份也被怀疑。

  有意思的是,四人私下极少往来,网上只能查到一张四人在成都文殊院附近的合影。张见远说,他们是“志同道不合”。唐厚义说,四人参加同一个听证会时,观点都不一样,争论得很激烈。

  廖冰虹、张见远、胡丽天和唐厚义四人都对记者说,能否参加此次听证会,现在还是未知数,要等到抽签结果出来才知道。采访唐厚义时,他不时在胸前划着十字说:“但愿能抽中我。”

责任编辑: 夏天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