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明辉:国家电网改革并非“一拆了之”

2013-03-26 09:36:57  来源:国土资源部网站

  中国的改革一定要针对国情

  记者: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国家电网改革要重启,经求证,事实上国家发改委深化2013年经济体制改革征求意见稿中,没有拆分国家电网的改革内容。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周大地:改革要有一个理性的出发点,就是要针对中国现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出现的问题进行改革。我国的目标很明确,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2050年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市场是一种手段,目的还是建设社会主义社会,目标是共同富裕,也就是现在说的实现中国梦。

  对于电力体制改革,应该分析能源行业、电力体制现在出现了哪些问题,这些问题是不是妨碍着大目标的实现。我个人认为,市场化是方向、手段,但不应该成为改革的目的。事实上,没有一个所谓的规范的、理想的市场经济模式。有些国家国有化程度高一些,有些国家自由市场经济的成分更多一些,即使是发达国家之间,也有很大区别。而各国的电力装机结构、电力管理的架构也不一样。所以,如果改革只是从一个彻底市场化概念出发来讨论,这本身就是伪命题。

  有人提出拆分国家电网,但首先要弄清楚,拆分要解决什么问题?拆分后有什么好处?

  记者:也许有人回答说,对区域电网公司容易实现监管,而且能够通过他们之间的比较和竞争实现一个好的监管成果,甚至有利于电价的下降,对这样的观点您怎么看呢?

  周大地:区域电网之间要实现竞争很困难,因为每个区域内部的经济结构、电源结构都不完全一样,有些地方水电多一些,有的则是煤电或风电多一些,其成本也会有很大区别。另一方面,用电需求也有很大差别,电源比较集中的地方经营起来是一种状态;电源分散偏僻的地方,成本、用电量、线路长度又是另外一种状态。现在电价分区也不完全一样,上网电价和用户电价在全国各地也不完全一样。如果拆分,就得承认这些不同之处,情况就相当复杂。

  所谓拆分之后便于监管,可以比较其成本收益,可以计算出所谓的合理价格体系——我觉得这都是比较抽象的想象。讨论问题要具体化,如果不能实事求是地提出改革措施,就可能会像苏联的“休克疗法”那样,把市场化给神圣化了。其实对市场化,很多人也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国际金融财团在世界的垄断地位,是发展中国家所面临的一个重大挑战。由于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国有资产存量比较多,所以被掠夺得少一些。中国的改革一定要针对国情,看一看到底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究竟该怎么改。

责任编辑: 安吉罗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