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二三线

2013-03-25 10:58:55  来源:《第一财经周刊》

  汽车、奢侈品、3C、房地产……越来越多的大公司以二线城市为中心开展业务,越来越多的公司人将成为新市场中的管理者,就像二十年前中国市场刚刚起步时的北上广深,二三线城市现在也孕育着大量的机会。现在,这些机会同样摆在今年的毕业生面前。

  而一线城市的残酷竞争和生存压力,以及居高不下的房价和同样居高不下的PM2.5指数,也让越来越多的毕业生望而却步。此时,他们面临着抉择。

  我们第五次推出“今年的毕业生”报道,我们想要提醒所有毕业生的是:虽然二三线城市机会很好,但你可能更要注意,当你想跳槽的时候,可选择的地方还不多;相比于一线派驻人员来说,你可能只能算作Local人才;你可能受益于人情世故,但更有可能被人情世故所伤害;竞争可能还不够公平……

  相比之下,你可能更需要一线城市独立打拼的历练……还要记得的是,“毕业回二三线”和从总部 “去二三线”很不一样。如果换一种思路:在一线城市接受历练,然后去二线城市发挥价值,同时也享受新兴城市高速增长的机遇,可能会更有利于一个人的成长。

  当然,不管怎么说,我们乐于看到,毕业生们是怀着对职业发展的美好憧憬,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到二三线城市去,而不是因为向现实低头才去,你知道,那不是年轻人应该有的样子。

  在综合了自己的兴趣、发展空间、薪酬待遇以及城市的环境和房价之后,清华大学软件学院的硕士毕业生史少桦选择了一份地点在广东珠海的工作。

  他即将入职的是金山公司旗下西山居游戏工作室,其行政人力中心负责人龚道军在珠海西山居负责招聘有10年,其中2/3的时间都在和毕业生打交道。在他的印象里,珠海这样的城市在吸引毕业生时一直不具备太大优势,“北京高校的毕业生愿意留在北京的比例很大,尤其是因为户口问题,上海及周边高校都愿意待在长三角。”

  但近几年西山居公司收到的简历表明,有越来越多来自一线城市高校的毕业生表现出了前往珠海工作的意愿。“以前我们招聘时向同学介绍珠海,很多人反馈说不了解,还需要再了解一下。现在,这方面的困难基本没有了,沟通更顺畅一些。”龚道军说。

  事实上,更多像珠海这样的二三线城市正在越来越多地被加入进毕业生们的选择列表上。来自着名招聘网站智联招聘每一年对应届生的调研显示,毕业生们期望就业的城市与过去相比更为分散,不再大量集中于北上广深这几个一线城市。比如2012年成都已经超越深圳,在毕业生吸引力方面排名第三,同期进入毕业生期望就业城市前十的,还有杭州、南京、武汉、天津等。

  二线城市的薪酬水平也在逐步追赶上一线城市。根据人力资源咨询公司怡安翰威特的2012年全面薪酬调研,天津、重庆、苏州等城市部分职位的薪酬与北上广深的差距正在缩小,而二线城市薪酬的平均增长幅度均高于一线城?市。

  薪酬增长反映出的是市场需求。随着一线城市市场的饱和,大公司们逐渐开始把业务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更低级别的城市延伸,加强在这些城市的投入。此时,人力需求成为一切的基础。

  以渣打银行的应届毕业生招聘为例,这家外资银行近年来在二三线城市的招聘人数占整体招聘人数的比重已经超过了50%。至今,渣打已在中国内地拓展了25个城市的100家网点,是少数已经深入重庆、成都及西安等内陆都市的国际银行之一。

  “今年我们在一些二三线城市比如南昌、呼和浩特等地是首次招募应届毕业生,目的就是为了给我们在这些城市的长远发展搭建后备人才梯队。”渣打银行(中国)有限公司人力资源总监金丽华说,随着中国内陆地区的经济增长速度超越沿海地区,渣打要为“城镇化”等中国经济发展的重大命题做好准备,“这种准备,首先是人才引进和培养方面的准备。”

  龙湖地产今年发放了70个应届生Offer(不包括单独招聘的销售岗位),其中有近30人来自北京的高校,在这些应届生中,有一半留在北京,另外一半被派到了重庆、成都、西安、杭州等地区公司,岗位包括工程、成本、研发、HR、财务等。“二三线城市的招聘数量有所增加,主要原因是我们的体量在变大。”龙湖集团招聘及人才发展中心总监卢睿锋说,近几年里,龙湖集团的地区公司已经从过去的8家增加到15家,业务涉及19个城市。

  安永大中华区人力资源主管合伙人黄文也表示,虽然近几年的公司业务量的增长带来人员规模的增加,但并不意味着在二三线城市办公的人员数量就相应直接增加,更多情况是以一线城市为主的员工所负责的工作内容、区域慢慢在扩大。“当然我们也有派员工到某个地方工作的,主要针对的是有一些经验的高级审计师、经理。比如我们要在南京开一个分公司,可能就需要在北上广的员工短期去那里呆上几个月或者一两年,把那边的年轻员工带起来。”

  二三线市场因其发展潜力和战略意义,也已经成了大公司们人才争夺战的最新阵地。已经在中国内地80个城市开设了分支机构的IBM今年在全国108所大学进行了校园招聘,涵盖范围是近年来最广的一次。IBM大中华区及全球主要市场人力资源总监周际红告诉《第一财经周刊》,“国营和民营企业也拼命在二三线城市发展,也需要大量优秀的毕业生,而相对来说优秀生的数量每年都很有限,所以给我们招聘带来的压力要比原来在一线城市更大。”

  对毕业生们来说,大公司们在二三线城市的扩张,意味着他们如今可以有更宽的选择范围,不仅可以从职业机会,还可以从生活成本、环境熟悉程度等更多方面进行考量。这也是很多毕业生不再仅仅把目光局限在一线城市的原因。

  安永大中华区人力资源主管合伙人黄文在招聘过程中发现,在那些毕业于一线的高校、选择去二三线城市工作的学生中,家乡所在地是很重要的影响因素。渣打银行也从许多来自海外高校的求职申请中发现,不仅这些年中国留学生的回流率在增加,而且其中也有不少毕业生希望回到家乡的分支行工作。

  武汉大学金融学专业本科毕业生赵弋本来已经拿到了中国农业银行广东省分行的Offer,但他跟对方签了三方协议之后就后悔了,决定毁约。他决定要找回老家成都的工作,并在随后拿到了中国建设银行四川省分行的Offer,他觉得这是一个更有性价比的工作。

责任编辑: 欣哲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