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令彬:人民币升值压力大减

2013-03-20 10:15:56  来源:大公网
  大公网特约评论员赵令彬

  近期国际上对货币战的议论甚嚣尘上,中国应采取何种汇率政策作为应对亦成了重要话题,更有建议指在日圆带动亚洲货币急贬下,人民币也应适度贬值。应否如此确值得研究,但首先要探讨决定汇率的基础因素:国际收支平衡状况的变化。在这方面近年中国已出现了一些重要转变。

  去年中国的国际收支数据透露了一些重要讯息。首先是经常帐盈余对GDP的比例继续下降,由前年的2.8%下调至2.6%,相比2007年的逾10%高峰已大幅调低,且估计今年将进一步降至2%。一般评估认为若盈余或逆差比例低于3%便属正常,按此标准中国的盈余已由偏高回落至适度水平。这也表示中国经济的内外部门失衡问题已基本解决,再没有过度依赖出口或外贸来带动GDP增长。

  第二是去年外汇储备上升1280亿美元至年底的3.31万亿美元,升幅不足4%,乃2003年来最低。这显示政府对汇市的干预减少,汇价能更多由市场供求决定,原因是央行若购入外汇以制止升值稳定汇价,将导致外储增加。外储的变化又反映了其他国际收支项目(主要是经常帐及资本帐平衡)的变化,而这如下述已于去年出现了重大转变。

  第三是由双顺差变为单顺差。持续多年的经常帐及资本帐双顺差格局,终于去年被打破。经常帐仍保有2138亿美元的顺差,比前年的2017亿升约半成,但资本帐却由前年的2211亿顺差变为1173亿逆差,出入之间逆转额高达3300余亿,幅度颇为惊人。按季度计,除首季有500余亿顺差外,其余各季均见逆差,由次季起至末季分别为655亿,710亿及318亿。去年资本帐出现逆差,乃自亚洲金融风暴以来首见,确属十分罕有,是否代表 持久的结构性转变尚待观察,如是则具有重要意义,因此应探讨逆转的根源。

  逆转应来自两大方面的变化,其一是国内外市场因素,主要是财经状况的变化导致资金流转向。尤为关键者是对人民币升值预期的增强或弱化:增强将吸引资金流入,否则相反。此外还有众多具影响力因素,例如引入直接投资放缓,此项在去年微降3.7%至1117亿美元,又如中国企业加快「走出去」,导致对外直接投资大升29%至772亿美元,还有富人更多移民海外带走大量资金等。另一因素是改革政策。当局若采用「藏汇于民」措施,如允许企业及银行等加大外汇存留数额,并放宽其对外投资限制,则可增加外汇流出的规模及渠道。

  无论如何,以上三点(经常帐比例下降,外储增长放缓及资本帐转逆等)均显示人民币升值的压力大减,欧美等再无理据要求升值。

责任编辑: 安吉罗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