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要反“不改革”也要反“乱改革”

2013-03-20 09:53:54  来源:搜狐财经

  红利能释放到什么程度,与红利能否公平分享,都是同等重要的问题。改革红利的释放,是总量视角;要使改革红利公平地被所有人分享,是个结构视角。前者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未来几年能否实现可持续发展,后者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未来几年能否实现公平发展。但无论是总量还是结构视角,改革红利的释放,都有赖于有效的制度安排。

  一、改革红利的实质是体制创新带来的竞争优势

  改革是最大的红利,可以从四个方面来看:

  第一,红利是个形象的比喻,其实质是发展的动力。一个经济体要发展(不是简单的增长),需要有一系列的条件以及由此形成的竞争优势。我们说有享受到了各种红利,主要指的是具备了这些条件,发挥了这些比较优势。我们过去比较强调要素红利,包括劳动力红利、要素红利等,但从历史看,过去30年其实我们享受主要是改革红利。为什么?要素红利原本就在那里的,只是传统体制与机制制约使这些红利没法释放出来;只有改革才打破了这些制度制约,使要素红利有效释放出来。这里可以推荐两本书。一本是比较老的《The mystery of capital》——穷国为什么穷,是因为资产没法变成资本;一本是比较新的《Why nation fail》——若干组经济体的对比,它们处于相同文化、相邻地理位置、相近自然条件的,发展结果迥异,根源何在?不外乎是体制机制的差距罢了。

  第二,怎么理解改革红利?改革红利可以从规模和结构两个方面看。从规模上看,改革红利无疑是指改革带来的收益要超过改革的成本,全社会总体的福利水平得到提升;从结构看,改革红利指的是每个人都能从发展中受益。总量与结构两者都很重要。没有总量福利水平的提升,就谈不上发展;而没有公平享受改革红利,可能有一些人不仅没有改革红利,还会遇到改革黑利。

  第三,我们强调,改革要以公平可持续为导向,公平的含义就是要按改革收益匹配改革成本。改革成本,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对现有利益的冲击。但人总是不愿意主动放弃自己的利益。因此,每个人承受的实际改革成本,与他们是否有能力规避冲击有关。一些改革之所以在现实中受到质疑,与公平有很大关系。

  第四,公平本身也是一个令人纠结的概念,这是一个相当主观的判断。公平的改革(包括公平地分享改革利益和承担改革成本),不是哪位领导说公平就公平的,这需要有一个合理的机制安排。比如,改革的公共政策要经过公众参与和互动,要有公众的广泛参与。

  二、改革红利包含了公平可持续的因子

  尽管我们探索了百余年,但如果从公平可持续发展这个角度看,我们恐怕还面临相当多的挑战。中改院前不久推出了一份报告,名字就叫《改革红利》,就是力图从公平可持续角度来打开“改革红利”这个核桃。

  第一,从现实情况看,由于多方面体制机制的不完善,我国制度创新与制度完善的空间巨大。由此可以释放出巨大的红利。例如,以理顺政府与市场关系为重点的市场化改革可以带来巨大的资源配置效率。茅予轼的研究表明,如果利率市场化改革提速,通过消除利率双轨制把储蓄存款使用效率提高3个百分点,按2011年经济总量测算,GDP可以增加2个百分点。这就是可持续的因子。

  第二,除了这个因子外,改革红利还要包括公平的因子。应当说,各个领域的改革都会有红利的产生。能让所有人绝对受益而不绝对受损的帕累托改进,当然是最理想的。但现实中这种情况恐怕很少。在改革红利释放后,不同领域红利分配情况不一样。而哪一个领域的红利分享公平程度最高,可以用社会参与来简要衡量。一般来说,社会参与度高、相对自由程度高,分配不公就更少;社会参与被垄断了、被控制了,那么分配不公可能就会更明显些。垄断行业是其中一个例子。例如,铁路政企分开是一个进步,会释放出不少红利,但怎么对中国铁路总公司进行进一步的改革,打破其垄断地位,让社会资本能够参与其中,恐怕任务还很艰巨。

  从现实需求看,如果改革不能促进公平正义,不能保障公平正义,不能让改革成果惠及全民,恐怕将失去全社会的广泛支持,改革共识难以凝聚,改革动力难以形成。新阶段的改革,要把调整利益关系,打破固有利益格局作为重点。不仅要通过增量改革,努力实现“帕累托改进”;更要通过存量利益的调整,改变利益集团的预期利益,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实现改革的突破。

关键字: 改革发展 改革策略
责任编辑: 欣哲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