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子勋:新一届政府最大挑战仍是房价

2013-03-20 08:47:16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新一届政府将迎来一个高房价时代。可以看到,过去十年(从2003年末至2012年),北京市楼价上涨了365%,上海市一手楼价格上升341%,广州和深圳则分别上升261%和233%。虽然中央政府多次明确表示,要坚持房地产调控政策不动摇,促进房价合理回归,但是国内楼价依然节节攀升,成交暴增。国家统计局3月18日公布的2013年2月70个大中城市新建住宅销售价格同比上升2.1%,为连续第二个月上升且升幅明显扩大。从环比看,2月新建住宅销售价格较上月上升1.1%,连续第九个月上升。重点城市看,北京与上海2月新建住宅销售价格指数分别同比上升5.9%和3.4%。

  为什么在楼市调控从严的情况下房价依然反弹?有两个因素值得关注:一是调控目标的选择。国务院的调控起初以限制房价过快上涨为目标,最后变为房价“回归合理价位”为目标。二是调控方式和手段。从近三年的房地产调控来看,各种政策手段出了不少,但最具有杀伤力的主要手段还是行政手段。但正如专家所言,这两个方面都忽略了一个核心问题:在中国,房地产是个有极大需求容量的大市场。特别是一线城市的刚性需求巨大,在长期的调控之下,一线城市首当其冲,需求被显著抑制。然而,在以北京、上海为代表 的一线城市,人口众多,即使出台了歧视性的限购政策,刚需仍然旺盛。2012年末,全国城镇人口占总人口比重达52.57%,其中流动人口为2.36亿人,占总人口17.43%。如果未来的城镇化将流动人口转化为城镇居民,对房地产的需求将非常巨大。可以预期,在中国人的财富积累过程之中、在城镇化进程之中、在中国的投资品还很缺乏的时候,房地产注定是一个在相当时间内都会吸引资金追逐的资产。因此,房地产价格的变化是个较长时期上涨的过程。

  房价上涨预期不断增强,使得新一届政府的调控形势异常严峻。面对顽强上涨的房价,新一届政府的不少政策操作空间都被压缩了。比如,中国政府正在大力推动的新型城镇化建设,调结构和经济转型以及政府担心的社会稳定和社会矛盾等,都可能因为高房价而出现变数。因此,新一届政府上任之后,应该转换思路,从国民经济更大的系统中来考虑进行改革和调整。

  首先,房地产调控不要以房价涨落作为政策目标,而应该以房地产市场的平稳发展、避免风险为主要目标;应该与整个国民经济的调整相结合,降低房地产业占用经济资源的比例,使房地产业成为一个获利正常的普通行业,而不是暴利行业;政府改革和角色调整是一个重要前提,必须让政府逐利之手从房地产市场中撤出,而这又涉及到财政体制的改革。

  其次,要加快住房信息联网制度建设。众所周知,新一轮房地产宏观调控,与此前房地产市场的不正常升温有关,一定程度上,也应当与房地产领域的腐败交易,与近期密集曝光的“房叔”、“房姐”等官员腐败案件有关。住房成为腐败分子积累财富或洗白赃款的主要渠道。在此背景下,住房信息联网将成为助力反腐败的一个手段。

  第三,加紧推进房产税的全面开征。从短期来看,房产税对房价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但是从中长期来看,房产税影响较大,对房价影响将会逐渐显现。

  总之,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积累的一些深层次矛盾,现在到了必须认真解决的时候。作为一个涉及面广、集纳度高的综合性产业,房地产行业存在的各种问题,在经济社会诸多矛盾中具有高度的代表性。 

责任编辑: 岩实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