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生:制度设计引导未来改革方向

2013-03-18 13:19:08  来源:财经国家新闻网

  要用制度引导部门和地方的行为,使他们基于自身利益驱动去做的事情,与整体的改革目标不冲突,符合改革的需要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今天,中国的经济与社会得到了长足发展。而与此同时,改革进程中受益的部分人群,逐渐形成既得利益群体,不仅掌握了诸多社会资源,并在利益的交换中垄断改革成果,甚至成为中国进一步改革的阻力。

  在这样的背景下,人们越来越将改革的前景寄托于顶层设计的作用,希望以此破除地方与部门既得利益格局。

  在燕京华侨大学校长、经济学家华生看来,当下对于顶层设计的讨论,众说纷纭,而最需要理清的一个基本问题是:改革由谁设计?所有的改革说到底都由人主导,改革设计者的利益导向与能量发挥,对改革的推进至关重要。

  华生认为,改革需要中央的决心与智慧,中央是最高意义上的改革设计者和推动者,无须另设其他形式的改革政府机构。中央应设计合理的制度,使得部门和地方基于自身利益驱动的行为,与整体的改革目标不冲突。

  具体层面的改革方案设计者,其人员构成不应仅由相关部门官员组成,需要在一定程度上开放用人体制,引入民间智力,从而避免利益牵绊和思维模式的局限。

  中央是最高形式的改革委

  《财经国家周刊》:近些年,部门利益与地方利益对改革造成的阻力,越来越被人们诟病。对此你怎么看?

  华生:从经济学的角度,每个人都追求自我利益最大化。推动改革,不能忽视人的这一本性。

  不存在没有既得利益的部门与阶层,因此改革永远存在对立面、存在既得利益的阻力。当今中国面临的这个问题,古今中外的改革都曾遇到过。没有既得利益,也就无所谓改革了,我想这是对待改革的一个最基本认识。

  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不能一边说部门与地方利益是改革的最大障碍,一边又要求、寄希望于他们在各自的领域推动改革。部门和地方一定会站在自己的立场出发来制定政策。因此,改革的推动,一定来自于更高层的力量。《财经国家周刊》:这个“更高层”,具体是指什么?

  华生:这个更高层也就是中央。中央处于最高的位置,这客观上就会使其摆脱局部的既得利益,面对的是全国、全体人民的利益;从另一个层面讲,这一位置也决定了其面对的压力超越部门,是整个社会全方位的发展压力。

  现在有一些声音提议建立凌驾于部门之上的专职改革部门,例如改革委员 会,认为这样的“配置”可以摆脱局部利益,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但从中央所处的位置来考虑,中央不就是改革委员会吗?

  特意建立一个部门搞改革,反而可能会有负面效果。新的部门自然配一套新的人马,改革是中国当下的最大要务,级别低了没有权威,新搞个“大衙门”,在中国现行的人事体制下,很难避免又是分官衔、占位子、求晋升。我们完全可以预判,工作尚未开始,利益分割已经开始,新部门自身就已经演变成一个既得利益部门了。

责任编辑: 岩实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