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平:我国要避免做货币战替罪羊

2013-03-18 10:33:42  来源:东方网-文汇报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量化宽松救增长步履蹒跚,致通胀引发远忧

  ◆今天中国的金融市场,似乎正在重复上世纪80年代日本经济腾飞时的繁荣和忙碌。然而,人们同时警惕着,会不会有危机站立在这繁华的不远处伺机而动?全球是否已经处在新一轮“货币战”之中了?中国又当如何应对?就此,记者专访了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教授。 本报记者 杨逸淇

  大多数观察家认为,非传统货币政策,如量化宽松(QE),是让当前乏力的经济重新启动的必要手段。但关于QE有效性和风险的质疑也日益增多。随着日本央行开启的“无期限”宽松货币政策,一些经济体货币相继贬值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渐显。于是,“货币战”——这个冰冷的词又回到了媒体聚光灯下。

  日本学者吉川元忠在《金融战败》一书中悲哀地写道:“太平盛世中,谁能意识到战争已经打响?若是真枪实弹的战争,谁也不会将自己的利益亲手送给敌对一方,而在人们看不到摸不到的无形战争中,往往败就败在心甘情愿将自己大好河山拱手送给对方还浑然不知,这样的战败更惨更痛。”

  天下虽安,忘战必危。今天中国的金融市场,似乎正在重复上世纪80年代日本经济腾飞时的繁荣和忙碌。然而,人们同时警惕着,会不会有危机站立在这繁华的不远处伺机而动?全球是否已经处在新一轮“货币战”之中了?中国又当如何应对?就此,记者专访了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教授。

  连平指出,“货币战”不是什么新鲜事,它既不是为了争夺货币在全球的霸主地位,也不是争夺货币的势力范围,其实质是竞争性贬值。布雷顿森林体系垮台之后,“货币战”出现过多次。日元近期的贬值还没有引起非常大的反响,但是如果日本进一步推动日元贬值,有些国家就会采取竞争性货币贬值政策,从而形成多边的竞争性贬值局面。

  连平认为,在可能到来的“货币战”中,中国既要避免参与,不打“汇率战”,同时也要避免做“替罪羊”。我们在明确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的同时,还要坚持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而不是完全放任自流。

  连平认为,中国货币存量较大,未来有必要关注和防范中国资本流出的风险。国际 资本是迅速大幅流出还是稳定地留在中国境内,关键还是看中国自身如何作为。

  连平目前还担任《新金融》期刊主编、中国金融40人论坛成员和理事、中国银行业协会行业发展研究委员 会主任、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长、上海市人民政府决策咨询特聘专家等职。

  量化宽松对推动经济增长有作用,但不是决定性的

  文汇报:各国量化宽松政策带来一个可能性,就是各国货币有可能竞相贬值。“货币战”这个冰冷的词又回到了媒体聚光灯下。甚至有说法认为,从2010年11月美联储启动第二轮量化宽松(QE2)之后,全球就处在“货币战”之中了,“战争”还将继续下去。您怎么看?

  连平:“货币战”既不是为了争夺货币在全球的霸主地位,也不是争夺货币的势力范围,其实质是竞争性贬值。布雷顿森林体系垮台之后,“货币战”出现过多次。这次它的始作俑者是日本。按照我的理解,日本的货币贬值政策旨在“一石三鸟”:一是刺激出口,并以此推动经济增长,因为日本是出口导向型经济;二是提升进口商品价格,借此提升国内物价,改变通缩状况,从而适度刺激通胀;三是提振市场人气,推高股市,以期带来资本的流入。对日本来说,资本流入首先是资本回流。因为,日本在海外投资规模非常大。最近日本股市涨得不错,资本有回流迹象。

  那么,对未来怎么看?我的看法是,目前只是日本推行日元贬值政策的初级阶段,还只是口头上说得较多,未来可能会出现一些实质性举措,也就是说,日元会进一步贬值。从全球反应看,有的关注,有的观望,有的焦虑。焦虑的主要是经济出口导向型国家,像巴西、韩国。美国及许多欧盟国家并没有感到有太大压力,所以还在观望。尽管日元近期的贬值还没有引起非常大的反响,但如果进一步推动,有些国家就会采取竞争性货币贬值政策,那样就会形成多边竞争性贬值局面,真正的“货币战”或者说“汇率战”就开始了。与此同时,“汇率战”还可能带来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事实上,研究国际经济的学者通常把“汇率战”与贸易保护主义看成一对“孪生兄弟”。对此,我国应当保持高度警惕。

责任编辑: 岩实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