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周小川连任央行行长从救市到健市

2013-03-18 10:28:55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评论员 叶檀

  3月16日,周小川连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摆在他面前的,有两项重大挑战:汇率市场化改革与利率市场化改革。

  如果说,前十年我国金融主要处于救火阶段,那么,后十年我国金融应进入改革时期,通过信用的分化、定价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本世纪之初国企改革与银行坏账,使得扶助银行成为最大的任务。现在,大型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变得漂亮,银行利润上升到“不好意思”的程度,如果不对金融风险、定价体制进行根本性改革,反对小贷公司转型为村镇银行、反对利率市场化改革、反对房地产调控等也就有了充分的理由,如果等到银行像“两桶油”一样,我国的金融行业市场将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包括银行业在内的金融行业最大的问题在于无法对信用进行准确定价。因此,我们担保贷款与抵押贷款盛行,考虑到最大的资产品是房地产,因此,房地产成为金融杠杆的枢纽。

  中国货币是否超发,姑且不论。货币超发的过程与资产品货币化的过程相当,以前不受关注的土地、房产、艺术品,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主要的投资品种,前十年广义货币发行量如此之大,而我国的通胀(按国家统计局口径)尚在可控的范围之内,说明货币进入了资产品等交易市场。

  在此基础上,我国形成了新的风险定价系统。大型国企、地方投融资平台,由于政府的信用背书,而享有高信用溢价,民企的融资除了少量通过直接融资市场获得资金外,主要通过担保与抵押贷款从银行得到间接融资。在这个过程中,货币化的房地产、矿产、仓单等抵押品,起到了极大的作用,其中尤其以房地产抵押品成为我国金融业的信用标准。如果没有房地产抵押,就没有中国式信用,就没有中国式融资。

  3月16日下午,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在北京举行,学者袁钢明指出,货币过多地支持了房地产市场的发展,过去十年,大量的货币流入房地产市场。他表示,不均衡的货币配置是非常危险的。

  袁钢明的表述,恰好说明了我国金融业的顽疾,即没有真正的信用控制体系,主要依靠房地产市场作为融资的润滑剂,在最严重的情况下,实体企业赢利下降,高利贷、房地产等成为资本货币市场最重要的利润来源,银行的贷款目的也就转向追逐资本货币市场利润,抛弃了实业。

  这样的恶性循环必须及时斩断,以防止不可控制的资产品泡沫,以防止紧缩的、无力的实体经济成为我国经济的黑洞。

  利率改革的市场化现阶段主要表现在存款利率上限的松动与贷款利率下限的松动。存款利率上限继续松动,要求金融机构能够控制资金成本,这必然导致金融机构管理模式的改变;贷款利率下限松动,要求金融机构对贷款者进行市场化的风险控制,改变以往按照企业大小、与政府的关系制订信用风险的办法,转而通过真正的市场化评估体系,重新对资金进行定价。

  由此衍生,国内金融机构将派生出不同的品种,一些金融机构面向国际 ,一些金融机构面向局部中小企业,不同的金融机构有不同的组织架构、不同的独门风控暗器,不可能出现某家机构通吃所有市场的现象。

  围绕金融的服务业也必须极大的发展,如专司评级的机构,如专司数据分析的机构,如专司并购重组的机构,未来改革的路径有可能不再是小贷公司向村镇银行的发展,而是围绕信用评估、定价、交易,进行的服务业大转变。此时,央行需要在稳健的基础上进行大胆的市场化改革,筛选出诚实的服务机构,淘汰、严惩造假的机构,大力发展市场化的金融服务业。

  如果说十年前央行的主要任务是救市,那么,十年后的今天,央行的主要任务则是健市。

责任编辑: 岩实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