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日报:大部制改革落到实处是放权限权

2013-03-17 13:48:23  来源:长江日报

  “大部制”,是社会各界送给新一轮国务院机构改革的一个代名词。虽然它并不是官方正式提法,但确乎已成“主流话语”。于是人们忙着数机构的数量,正部级减少多少,合并多少,还剩下多少,似乎数字本身就具有革命意义。其实不然。

  提起政府机构改革,首先我们必须明确改革的目的。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政府已进行6轮机构改革,以使行政体制与市场经济相适应。随着市场经济体制已经基本确立,新矛盾日渐突出,新的政府机构改革又提上议事日程,其目的有两个:一是提高行政效率,二是限权与放权。我们昨天提出围绕公权本质这一方向转变职能,而落到实处,就是放权限权。

  限权与放权,就是限制政府过大的权力,而政府现在承担的某些职能还要下放给市场、社会和行业,由市场、社会和行业进行调节和自律。通过限权与放权,可以实现政府职能的转变,政府从它不该管也管不好的领域退出来,只管那些应该管也可以管好的领域,政府效率自然就会提高。可以说,限权与放权是新一轮机构改革的重点与难点所在。

  就限权与放权的目的而言,政府机构多少不是关键,“大部”更不是改革的目的。有资料比较各国政府组成部门的数量,比如中国将剩下25个,美国是14个,英国17个,乍看中国政府机构太多,可以通过组建“大部”把量降下来。其实,美国的“中央直属机构”数量也不少,金融危机以来又增设多个,以至于有美国学者惊呼,里根追求的“小政府”事实上越来越庞大。如果政府组成部门减少,把它们变成直属机构,改革的意义还是有限。

  政府机构改革的真谛,是限制政府的“权力总量”,厘清各部委的权力边界。我国行政体制当前存在的弊端,仍然是管得过宽、管得过死,导致两个后果,一是权钱交易,二是市场与社会活力不足。权钱交易引发民众的不满,市场与社会活力不足抑制了民众的创造力与创造热情。

  有位学者最近说,“关掉哪个部,哪个行业就好一点”,此话虽然过于片面,但不必要的权力扼杀市场活力,却也是事实。过去我们几乎每个工业部类都由一个部委管着,每个部委对本工业部门权力无边;后来很多部委被降格为局,到2008年仅由一个工信部就统管起来。我们当然不能简单地把今天中国的发展归功于“大部制”,但至少裁撤各工业部委没有使事情变坏,证明多设部委并非一定必要。

  当前实施政府机构改革,我们首先要研究的不是国务院组成部门的数量,也不是政府机构大不大、级别如何,而是要弄清楚政府哪些该管、哪些不该管,哪些可以实现社会的自我管理。根据总体需要,来权衡哪些部门该撤并,哪些该保留,哪些部门该加强。政府部门无论大小,权力边界绝不能模糊,否则即便一个副部级事业性质的机构,也会权力无边。(本报评论部 杨于泽)

关键字: 政府机构改革
责任编辑: 莫莫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