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生:国企改革的问题还是“政企不分”

2013-03-17 07:42:34  来源:中国经营报

  国企改革一直伴随着改革开放进程,随着国企规模越来越大,国有资本越来越雄厚,中国社会对国企改革的方向、巨额国有资本的使用都产生了新的认识,社会分歧也越来越大,质疑“国企利益集团阻碍改革”的声音也越来越多。

  对此,作为当年国资委体制的主要设计者、著名经济学家华生(微博)认为国企改革的方向是资本化,但不能一卖了之,国资作为全民的最后一块资产,不能轻易动用。华生认为:“国企的主要问题仍然是如何推进政资分开和政企分开。它们现在只是表面上分开了,实际没分开。”

  国企改革需重启政企分开、政资分开

  一些人认为,国资国企改革就是国企从所有的竞争性行业退出,就是私有化。我看唱这种自以为是的高调并不负责任。

  《中国经营报(微博)》:现在很多人认为,国企不改革的话,中国经济改革就无法进一步推进,你怎么看这个观点?

  华生:我觉得这个说法有点夸大了。现在无论是从中国经济本身分析,还是从民众的反映来看,反腐败、分配不公、房地产、土地制度等改革议题排在前列,要说国企改革排在第一位,而且国企不改,整个改革就不能推进,显然是夸大了。同时,我们也要看到,现在国资国企的体制跟上世纪80年代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中小型国企早都已经改制成民企了,大部分大型国有企业都上市了。

  《中国经营报》:我记得你在《中国改革:做对的和没做的》这本书里,把土地制度和国企改革作为未来中国改革的两个核心议题。

  华生:这个没有问题。国企改革实际上涉及的是整个国有资本体制如何设计的问题,就国企改革谈国企改革,不太会有出路。严格来说,现在连“国企”这个概念都有问题,因为大部分国企已改制了,很多已经上市,这些企业的私人股东成千上万,怎么还能叫“国企”?比如,中石油上市了,拥有几十万公众股东,它就不能只对国有股东负责,已经不是原来“国企”的概念了。现在主要分歧并不是国企国资改革的重要性,而是国资国企的改革方向和途径。

  《中国经营报》:你认为国企或者国资改革的方向和突破口在哪里?

  华生:我认为现在可行的方向,而且需要大力去做的,就是重启这些年停滞的政企、政资的分开。政府跟企业不分开,政府跟资产不分开,国企改革就不可能推进,国资管理体制也没法完善。一些人认为,国资国企改革就是国企从所有的竞争性行业退出,就是私有化。我看唱这种自以为是的高调并不负责任。

  首先,这个观点中央政府并不会接受,因为十八届二中全会确定的国企改革方向,就是真正推进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我认为这个方向还是很正确的,有些人对此有不同意见是可以的,但是应该去尝试、去努力,在改革的过程中逐步凝聚共识。而不是明显有积极意义的事情不去做、不想做,只去喊一些不切实际的、也未必正确的口号,结果反而可能成为改革的阻碍。

  很多人说,国企应该退出竞争性领域,石油行业是竞争性的行业,化工行业是竞争性的行业,因此国企应该退出。那么,改革的最终目标是把中石油等大企业拆成小企业吗?我们知道,世界上石油公司都是大型企业,比如美孚、BP,如果国资从石油领域退出来,让外资、还是让私人家族接盘?出了这么多靠矿产资源发财的煤老板已经很不公平了,还非要再出一批更大的油老板?私人家族控制怎么保证不出现官商勾结?中国现在搞不了私人家族来垄断国民经济的企业,俄罗斯搞了,最后还要退回来,因为老百姓不干了。

关键字: 国企改革
责任编辑: 莫莫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