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电阶梯价改先试行 更多资源价格改革或将出台

2013-03-16 10:17:07  来源:中国广播网

  中广网长沙3月16日消息(记者王娴)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资源价格改革",这是个对很多人有点陌生的说法,而如果说到"阶梯水价"、"阶梯电价"、"阶梯气价",许多家的水表电表可能已经参加了试点。

  过去的一年中,从阶梯水价电价到气价,全国多个城市推开"资源价格"阶梯化试点,百姓家中的电表水表也许已经见证了节约,而更大意义上的资源价格改革正等待更多空间推开。中国之声特别报道《改革探路》今天播出第十一篇:《资源价格改革 "阶梯"起步》。

  记者手记:"资源价格改革"的说法听起来远在天边,但水电气又近在眼前。过去一年中,多地推开阶梯电价、阶梯水价,甚至阶梯气价,听证会开得热闹,节约账算得清楚。而此时做这样的总结性报道,是希望更多人知道,阶梯价格不是为改而改,不可能就此止步。湖南长沙是三种价格试点集中的城市之一,其实每一个试点,都一样真实。

  阶梯电价试点之后,家在长沙的老杜记了一笔账,三代同堂一家六口人,最热的8月份是用电高峰,700多块钱电费比去年多了一百块。到了年底,看过电视上的听证会新闻,阶梯气价又开始了,基础用气每户每月50立方,老杜松了一口气。湖南长沙,2012年2月起阶梯水费按照用水量分成三级,阶梯电价多地同步开始。12月,长沙又和株洲、湘潭一起成为首批阶梯气价试点城市。几次"阶梯价格"试行前的听证会,都有反对的声音。

  市民:我个人认为,按照人头来算比较公平,规定每人每月多少。

  市民:我是反对涨价的。今年涨价,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开始涨价?

  在湖南省物价局,水、电、气三个资源价格改革细项,分属不同处室,执行者说起这个活儿,并不好干。按住房旅游和服务价格管理处处长邓荣幸的话说,最简单的,水表都还没装够。

  邓荣幸:用水户都要装水表,但是目前自来水公司的表没有装到每一户去。长沙市自来水公司的表直接装到居民用户的只有百分之十七,绝大多数没有装表到户。所以这是一个障碍。

  按照电力价格管理处的计算,为了配合价格改革,电表改造全部完成难度很大。

  电价管理处:如果全部改造好,我们省里大概要花五十个亿。

  难归难,阶梯化的资源价格还是试点了。湖南省物价局电力价格管理处处长冯萍在阶梯电价试点前公布了自己的手机号码,一两个月里电话不断。

  冯萍:制定方案的同时,我们觉得最难的事情就是具体的问题特别多,一个文件不能囊括。很多老百姓不理解,可能在执行过程中就会产生一些矛盾和纠纷。

  甚至还有长沙的百姓打来电话,问"阶梯价格是不是就是涨价"。

  冯萍:涨价增加居民的负担,增加用户的负担,我才会开听证会征求他们的意见。如果是降价,大家皆大欢喜,这影响经营者,实际上就不用开听证会了。我们不是说逢听必涨,而是逢涨必听。

  说归说,试行不满一年,从普通居民用电量、用水量的数字里,已经能看到变化,用电增长率稳步降低,用水量明显减少。资源价格改革,百姓认知有限,水表电表牵系着的阶梯价格,到底为什么改?为资源节约,容易理解,但也有人说这是助涨政府收入。基层执政者不同意这个说法,阶梯气价试点后,为了保证居民用气,长沙市投资3亿元建一座储气量达1200万立方的天然气储配站。湖南省物价局石油交通和商品价格管理处处长廖益平讲到财政补贴,觉得有苦难言。

  廖益平:增加的支出,长沙达到了106亿元,要补只是个零头。

  而在住房旅游和服务价格管理处处长邓荣幸看来,现在只是理念上的推动。

  邓荣幸:我们也不希望政府减少支出,政府应该增加支出,现在对于水电气的政府投入还是不够的。现在阶梯价格主要是理念上的推动。

  关于能源资源价格改革,今年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物价总水平"的章节中有一句"理顺能源资源价格需要留出一定空间"。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说,这是个好势头,资源价格改革要加速了。

  林伯强:信息是比较明确的,今年特别要留有空间,能源价格资源价格可能对CPI有影响。CPI的总目标当中留有空间,就是说要理顺,价格改革要动了。整体的价格改革方向始终是没有变的,每年都提,只不过今年多了一句留有空间,那就是今年思路要比往年快一些。

  两会会场外的讨论中,代表委员也注意到了变化。全国人大代表、山西阳泉铝业股份有限公司总工程师石文斌不无忧虑:现在是居民用电用水试行"阶梯价格",企业怎么承担得了呢?

  石文斌:对于铝工业的影响肯定比较大,因为铝工业中电成本是百分之四五十,用电能导致电解铝成本浮动很大。

  水、电、气价格改革之初,国家发改委负责人公开说,水、电阶梯价格改革先行先试,为煤炭、石油等能源"大改革"探路的资源类商品价格全面改革又向前了一步。在学者林伯强看来,所谓"大改革"也会是温和的。

  林伯强:所谓的大改革相对都是比较温和的改革,会牵涉到方方面面,但是真正导致最终涨价的幅度都不会特别高。

  但林伯强也十分确定,资源能源领域的更多改革就在今年。

  林伯强:今年可能还会再出来成品油价格机制,如何跟国际 更加接轨,接下来还会看到天然气价格机制的改革。这些改革今年都会陆陆续续推出来。

  价格改革,百姓怕的是总涨价。资源改革,政府愁的是难两全。资源有限,价格需改,资源价格总水平偏低的现实面前,资源价格改革是必由之路,改革还需探路者担纲。

  林伯强:政府需要做的就是在理顺的过程中,尽量把涨价对一般老百姓的影响降低到最低,降低到可控的限度,同时要解决理顺的问题。

  记者手记:没想到说起阶梯价格改革,物价局的处长们皱那么多次眉头。他们说,甚至从来没有做过那么大样本量的成本调查,一个基础价格的确定都再三斟酌,但还是被骂。百姓利益的确不该成为价格改革的牺牲品,但相信更多人愿做资源价格市场化的推动者,至少大家盼着那么一天,"调油价"不再是个拧巴的事儿。

责任编辑: 夏天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