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以宁:春运假日情况特殊火车票价应降低

2013-03-16 07:21:33  来源:央视网

  央视3月15日《2013两会人物》节目播出“厉以宁:春运假日情况特殊火车票价应降低”,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目前中国铁路政企分开之后,原来铁道部拟定铁路发展规划和政策的行政职能是划入了交通部,而交通部也组建国家铁路局,由交通运输部管理来承担铁道部原来的其他的行政职能。那么组建中国铁路总公司,是承担了铁道部原来的企业职能,中国铁路市场化的重任就落在了刚刚成立的中国铁路总公司身上。

  我们来了解一下即将被推向市场的中国铁路总公司,首先公司性质是中央管理的国有独资起来,那么出资人是财政部,而行业监管是国家铁路局和交通部,那么公司的职能是以铁路客货运输为主业,实行多元化的经营,承担国家规定的工业性运输,那么归属问题原来的资产是下属的18个铁路局,还有3个运输公司,大约200万职工归属到中国铁路总公司,当然同时归属的还有巨额的债务2.6万亿元。

  虽然国务院在正式批准组建中国铁路总公司的时候,曾经强调说在历史债务问题没有解决之前,国家对公司是暂不征收国有资产的收益,不增加铁路改革的成本,但是面对如此承重的债务,它的市场化之路会不会困难重重呢,而老百姓关心的票价问题,也会不会因此水张而船高呢,我们继续来听厉以宁的分析。

  记者:老人们非常关注的就是当铁道部政企分开之后,中国铁路总公司它有一个市场化运营,那么现在我们国家的票价不管是高铁还是不同铁路,都存在着一个票价偏低的问题,因为这是计划,那么人们就担心如果成立了公司企业化运作,市场化运作之后,会不会票价也会相对的水涨船高,那么春运的时候,这个问题可能就会更加凸显出来,这问题您怎么看?

  厉以宁:铁路整个它成本高,铁路成本干嘛会高呢,第一中国的各种车的车速慢,用的就少,这个呢。第二个国家要运输一些物质,这样通过合同,但合同价格是很低的,不要说成本的上升而提高,所以有些价格是可以根据成本的核算,管理后的成本核算逐步的应该是下来的。

  记者:压缩成本。

  厉以宁:先是多个投资主体的成本,铁路的股份这样分的,都是国有投资公司,都是国家投资,所以也比一家做股东好。

  记者:您说的是第一步,假如都是国有的投资公司。

  厉以宁:都是国有投资公司,包括国有的大企业,你愿意投资可以投资,然后铁路是逐步赢利以后的若干铁路公司,可以上市让公众购买一部分,所以一开头是机构投资在,这样我们把架子先打好,广成铁路它能搞那么好,它是赚钱的企业,再多开辟几条赚钱的企业,让它能够做出样版出来,别人就好学了,这叫示范效应。

  记者:你说如果铁路本身能够赢利的话,票价也会相应的进行往低方面的调整,有这个可能性吗?

  厉以宁:这个铁路不盈利的,像有些铁路可能国家有另外的方式可以补贴。

  记者:为什么还要补贴,不用市场自己去调节?

  厉以宁:不是,你如果想青藏铁路它的货运量不会太多,客运当然是有一点,但是青藏铁路一开始可能还要有特殊情况下,铁路部还应该有一点,不然就没法改,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有些企业也一样,有些改革的企业它向公众出资补票它不会那么快,它机构投资这个问题就缓解了。

  记者:厉老,你看我们坐飞机的经验,就是往往越是高峰的时候,机票越难买越贵,如果这样同样的经验应在铁路上的话,对于春运,几亿、十几亿、几十亿这样的流动农民工来说,对他们是不是一个太承重的负担?

  厉以宁:铁路和飞机不一样,农民工也有坐飞机的,很少很少,农民工坐火车的多,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之下,节日的价格应该是降低一点。

  记者:这不就不符合经济规律了吗?

  厉以宁:它是特殊情况特殊办,你把那个时候的票价弄那么高,农民工他一年挣几个钱,一个月的工用完了,他还要带回去养家,所以这个问题要考虑,只有走这条路,你现在做不到也没关系,降低成本,提高效益,高幅。

  记者:所以铁路的问题很复杂,既要让它企业化运作、市场化运作,还要考虑一些工业性质在里面。

  厉以宁:对。

责任编辑: 夏天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