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贸角力量化宽松 企业难承升值之压

2013-03-14 13:38:09  来源:国际商报

  全球主要货币美元、欧元和日元的大幅贬值,给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国家造成本币升值,不仅在汇率上对其有很大影响,在对内成本上升上也给其带来了很大压力。

  对于熬过了全球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的中国外贸企业而言,这无疑是“爬过一座山,又遇到一个弯”。

  发达经济体量化宽松拉闸放水,保全了自己,祸害了谁?

  在今年的G20莫斯科会议上,G20的央行行长、财长在共同声明里称货币政策应该以国内价格稳定和经济复苏为目标,并尽量减小对其他国家的负面溢出的效应。

  然而商务部部长陈德铭在全国“两会”期间答记者问时提到:“尽管财长和央行行长指出这些问题,但我知道这些问题并不是马上能够解决的。”

  “以邻为壑”的“大放水”

  美欧日先后启动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增加货币供给,目的是通过本国货币贬值增加出口,创造就业,促进经济增长。

  这种做法被批评为“以邻为壑”。“量化宽松这招,只有发达国家使得出来。”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部原部长张小济对国际商报记者说,“发展中国家谁敢发钞票买国债,这样做了还怎么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啊?发达国家这种做法与他们的教科书是背道而驰的。”

  张小济对世界上主要发达经济体对货币“开闸放水”很不满:“怎么能这样放水啊?”

  以美国为例,自打开印钞机印秒票,2008年~2011年铸币税就达3000亿美元。

  这三四年间,由于美国的量化宽松,大宗商品价格居高不下。中国外贸企业出口价格优势被大幅削减,而进口大宗商品原材料、采购成本高得出奇。

  以铁矿石为例,三大矿山开采吨价成本为30美元左右,但中国进口时最高点吨价能飙至200美元,量化宽松在其中起到了放大金融属性的作用。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说,这可能引起大量短期投机性资金流动,造成其他发展中国家货币快速升值,“面对国际货币非常宽松的状况,人民币应该会继续升值”。

  企业难承升值之压

  面对继续升值的人民币,外贸企业叫苦不迭。

  最近,日本央行也采取货币量化宽松,日元大幅贬值。与日本服务贸易依存度较高的中国服务外包企业叫苦连天,日元贬值使得他们损失得连利润都快保不住了。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飞达控股集团董事长朱国平对国际商报记者说:“人民币升值对企业的影响还是很大的。我们的底线是‘6’(人民币汇率),低于6的话我们就生存不下去了。”

  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现在人民币汇率是6.23,企业毛利10%,净利润为4%~5%,如果人民币汇率破6就基本没有利润了。“从发货到收款是90天,这90天汇率极不稳定。我们希望人民币汇率不要再升了。”朱国平说。

  全国人大代表、江门金羚集团公司董事长潘皓炫也对国际商报记者说,汇率变动对企业影响非常大,现在承受的压力很大,企业现在很苦。

  “以去年为例,我们出口的产品有一些用欧元结算。从出货到收到钱有一个周期,一般是45天,而欧元最大波动幅度超过10%。”潘皓炫不是没有想到锁定汇率的方法,“锁定汇率也有风险,汇率有上行也有下行,要是锁错了方向,会遭遇损失”。

  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溢达集团董事长杨敏德对国际商报记者表示,汇率变动还可以用远期结汇的方式规避风险,但量化宽松带来的输入性通货膨胀却是最令她担心的。

  对于纺织企业来说,用工成本是个大支出。面对全球主要发达经济体的量化宽松形势,“今年人工成本肯定会再涨10%”,杨敏德说,高出的成本一定要支付。

  对此,潘皓炫希望政府相关部门能够体谅企业的难处,尽可能减轻企业负担:“国家能否好好研究金融产品改革,解决实体经济融资的问题。现在国内银行只接受抵押贷款的形式,但国外可以信用贷款,比如说经营者本身信用不错,这么多年一直守法经营,而且经营状况不错,那么银行就可以给予企业一定评估风险项下的免抵押额度,让企业借钱,这样企业的经营规模就可以扩大。但中国的银行因担心风险防控问题不愿意这么做。”作者:周洲 滕飞

关键字: 外贸 量化宽松
责任编辑: 夏天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