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英国30年治霾 北京下狠心10年就成

2013-03-14 10:36:34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央视3月13日《两会面对面》节目播出“钟南山详解雾霾‘害’与‘治’”,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最近一段时间我国多地一直持续雾霾天气,空气质量是重度污染,那么频繁出现的雾霾天气对人的健康到底有什么危害?对于治理雾霾的危害有关方面应该从哪些方面入手,对于个人来说应该怎么防护呢?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院士钟南山接受记者采访详细解释了雾霾的危害和防治,他说对战胜雾霾他有信心。

  记者:您从专业的角度给我们说一下PM2.5这样的一种东西它到底会对人的身体带来什么影响?

  钟南山:顾名思义PM2.5就是2.5微米的小颗粒,它是个载体,它可以有含有硫酸盐、硝酸盐,甚至一些病毒等等,它主要的害处就是一直进,进到人的肺泡终末的肺泡里头去,那么进到肺泡里头以后只要它含有化学物质、致癌物质或者其他物质,或者是病毒,它的感染会厉害,所以它是对人体的危害会比较大。

  记者:有一些东西它就可以通过新陈代谢把它排出来,像这种东西有可能排出吗?

  钟南山:有一部分自己又会出来,但是多数是存积在肺泡里头,那么肺泡存积在那它不会一直在那,多数是被肺泡里边吞噬细胞给吞噬的,吞噬以后就永远在那了,所以它只要说含有一些致癌物质、有毒物质的话,确实会对身体,首当其冲的肺。其他的又因它的化学物质对血管,对神经系统,对妈妈妊娠,特别是肿瘤,肿瘤里边肺癌都会造成比较大的影响。

  记者:您对这个问题什么时候开始研究的?

  钟南山:我们国家的重点实验室有一个化学致癌研究所,我记得谈比较多也应该是从2006、2007,真正的推动这个的话是去年就是两会期间,我记得。

  记者:您曾经在两会期间提出来这样的一个疑问,就到底是GDP第一还是人的健康第一?您的选择是什么?

  钟南山:我的选择当然是健康第一了。有人有这么一个看法,就认为我是不是夸大其词,对这个PM2.5对人体的健康。我专门为这个做了不少的收集材料,也找我的助手收集了很多材料,确实对心血管,它很明确的一些量化的资料,比如说PM2.5每立方米增加十个微克的时候,它的病情会是怎么样,比如说心脏病的发生率增加三个百分点,这都是在数量的资料;原来你有心脏病,那么在那样的情况下,他的病史会增加20%;像对妈妈怀孕期间,三百万人的统计,每立方米增加10个微克的话,低体重的婴儿会增加10%,所有低体重就是小于2500克;对呼吸系统就更不用说了;对肿瘤现在当然现在有些争论,这个肿瘤我们没有国内的资料,但是为这个的话我找了不少国外的资料,比如说在美国,对188000多的人群进行了26年的检测,结果就发现后来对这个肺癌的发生发展的情况,结果他发现每立方米增加10个微克的话,肺癌的患病率增加15%到27%,日本也得出类似的资料,日本是增加24%。

  记者:数字摆在那是挺触目惊心的,但是现实也摆在这,就是我们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虽然有的地方已经比较富裕了,但是整个国家你必须得保持一定速度的往前走,但是只要是你经济发展,就不可避免的带来一些。

  钟南山:回到你刚才的问题,健康第一还是GDP第一?因为现在包括大气污染,包括水,包括食品,这个问题已经到我们不得不重视我们的健康生存问题。当一个人的健康生存已经出现了威胁的时候,你说什么第一?你说还是GDP第一?说不过去,所以现在是已经到这个时候了,不是说一般的影响。

  记者:但是有一种说法,中国经济、中国的很多问题就好像一个骑自行车的人,你所有的问题要保证一定的速度的情况下让他前行的过程中才能够解决,健康问题也在其中一例,那么如果让他停下来,车倒了。

  钟南山:我不这么看,你刚才说的是一个车骑车和停车,我说的是骑的快的和骑的慢的,我的看法是要骑的慢点,因为其他方面跟不上。

  主持人:对于减少因为雾霾而造成的伤害,应该从哪些方面入手呢?我们继续听钟院士的解释。

  记者:我们来谈一个比较现实问题,因为我们对于很多生活在雾霾的这种环境下的人们来说,有什么办法能够在逃不出逃不掉的情况下,能尽最大程度上的保护自己?

  钟南山:到了极端的天气,比如说5级、6级污染,那这个当然是自己要有些保护,比如说戴口罩,不要太多的室外运动等等,所以我特别看前天好像在北京的民警都戴黑色的口罩,我觉得很有意思,那个口罩我不知道他有多大的效力。但是一般来说我们外科的口罩大概能够有PM4的微粒可以预防,到PM2.5就不行了,到PM2.5是需要现在一般是要N95的那种,但那种很闷,不能长期用。所以现在我估计现在上海不是搞隐型口罩嘛,还有北京有些黑色的口罩,我不太熟悉,不太了解,但是我相信那些会有帮助的,那是消极的办法。

  记者:比如说我们生活在北京的人,有的时候就要面对这样的一种雾霾天气,自己心里要问自己,就是我们为什么会是这样,那么如果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会在多久之后能够改变这种现状?

  钟南山:我从来对中国干一个什么事我是很有信心的,我在英国留学的,我当时1979年到英国,1981年离开,那时候在伦敦是一片蓝天,那以前是雾都,早就一点印象都没有了,那一点痕迹都没有。但英国是什么,1952年当时有个有毒气体,5天里死了四千多人,直接死了,就引起很大的震动,他是光化毒气,里头有很高浓度的二氧化硫。1956年《空气洁净法》在英国诞生了,他们做了很多努力,到80年代以后差不多二十几年快三十年。中国我觉得不用,因为中国干一个事,要是同各个部门一块努力,从政府到企业,到公众到有关的部门,大家共同来努力,按着同一个这样来搞的话,根据我对观察2010年广州亚运会的经验,广州亚运会是2004年开始比较认真的整治,脱硫脱硝,下了点狠心,真的坚决干了,那么到了2010年真的有了就是我们觉得明显改善了。灰霾天有他的定义的,最高的是2004年,每年144天,逐年下降,到了2010年大概是,我的印象好像是七十几天,2011、2012大概徘徊在六十几到七十几天,也就说明这样的整治有效了看起来。所以根据这个北京的话,我的估计十年之内就会有可以看的见的,感觉的到的改观,我觉得很有信心,十年之内我们会比他们快两三倍的时间。

责任编辑: 夏天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