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巍:北京的房租“挤死人”

2013-03-14 09:30:39  来源:搜狐财经

  早年北京房租涨,把租房人群从三环里挤到四环外,如果说伴随若干条地铁开通,对工作的人群影响还可控的话,如今大把租房人群都住到环五环沿线住了,上下班的地铁公交都已经把人挤得像照片了,再推高房租,会发生什么?

  这一周的新闻热点依旧是两会。房产新政的喧嚣为两会召开做足了预热,可是小民如你我,对这个关系国家未来的两会上,发现了哪些和自己切身相关的议案?闭上眼睛仔细回想,似乎再也没有两年前个税调整到3500元起征那样印象深刻的决议了。

  没有息息相关的提案,只剩下各种沦为谈资的新闻。比如两会期间北京糟糕的天气情况,再比如上海的“死猪围城”,新闻得不到相关部门的重视,解决没有方案,总报道表面上的事情难免让人疲惫而无所得。

  就像那多数官员抵制征收房产税的新闻,说点什么好呢?有人说房产税加到你我头上,不仅高层抵制,你我也要抵制。我说,房产税问题学者研究甚多,比如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蔡洪滨教授的研究,真像你我小民,根本无需担心房产税会落到自己头上,可是讨论还没深入,高层就已抵制。退一步讲,拿房产税和现在20%交易税的房产新政比,你更愿意听哪一条?

  再看看过往的两会工作重点。3600万套保障房的承诺言犹在耳,如今不过两年时间,相关保障房开工竣工的新闻却已寥寥无几,倘若有心人比对各省完成数字与当初承诺数字相比,也就心知肚明。前人不栽树,后人只骂娘。只恨时移世易,一声叹息。

  类似的事情还有官员财产公示,还有住房信息联网,这些都是没有结局的新闻,新闻发生了,群众讨论了,官员获知了,然后呢,没有下文了。这是寄望于群众的健忘,还是渴望用改革中更大的问题去拖延小问题的解决?此中逻辑无怪乎“你看那么重大的事情,我们还都着急忙慌做呢,您这点小事,能不能理解下国家?”所以群众的“高风亮节”,换来的是政府的“从容不迫”,可是对于“重大的事情”只听说改革进入攻坚期,这嚷嚷中的疾风暴雨却不见雷打一个,难怪不少人都在呼吁改革要有时间表,可是时间表这么“重大的事情”怎么能说给就给呢,您能不能理解下?您看明白此中的圈圈逻辑了吧。

  在这一系列“重大的事情”都没个大政方针做指引的时候,很难相信改革已有共识。这个庞大的机构上每一个齿轮,更像是凭借惯性在运行,每个齿轮都显得兢兢业业,可为了小车不倒那总归得有人推啊,问题是哪个来推改革哟?

  再回到房地产新政,讲讲挤出效应。如果新政推高房价、房租,那么像北京这样的城市是否会有挤出效应?早年北京房租涨,把租房人群从三环里挤到四环外,如果说伴随若干条地铁开通,对工作的人群影响还可控的话,如今大把租房人群都住到环五环沿线住了,上下班的地铁公交都已经把人挤得像照片了,再推高房租,会发生什么?

  这是我最想问金岩石、董藩等学者的问题,如极端言论所言,如果京城房价真到了30万一平米,那么租房的价格会是多少,在北京工作的人群工资水平又会是多少?这可不只是企业巨头,外企白领,还有越来越年轻的公务员,还有提供衣食住行的制造业工人、商场店员、菜农、办公楼保安、出租车司机各自的工资水平会是怎样?面前摊开一张画到六环的北京地图,仔细想想房价飞涨之后,人们将在哪里生活

  可如果有挤出效应,那人们几时才愿意或者不得不离开北京?

  如果说非要在文章的最后加入一个光明的尾巴的话,那就是最新一期《经济学人》的封面报道,讲述的是分享经济的崛起,文章的主题观点就是:使用胜过拥有(Access trumps ownership)。假设北京的房价飞涨,而房租涨幅大幅落后居民工资涨幅的话,那么也许《经济学人》的这句话能让人稍为心安。如果衡量房价、房租和居民收入情况在宏观经济中只有一个指标的话,那就是如下简单一句话:“税收增长的速度不能超过GDP增长的速度。”如果这点做不到,怎么能说这不是在与民争利呢?

  代表 们,你们谁来提下案?

    

责任编辑: 欣哲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