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货币总量转向信用总量

2013-03-12 16:17:13  来源:网易

  从货币总量转向信用总量

  --反思和重建经济学基础(之十八)

  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是著名货币理论家,以研究大萧条驰名学术界。1995年他发表总结性论文《大萧条的宏观经济学:比较研究》,文章开篇气势恢宏:“理解大萧条是经济学者一直梦寐以求的高远理想。大萧条不仅催生了宏观经济学,让它成为一门独立而独特的学问,而且20世纪30年代的经验依然深深影响着经济学者的学术信念、政策建议和研究策略。此影响究竟有多么深远,我们还没有完全掌握。撇开实际运用价值不谈,解释20世纪30年代颠覆全世界的大萧条,依然是我们面临的巨大学术和知识挑战,令人激动不已。”

  伯南克坦诚:“从任何意义上,我们至今还没有实现这一高远理想。”高远理想是意译,原文是 Holy Grail,直译为圣杯。根据圣经传说,圣杯是耶稣最后晚餐时所用之杯,引申为人们长期梦寐以求之理想。

  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爆发不久,Richard Koo(辜朝明) 发表新著,书名耀眼夺目:《宏观经济学圣杯:日本大衰退之历史教训》。辜先生满怀信心地宣布:“日本大衰退历时15年之历史教训,为我们提供了破解大萧条之谜的最终线索。”辜先生言下之意,是他已经找到了宏观经济学“圣杯”。

  寻找宏观经济学“圣杯”,就是破解金融经济危机之谜,破解经济周期动荡之谜。说到底,宏观经济学只有一个问题:为什么经济体系会周期性波动,为什么会发生金融经济危机?

  如果说人们已经找到了宏观经济学“圣杯”,那么圣杯里装着怎样的“内容”呢?伯南克所发现的“圣杯”,内容主要是货币供应量或货币供应量之变动(Monetary Shock);辜朝明所发现的“圣杯”,内容则是资产负债表衰退(Balance Sheet Recession)。

  伯南克、辜朝明和众多学者为寻找“圣杯”,艰辛努力,令人佩服,似乎仍然棋差一着。综合他们的研究成果,我们可以更进一步,明确提出一个重要结论,那就是经济周期波动的决定性变量是信用总量,不是货币总量。我们应该用信用总量取代货币总量,作为分析和推测宏观经济波动的主要指标,作为货币政策的主要监控指标。易言之,信用总量政策应该成为重要的宏观调控政策。为阐释和推测经济周期波动或经济危机,信用总量是更好的指标。

  一个优秀的经济理论假说,必须能够阐释尽可能多的特征事实。20世纪人类经济曾经出现三次最显著的经济动荡。1930年代大萧条的特征事实是:货币供应量急剧下降+通货收缩+经济衰退。1970年代“滞涨”的特征事实是:货币供应量恶性膨胀+通货膨胀+经济停滞或衰退。2008年金融海啸以来的特征事实是:货币供应量急剧扩张+通货收缩+经济衰退或低速增长。我们如何以一个统一理论来阐述上述三大特征事实呢?

责任编辑: 欣哲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