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政府转型是中国改革的关键

2013-03-11 16:59:36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小政府能不能成就大企业?小政府首先要成就的是大市场”

  作者:迟福林,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改革攻坚提了很多年,但重大改革不到位、甚至严重滞后仍是个客观现实。当前,市场化改革能不能取得一些突破的决定性因素在于政府的转型改革,转型改革不彻底,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就很难捋顺。

  所以说,政府转型是中国改革的重点和关键,并且成为改革顶层设计的重点和主题。“十八大”以后的改革,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府的转型改革。

  “政府转型取决于高层的决心”

  从现实来看,政府的转型与改革面临的矛盾、问题很突出。首先,政府职能转变不到位,尤其是增长主义政府的特点在这些年尤为突出。

  其次,经济总量导向,使中央和地方关系中面临的矛盾问题突出。以房地产为例,它突出反映了中央、地方在经济关系上的矛盾,不客气地讲,房地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带有中央调控地方的特点。

  再次就是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不分,权力结构不合理。比如我们搞大部制改革,假如民航总局并入交通部,但事实上它们的职能转变不是很清楚。大部制改革按照“十八大”精神也好,按照过去中央的部署也好,它实行的是行政范围内的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既相互分离又相互制约,但事实上我们的大部制改革在形式上往前走了一步,而在行政范围内的“三权分设”并没有破题。

  最后就是政府自身利益的问题突出,政府本来是公共利益的代表 者,但在现行的体制下,在行业利益、部门利益、地方利益中,政府更倾向于其自身利益,而且这种倾向还有强化的趋势。

  因此,政府的转型与改革,关键取决于最高决策层要不要下决心,或者说有多大的决心和魄力来推动这样的改革。可以说,政府的转型改革本身首先取决于政府对自身问题的判断,这是个大前提。

  政府转型的核心问题是调整权力结构,我们讲了三十多年的转变职能,但转来转去并没有转得很好,这是为什么?在我看来,政府的行政权力结构严重不合理。以发改委为例,它应该对两件事情负责:一个是国家的中长期规划,它要确定规划具有科学性和刚性约束。另一个是为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服务。这两件事做好了,对我们的宏观经济会起到重大的保障作用。但是现实是,除此之外,发改委不仅负责项目审批,还负责市场监管。

  权力结构不合理是影响职能转变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然而,怎样的权力结构才合理呢?我提了六个字:前两个字是“放权”。该归市场管的,政府要下放给市场,属于社会管的,政府要下放给社会。

  接下来两个字是“分权”。不可能把所有的权力都集中到相关部门,也不可能把所有权力都集中到中央,就是部门和部门之间,中央和地方之间也要有个合理的分权,其中的执行权、监督权、决策权又是相互分离的。

  最后两个字是“限权”,限权最大的问题就是社会监督。我在总理面前也说了这话,只有把以权力约束权力与社会监督权力相结合,这种限权才会有效果。习近平也提出“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我理解至少有三层含义:第一层要把权力锁到法律的笼子里,政府要依法办事,不能超越法律之上;第二,要锁到制度框架里去,不能超越职能;第三,要锁到社会制约的笼子里去,让社会监督权力,这样才能使权力不被滥用。

关键字: 政府转型
责任编辑: 莫莫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