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新红利:从宏观到微观

2013-03-11 08:59:13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中国经济前几十年发展的主要支持因素,比如劳动红利、储蓄与投资红利、出口红利,都在下降,难以为继。这使得转型成为必须。最近一两年,对于改革红利的讨论很多,人们普遍认为,只有通过深化改革,才能进一步激发创造热忱,实现新一轮发展。

  通过改革创造新的发展红利,笔者深以为然。所要补充的是,改革红利的创造,应该在宏观和微观层面同时展开,双向互动,才能真正收效。在某种程度上,企业作为经济增长的微观主体,如何通过自身改革,创新、超越与升华,可能更为重要。

  从1978年确定改革开放路线,到1992年明确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再到新世纪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这些宏观上的大变革为激发全民族的动力活力,起到了至关紧要的作用,都是宏观带动微观的明证。展望未来,包括转变政府职能在内的宏观改革潜力依然存在,但其边际效应很难再像以前那么明显,而可能存在一种递减效应。企业界应该中止一种幻想,即新的宏观改革还能产生“南方谈话”和“入世”那样立竿见影的强效应。

  如果对“宏观带动微观”的效应不抱太大幻想,则企业界就应把更多甚至是全部精力聚集到微观领域,也就是所处的市场和企业自身。我们欣赏企业家就宏观改革不断呼吁,也希望他们在微观经营中践行改革精神,从战略到组织、流程、产品、文化等方方面面闯与创。我们很少记得美国政府出台了多少有助创新的政策,但我们都知道苹果、谷歌和亚马逊,是它们的努力让消费者明白了什么是创新。

  35年前,邓小平在全国科学大会上说,同样数量的劳动力,在同样的劳动时间里,可以生产出比过去多几十倍几百倍的产品,最主要的是靠科学的力量、技术的力量。他谈到中国的生产技术水平,“几亿人口搞饭吃,粮食问题还没有真正过关。我们钢铁工业的劳动生产率只有国外先进水平的几十分之一。新兴工业的差距就更大了。”时代变了,行业变了,但道理依然适用。

  宏观改革可以为微观再造创设更好的条件,但宏观代替不了微观。在微观上,中国没有哪个组织可以拍胸脯说“好到无需改革”。

责任编辑: 欣哲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