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施宪政才有良性改革

2013-03-11 08:56:19  来源:中国经营报

  十八大之后,深化改革成为各界的共同呼声,中共新一届领导集体也频繁释放出深化改革的信号。遗憾的是,在各界的改革呼声中,“宪政”——这一建立现代社会的基本制度,却被有意无意地忽视。当中国的深化改革进入深水区时,无论是知识界还是中共新的领导抑或普通公众,都不应忽视宪政在深化改革当中将发挥的重要作用。

  纵观中国30多年的经济、社会发展历史,改革和开放是贯穿始终的“思想主线”。在这段历史周期中,生产力得到了极大解放,社会经济发展水平、法治水平、民众生活水平乃至社会民主的水平,较之30年前,都有了巨大的进步。

  30多年以后,社会深化改革的吁请之声再起,而此时深化改革所面对的局面较30多年以前已经大为复杂。虽然过去30多年的改革开放,使中国在各方面都取得“现代化”方向的长足进步,但不可否认的是,在过去30多年中,尤其是近15年中,既得利益群体不断固化,利益所得不断板结,从而形成了一种阻碍深化改革的利益群体。

  客观而言,这一群体在中国当前的权力架构中,拥有更为强势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当深化改革已经成为共识并将深化推进之时,必须警惕既得利益集团利用自身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将深化改革引入歧途,进而攫取更多自身利益,从而与“深化改革”的初衷背离。

  这是中国绝大多数人不愿看到的情况,要避免这种状况发生,实施宪政是最佳且唯一的选择。“宪政”的核心之一是“约束权力”,只有既得利益群体的话语权、影响力被彻底约束,中国未来的深化改革方能成为一场“良性的改革”,而不使改革沦为既得利益群体摄取自身利益的“工具”。

  改革也要分好坏

  在中国,法治改革有一个规律十分讽刺,这个规律就是良法难落实,恶法则落实尤其快。

  如果以社会公众利益作为最基本的标尺,改革可以分为两大类,即“良性改革”和“恶性改革”。良性改革是正面积极的改革,是对制度或政策弊端的纠正,是有利于广大人民利益的改革。恶性改革是为了维护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损害广大人民的利益。

  改革已30多年,良性还是恶性的判断较为复杂,不能一概而论,而要把改革分为阶段。改革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1978年到1989年;后一阶段就是后来的20年。前一阶段,总体看上去改革是好的,虽然出现了一些问题,大体属于良性改革。

  但是,对于后20年改革的评价,却有必要“一分为二”。经济体量的迅速增长有目共睹;人民收入和消费水平都在不断提高;法律体系、依法治国意识不断完善。这些都是对近20年改革无法否认的客观评价,是良性改革的一面。

  然而,我们必须看到,经济总量的增长没有带来人民幸福指数的提高,在某种意义上可能还有所降低。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能够接近权力的群体,相比于社会公众,能够从近20年的改革中获得更多的利益,这个群体既包括煤矿矿主、房地产开发商这些财富迅速增长的商人,也包括通过以改革之名,强化自身权力,获取更高“对价”的官员群体。如果以这个角度去观察近20年的改革,在部分领域,改革是“恶性改革”。

  在“恶性改革”这部分中,突出的特征是行政权得不到约束。与此同时,在这个历史周期内,却是中国立法数量最多、立法进程最快的一个历史时期。其中不少立法有很先进的理念,但问题在于良好的法律得不到落实。中国的法治改革规律是良法难落实,恶法则落实尤其快。

  这说明,我们实施的不是彻底的“宪政”。权力对于法律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一直存在甚至不断增加,围绕在权力周边的既得利益群体,自然选择那些有利于自身利益攫取、自身权力强化的法律加以高效落实。如此往复,既得利益群体可以通过影响“国家意志”来使自身的利益不断得到强化。

责任编辑: 欣哲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