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释放大部制改革红利

2013-03-10 12:24:56  来源:大公财经

\

  大公网评论员 欧阳卿

  国务院大部制机构改革方案3月10日出炉。

  实行铁路政企分开、组建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组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组建国家新闻出版广播电影电视总局、重新组建国家海洋局、重新组建国家能源局成为此次大部制改革的主要看点。经过此轮“部委重组”,除国务院办公厅外,国务院设置组成部门25个,国务院正部级机构减少4个,其中组成部门减少2个,副部级机构增减相抵数量不变。

  俗话说,“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理性思维预示着政府行政体制改革的必然性。尽管社会一度对“精简—膨胀—再精简—再膨胀”循环表示质疑,但当前,中国政治体制的每一次微调都有其历史的必然性。

  从我国1982开始进行的历次机构改革来看,建立与市场经济和社会发展相适应的现代政府治理体系是每次微调最希望看到的结果。

  然而,在根本的政治体制保持不变的前提下,大部制改革则很难一蹴而就地解决业已存在的问题,而需要一个过程。“小政府,大市场”的意义不在于形式上的部门裁撤和兼并,而在于长期形成的政府利益能从市场经济中彻底分离开来。

  所以中国的大部制改革并非一帆风顺,在每一次改革与民众的互动中,总会探索性地出现摩擦。

  工信部成立2年多时间里,并未完成当时制定的试点任务,此后广电系NGB网络建设以及业务模式的创新亦推进缓慢;2008年成立的国家能源局,定位以副部级别,主要负责协调中石油、中石化、国家电网等副部级国企的工作,但真正涉及各种能源管理的职能仍分散在发改委、商务部、国土部、电监会、安监总局等部门。

  越来越明显的是,专业化的社会分工为监管体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精简机构的前提在于,政府从规则制定者和游戏参与者的双重身份转变为合格的“裁判”,否则,仍将陷入“精简—膨胀—再精简—再膨胀”的循环。

  英、美等国的发展,暗示着大部制改革是历史所趋,但改革所涉及到的利益群体,不仅需要激励相容,更需要注重合并后的政府效率及政府边界。从中国当前的制度安排来看,与大部制改革相配套的措施略显不足,这是能否有效释放“改革红利”的关键,也是留给继任者的难题。

  

责任编辑: 夏天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