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既得利益者不会缩手

2013-03-10 07:30:29  来源:中国经营报

  访全国政协委员迟福林

  王永强

  “他身在海南,却放眼全国;他现在是学者,却曾经是官员。”2008年两会期间,《人民政协报》总结迟福林20多年的改革研究生涯时称。

  迟福林是第十一届、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在他眼中,政府当下所推行的改革其实是和危机赛跑,而加强改革顶层设计,最重要的时间节点是在下半年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

  “未来5~8年的中长期改革规划,包括总体方案、路线图和时间表,都会最迟不超过年底推出。”迟福林说,包括中产阶层收入倍增等“五位一体”的改革方案会是规划的核心内容。

  对改革谨慎乐观

  我们现在的改革深化,涉及到深刻的利益关系调整,各部门、行业,尤其是既得利益者,都不会轻易“缩手”,改革阻力还是相当大的。

  《中国经营报》:2012年你提出改革需要“顶层设计”建议,认为建立改革顶层设计机构对新阶段深化改革有重要作用,顶层设计机构既是中国改革的决策部门,也是指导部门,还是协调部门。当前有些部委由于涉及自身部门利益,很难承担起改革协调的职能。你期望高层次的改革协调机构。当下这一进展如何?有无振奋人心的迹象?

  迟福林:十八大之后,国内释放改革红利的氛围正在形成,关键在于尽快形成总体方案、路线图、时间表,我认为下半年有望出台。

  第一,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出台后,还需要作制度性安排,也需要出台具体措施,包括国有及垄断部门高管的过高收入怎样限制、国有资本收益比例如何提高、税收调整等。

  第二,2012年,大家提政府改革;今年政府改革氛围形成后,政府改革尽管整体上力度还不大,但政府不改,其他很难推进;政府改革的方向也很清楚,就是决策、执行、监督三权的相互制约、相互分离。

  第三是“阳光政府”,财务预决算进一步透明、公开。

  第四,城镇化是最大潜力,尤其户籍制度改革和人口城镇化,未来两三年会有大的突破动作。

  第五,现在已经看到,改革需要部门推动,但更需要中央政府协调。尽管建立一个中央协调机构的可能不大,但中央已经看到其重要性,形成共识,下一步应该会在资源价格、税收、社会管理的一些方面,出台相应措施。

  总而言之,改革的氛围和趋势正在形成,我抱谨慎乐观态度。

  《中国经营报》:为何是谨慎乐观?

  迟福林:3月5日温总理报告讲到必须深化改革,大会代表 给了掌声。我们现在的改革深化,涉及到深刻的利益关系调整,各部门、行业,尤其是既得利益者,都不会轻易“缩手”,改革阻力还是相当大的。

  中央和各级政府如果不想办法,很难推进;如果不下决心,改革推进过程很难到位。

  “五位一体”推改革

  全面改革的进展,不仅需要顶层设计,还要看包括哪些问题,在现有制度框架范围内,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中央与地方的关系是推进“五位一体”改革的重点。

  《中国经营报》:你曾提出,十八大后的转型与改革与过去有很大的不同:全面改革的顶层设计,重点在于政府改革的顶层设计;把握政府换届的时间窗口,首先出台行政体制改革的总体方案和行动计划,对把握“五位一体”全面改革的主动权十分关键。

  迟福林:全面改革的进展,不仅需要顶层设计,还要看包括哪些问题,在现有制度框架范围内,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中央与地方的关系是推进“五位一体”改革的重点。

  1月24日,温总理召开座谈会,我就谈到了这个问题。五方面的破题主要包括:

  第一,破题人口城镇化的转型与改革。未来5~8年,要以人口城镇化为主要载体扩大内需,以制度创新为重点释放城镇化需求潜力。

  第二,破题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转型改革。中等收入群体倍增涉及经济社会各领域改革,应作为改革的重要切入点。

  第三,破题以价财税金为重点的市场化改革。以理顺政府与市场关系为核心,以改变增长主义政府倾向作为重点,把资源要素价格改革与公共财政建设、结构性减税为重点的税制改革、金融改革有机结合起来,需要有一个结构性改革的方案。

  第四,破题国有资本配置改革。要以公益性为重点优化国有资本配置,有望使垄断行业改革尽快破题,并为民营经济新36条的落实创造良好的体制条件。

  第五,破题政府转型与改革。要以“放权、分权、限权”为重点优化行政权力结构,形成行政体制改革的行动计划,由此带动全面改革的突破,正面临重要的时间窗口。

  《中国经营报》:所以下半年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特别重要。

  迟福林:本届政府面对改革的三个突出问题:

  第一,改革到了什么阶段。众所周知,当下的矛盾问题已经很突出了,不改不行,改革就是和危机赛跑,这绝非危言耸听,最高决策者也看到了这一现实。

  第二,我国正处于经济社会发展的转型阶段,高速增长能否顺利切换到中速增长,改革的地位作用也不同了。改革是最大红利,这是现实,中国有很大的“红利”空间,关键是能否通过改革释放出来。

  第三,人们的追求也发生了变化,过去追求物质,现在追求人的发展。做大蛋糕已经不能解决所有问题,虽然物质仍然是重要前提,但公平、正义、可持续发展已成为呼声,这个背景下,十八大政府换届之所以是窗口,是最高决策层形成路线图、时间表和总体方案的关键节点,从多种信号来看,最高决策层对此把握得很清楚。

责任编辑: 岩实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