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尾武彦:日本央行独立性未损

2013-03-08 09:10:27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独家专访日本财务省财务官中尾武彦

  [ “中国一些学者倾向于认为,《广场协议》后日元升值是导致日本经济走向‘失落’的原因。但原因并非如此,真正的问题出在‘泡沫’身上” ]

  如同一块块石子被接连投入水中,来自日本的财经新闻正一次次在全球金融市场 激起涟漪。自上任以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试图通过大胆的“安倍经济学”帮助日本经济走出通缩阴影。在其施压下,日本央行宣布将通胀目标提高至2%,并实施开放式的资产购买计划。尽管这些行动在国际上引发了对央行独立性和“货币战争”的担忧,但日本显然心意已决。

  在现任亚洲开发银行(ADB)行长黑田东彦被提名将担任下届日本央行行长仅一周后,昨天,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宣布,将提名财务省负责国际事务的财务官中尾武彦(Takehiko Nakao)接任亚洲开发银行行长一职,显示出确保自1966年建立以来一直由日本人担任行长这一传统的决心。正在热闹开“两会”的中国对此似乎并无准备,也无应对。

  在担任财务官前,中尾武彦曾是财务省国际部的高级副总干事,并于2009年升任总干事。1994年至1997年间他还曾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高级经济学家。不久前,中尾武彦在香港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的独家专访。

  针对各方担忧,中尾武彦强调,“日本央行的独立性并未受损”。他告诉本报记者,安倍此番经济刺激计划将重点聚焦灾后基础设施重建,但也冒着债务负担恶化的风险。日本会吸取希腊等欧元区债务危机国家的教训,在中期内进行财政整顿。与此同时,他认为近期日元贬值一方面是因为全球经济基本面改善,另一方面则是对过去日元过度升值的修正,而日元汇率是由市场决定的。

  中尾武彦对人民币的发展前景抱有乐观态度,他认为人民币真正国际化需要开放的资本账户、灵活的汇率制度以及金融部门市场化。在他看来,日元国际化给中国的最大教训就是,在开放资本账户的过程中需要避免泡沫。

  日央行独立性并未受损

  第一财经日报:日本政府1月批准了一项10.3万亿日元的经济刺激计划,计划将使GDP增速提高2个百分点,创造60万个就业岗位。你认为日本能实现这一目标吗?

  中尾武彦:这是内阁的预测,当然我们希望能够实现。日本首相的计划主要有三重:一是更加激进的货币政策,二是更灵活的财政政策,三是通过结构性改革促进经济增长。上述刺激计划是关于更灵活的财政政策。当然,我们的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很高,达到了240%,因此,除非这项计划奏效,否则有可能会进一步加剧我们的债务比重。因此我们要有智慧地执行这项计划,刺激经济增长。

  这与最近国际 上有关财政乘数(Fiscal Multiplier)的讨论是一致的,我们发现财政乘数实际上比预想得更大,因而财政紧缩对经济的影响比预期更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机构也提出了这一点,并呼吁各国在财政紧缩的速度上要有所微调,短期内要关注财政政策导致的负面影响,并制定中期内可靠的财政整顿计划。就我们的计划而言,我们希望能够实现目标。

  日报:如此巨大规模的刺激计划的确会加重日本的债务负担。你们会如何“有智慧地”执行这项计划?

  中尾武彦:20世纪90年代时我们尝试了很多财政刺激措施,这支持了经济增长,但并没有我们预想的那么成功,这也是日本遗留债务的原因之一。但这一次的刺激计划更有针对性,全球经济环境也在改善,如果我们能在对的时候找对方向,就能取得成功。所谓“找对方向”就是投资对的公共建设,例如隧道、高速公路的重建工作。不是在偏僻地区修建超出需求的隧道,而是聚焦在地震灾区的基础设施重建。

  日报:日本国债多数由本国民众持有。目前为止,尽管日本的债务比重很高,但国债收益率仍然非常低,其中的主要原因是国内投资者出于对政府财政的信任而不会轻易抛售国债。但这并不意味着国内投资者会永远有信心。如果未来信心崩溃,国债收益率可能会陡增,你是否担心这个问题?

  中尾武彦:希腊以及其他一些欧元区国家给我们的教训是,即使一个国家的国债收益率不高,一旦人们开始担忧政府的偿债能力和意愿,收益率就会上升,进一步恶化政府财政状况。因此,我们要从中吸取教训。尽管日本国债收益率在短期内很低,我们仍然要在未来数年内进行财政整顿。在这方面,有必要在明年把消费税从5%提高到8%,到2015年进一步提高至10%。但我们需要更好的经济状况来实现消费税上调,进而有充分的税收用于社会保障和福利。即使我们的经常账户余额总体是出现盈余的,即国家的储蓄高于投资,意味着我们在用人民的储蓄来为政府赤字融资。我们无法一直用储蓄来填补社会保障的支出,这是不可持续的,持续上升的债务负担是不可持续的。

  日报:日本央行在政府的施压下将通胀目标从1%上调到了2%。这引发了外界对央行独立性的普遍质疑。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中尾武彦:尽管我不想就货币政策的细节发表评论,但总体来说,我认为中央银行是公共部门的一部分,尽管不是政府本身,但属于公共部门。因而央行应该对政府和人民都负有责任。所以,我认为,即使做了政府要求的事情,这也并不意味着是侵犯央行的独立性。首相的意图是,我们必须非常认真地抗击通缩,采用更高的通胀目标会有助于实现这一目标。

  日报:事实上一些国家也正在讨论修改央行法律,让财政部有权力设定央行的通胀目标,而央行负责采取必要措施去实现这一目标。你认为这种方式是否理想?

  中尾武彦:英国的财政部就有权设定通胀目标。我不知道日本未来数月会做出怎样的决定,但日本央行正在认真考虑首相的要求。我再次重申,日本央行的独立性并未受损。

关键字: 中尾武彦 日本央行
责任编辑: 夏天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