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两大制度培育庞大中产阶层

2013-03-07 10:11  来源:新华网

  新加坡的人均GDP在1980年达到4990美元,1990年达到1.27万美元,2000年达到2.34万美元,如今则超过5万美元。30多年来,新加坡经济迅速崛起,并跨越中等收入阶段,在当年的“亚洲四小龙”中独占鳌头。

  政府主动进行改革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认为,能否避免“中等收入陷阱”只是一个结果,取决于经济体能否取得可持续发展,而其中的关键在于培育一个庞大的中产阶层,也就是让社会上的绝大多数人进入中产。除了欧美的发展模式之外,后起的日本以及“亚洲四小龙”往往被视为一个群体,也就是所谓的东亚模式。东亚模式是以政府主导推动社会迅速向消费社会转型,由政府主动进行社会改革,造就了一个庞大的中产阶层。

  这些国家尽管各有不同,但一个共同点是政府主动进行社会改革,为人们提供保障;同时,通过对市场的培育和企业结构的调整,尤其是发达的中小企业群体,让大多数人能够挣到一份体面的工资,收入分配也较为平衡。政府负责的社会保障和企业提供给雇员的工资性收入,恰恰就是造就中产阶层的两个重要条件。

  经济上,新加坡主张开放和法治,靠增加罢工的难度等来创造较好的投资环境,并由政府体系主导推动经济每经过十年就转型一次。在社会保障上,新加坡通过建立“有产社会”的做法保持社会的基本稳定,尤其是组屋制度基本上让每户居民都能够买到一套住房,配合几乎涵盖社会各方面的强积金制度,使国民自食其力而又有基本保障。新加坡奉行精英治国的理念,以市场导向理顺公务员薪酬等机制,提供精细和专业化服务,使之成为一个法治、稳定而有效的有产社会。同时又实施有限度的民主,反腐败,任人唯贤,以保障社会公平正义。

  两项制度提供保障

  新加坡在中产阶层壮大的过程中有两项独具特色的制度设计尤其重要,一个是组屋政策,另一个是中央公积金。

  新加坡的组屋是指政府建设并出售给老百姓的普通商品房。郑永年说,新加坡的组屋政策起初是从欧洲的保障房政策学来的。当初是为了保护穷人,但这样的政策在欧洲却失败了,而新加坡则把组屋变成了让老百姓分享资产增值的一种方式,其性质也发生变化,成了全民性质的住房,覆盖除了富人之外的所有社会成员。目前超过八成的居民居住在组屋里。组屋并不窄小,相反还比较宽敞舒适,并且随着时代的发展建得越来越美观舒适。

  组屋是一个封闭的市场,在这个市场内,每户家庭只能拥有一套组屋,居住满一定年限之后才可以转售,转售组屋也只能卖给没有组屋的家庭。由于组屋的定价是根据市价给予一定比例的折扣,普通老百姓可以在购买组屋一定年限之后出售时保有这个差额。

  从时间上来看,新加坡的组屋在1970年覆盖人口的35%,1985年这一比例已经上升到81%,恰恰也是中产形成的关键时期。新加坡国立大学房地产研究院院长邓永恒认为,新加坡的保障性住房制度覆盖面之广,远远超过一般国家的保障房概念,主要是保证几乎所有老百姓买得起舒适的住宅,基本原则是每户家庭只能拥有一套住房。

  新加坡政府在社会保障方面的另一项重要设计是中央公积金体系。新加坡政府为了避免落入福利国家的窠臼,鼓励用者自付的原则,因此并没有设计由政府直接承担的养老保险体系,而是通过中央公积金体系构造了一张几乎覆盖到各个层面的保障网。中央公积金的本质是强制储蓄,每名雇员都有自己的户头,由雇主和雇员共同缴纳,目前对于50岁以下的雇员,雇员缴纳比例为月工资的20%,雇主另缴纳16%,其比例相当可观。公积金起初主要用于养老保障,但后来功能逐渐扩大到购房、医疗和子女教育等领域,尽管如此,目前最基本的功能仍是养老保障。

关键字: 新加坡 中产阶层
责任编辑: 夏天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