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浩:大部制改革 难以大刀阔斧

2013-03-04 11:34  来源: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2月28日《时事开讲》,以下为文字实录:

  姜声扬:今年两会其中一个大家都关注的重大议题,与其说是民众关注更应该说是可能官员领导干部更为关注的就是国家机构的改革,加强民生治理,其中包括机构和机构之间的相互合并,也就是大部制能否提升国家机器的效率。

  就这个话题我们再请郑浩先生为我们做分析。郑先生,就这个话题,我们刚刚提到这次的两会大家可能关心人事、民生或者甚至是整个开会的会风风气会有什么样的不同,但是可能从领导干部的角度来看,可能对于这个大部制国家机构的改革更加关注,对此你有什么样的观察和建议?

  国家机构改革:权力下放与退出市场

  郑浩:你说的很对,其实刚才我们列出的那十项老百姓最关注的议题都是和老百姓的生活有着密切关系的议题,衣食住行简单来说就是衣食住行,但是在这十个议题当中,第九项行政体制改革也有不少人投票,表示关注,老百姓关心自己的生活,关心国家政府部门的机制改革。我相信绝大部分可能是机关的一些干部或者是在机关工作的那些公务员等等,他们更加关心这一部分。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里面牵扯到一个,不能说直接冲击,但是多多少少会有影响,当然政府机构的改革不可能说是冲击到每一个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但是一些领导干部或者是一些部门的负责人或者是某些部门因为它进行合并之后,可能在一些关系到个人的利益上会发生一定程度的一些变化,这个恐怕还不是重点,而这个重点就是国家行政机构的改革其实也是中共十八大政治报告里面提出来的,要进行稳步地推进行政体制改革。

  因为行政体制改革如果跟不上,经济基础发展的变化的话,那么就会成为阻碍经济发展社会稳定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的阻力,所以经济基础的发展那么要决定上层建筑,而上层建筑返回来要配合经济基础,这就是一种唯物主义的一种辩证法,从现在传出的各种政府机构的一些改革,包括合并,包括精简等等,大部制也是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已经提出来了,在十七大的时候就有讨论,那么甚至于国家已经出台了一些设想,也在民间广泛地流传,但是这次大部制的大刀阔斧的改革我个人还是持一个保留的态度,我认为这种大刀阔斧的一步到位的改革不太可能,但是部委之间的这种合并一定是会有。

  关键不在于机构改革减多少或者是加多少,而在于国家机构它的功能和它的权力是怎么样重新的进行调配,怎么样进行一个改革,从国家政府的功能转变和权利转变来看这次国家行政体制的改革,我觉得是一个比较准确的一个角度。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国家机构这种调整这种改革其实它更多的是要把权力下放,因为在过去的时候我们知道在计划经济的时候所有的计划所有的生产生活这种安排都是由中央统一计划的,下达命令指定性的命令指令性的命令,是定而不移是不可能违背的,但是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那么这种由政府全部统一管的这种早就不存在了,但是多多少少还留下了很多的一些尾巴和隐患,于是乎这个国家机构的精简实际上就等于是要政府交出一定的权力给市场,还给市场,因为如果你管得太多的话,实际上会造成很多的一些负面的结果。

  比方说贪污腐败、比方说资源浪费、效率低下、官僚主义滋生,所有的这些都会妨碍经济的发展,那么因此国家机构的精简改革合并也好精简也好,实际上首先它是涉及到权利的一种再分配,除了权力的再分配以外,实际上还涉及到就是政府部门它一定要退出市场,所谓政府部门退出市场当然也不是说所有的政府所有的部门所有的行业都一定要退出。

  姜声扬:什么都不管。

  郑浩:什么都不管,这是不可能的。政府只关心或者只管什么呢,就属于公共的一些产品,铁路、公路航空或者是一些重大的一些战略的资源,比方说能源,比方说环境这些所有的这些都是由政府来管,当然民间也可以参与。除此之外,所有的其他关系到民生的或者是关系到其他的经济层面的这些产品应该是交由市场来去进行来去管理,由企业来去作为主导,而政府不应该去指手划脚或者是管得太多,政府也没有这样一个能力来管得太多,因为你手上资源是有限的,所以在这次的国家机构改革方面,其实权力下放和政府退出市场是改革的核心,那么至于人员的一些调配人员的变动谁上谁下这个恐怕到时候会有一定的结果,当然政府领导团队领导核心是否符合大家的期待,也是一个关注的重点,但它远远赶不上权力下放和政府退出市场。

  姜声扬:政府从下指令变成指导。

 

关键字: 国家机构
责任编辑: 莫莫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