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避高成本工厂面临迁徙的困惑

2013-03-02 10:52  来源:中国经营报

  春节后的又一轮涨薪潮让不少珠三角劳动密集型企业难以应对。

  “因为工厂里基本没有订单,所以我们暂时不急于招人,目前厂里有1000多员工基本维持运转。”为国际玩具品牌美泰代工的深圳观澜宝德玩具厂厂长薛小伟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之前他们工厂规模最大时员工数达到9000多人,但金融危机后逐年减少。而工厂订单不足,除了欧美市场疲软让2012年订单减少了三分之一以上外,高企的劳动成本等让工厂有单也没法接。

  香港中小企业总会名誉会长洪启辉表示,春节后又到了珠三角招工高峰期,目前大型企业利用福利制度、奖金等鼓励员工在元宵节前返厂,工人的返岗率在70%~90%之间,但小型工厂工人返岗率只有20%~30%。

  而让中小工厂主更头疼的是,2月4日,广东省人民政府发出关于调整员工最低工资标准的通知,工厂又面临新一轮涨薪潮。在业内人士看来,除了大型企业对调薪有预算外,珠三角不少中小型企业已经无法承受如此高的用工成本。

  用工压力难消化

  “目前我们厂的工资并没有太大吸引力,但是更高的工资企业也给不起。”薛小伟告诉记者,目前在他们工厂,一个普通工人按照每周工作5天、每天加班3小时以及最低月工资标准1500元/月计算,工人每月能拿到2500元左右,而工厂还要给员工缴纳养老、医疗、工伤、失业、生育保险等“五险”,再加上其他一些费用,工厂养一个工人每月的最低限度是3000元左右。而从3月1日起,深圳最低月工资标准将从1500元/月调高到1600元/月,员工的薪酬将随之上涨。

  薛小伟说,2012年该厂的薪酬提高了29%,而近年来几乎每年都有20%~30%的涨幅。而在2004年、2005年,一个工人每月能拿到的工资在650元~700元。

  此外,在珠三角“用工荒”的压力下,提薪成了企业招工的最重要手段,但让企业头疼的是员工流动非常频繁,“有些员工会因为周边工厂每月工资高出50元而选择跳槽”。

  为东莞市美、日、韩等知名外企及国内行业龙头企业提供劳务派遣的东莞市华瑞成劳务派遣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建告诉记者,现在东莞企业用工两级分化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在2月4日广东省人民政府发通知要求企业从5月1日起调整最低工资标准后,东莞一些大型企业已经在春节后提前调薪,因为金融危机后随着东莞很多中小企业倒闭带来不良竞争减少,大企业的订单更充足、盈利能力也增强;但调薪对于大量中小企业来说压力非常大,有些小企业主甚至表示调薪后企业将难以维系。

  陈建说,对企业来说,最低工资上调让每小时工资增加,从而使加班费计算的基数变大,而国家法定每月的最低出勤是174小时,但一般工厂的实际出勤在260小时~320小时之间,所以加班费占了员工工资的一半以上。“以2012年为例,东莞员工每月到手的工资在2500元~2800元之间,但最低工资标准调整后员工到手的工资至少增加300元。”

  而高企的成本让企业无法接单。洪启辉说,“平均一个产品的成本中35%是劳工成本,这个成本上升20%的话,公司的整体成本要上升7%左右,也就是利润下降7%,而近年来每年的劳工成本在20%~30%上涨,而工厂又不可能将这些成本都转嫁到客户身上,所以企业的利润空间已经被严重挤压。”

  事实上,目前珠三角不少企业接单根本没有多大盈利空间,主要是为了保留住客户,让企业得以维持下去,以等待市场时机。而所谓的市场时机,即当大量中小企业在市场竞争中倒闭后,订单就聚集到存活下来的企业。

  薛小伟告诉记者,目前面对订单,工厂之间都互相比价,有些企业利用不按劳动法用工等方式来竞争,但现在由于客户报价太低,很多订单企业都没法接。有时客户为了让企业接下订单,会通过与企业商量来修改部分设计、用料等方式降低成本。

  陈建表示,目前珠三角用工存在三个现象:一是员工工资逐年增长;二是存在较大用工需求的企业总数越来越少,因为金融危机后很多中小企业倒闭;三是每年劳动力市场上流动的劳动人口越来越少。

责任编辑: 恺睿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