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蔚冈:春节档期的城市化信息

2013-02-28 14:01  来源:南都周刊

  2013年初最大的娱乐新闻莫过于《西游·降魔篇》票房6天破5亿。按照过往的经验,春节档期并非电影业的黄金档期,此前中国最叫座的电影,大都是产生在贺岁档,去年票房收入超12亿、创下国产片票房纪录的《人再囧途之泰囧》,就是在贺岁档。此前的《让子弹飞》、《集结号》和《非诚勿扰》,也都是在该档期出现。

  在《西游·降魔篇》之前,很少有大片敢在春节档期上映。为何大家都要避开春节档期?从表面上来看,春节也是个好档期,法定七天的长假,再加上或多或少的年休假,实际假期肯定多于七天,为何不愿意将片子排在这个档期?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春节期间,中国正在进行一场人口大迁徙,城里人正向农村转移,而在广大农村,看电影并不是一个主流的生活方式。

  今年也一样,春节档期中上映的国产片,除了《西游·降魔篇》,几乎没有大制作的电影。电影院上映的片子绝大多数都是针对小朋友的动画片——既然是鸡肋档期,那我为什么要为此下大血本呢?正是因为其他电影公司的忽视,这部由周星驰导演、并有大明星加盟的片子才在这个档期里呼风唤雨,票房收入破了诸多纪录。

  《西游·降魔篇》能够胜出,周星驰的票房号召力当然是一个因素。但是能够创下诸多票房纪录,这一定不是个好的解释。这部电影之所以能够诞生如此之多的纪录,必定和整个电影市场的结构发生变化有关——为什么往年春节档之总票房并没有达到今天的数字?在我看来,城市化是最好的解释。从去年开始,不少机构的调查数据表明,中国的城市化水平超过50%。这数据意味着什么?标志着有近一半的人在城市居住,标志着中国数千年来以农村人口为主的城乡人口结构,在2011年发生了根本的逆转。

  自从电视出现以后,上电影院看电影通常只是大城市中一小部分人群的生活方式。而在春节档期里,能上电影院的往往就是一线城市中的一小部分人群——因为很多平时上电影院的人这时候正在回乡的途中,而他们的家乡并没有城市里的现代化影院。不过从《西游·降魔篇》猛增的票房收入来看,今年的情况可能并不一样:有越来越多的人在春节期间留在城市。这时候,上电影院就是一个再好不过的选择了。

  更为重要的一个因素是,现在的院线建设并不只是局限在那些一线城市,很多省份的地市级城市都有了类似的影院,这一点我在手机的“格瓦拉电影”应用中得到了验证。以浙江省为例,我在该应用中发现,除了杭州和宁波两个特大城市外,嘉兴、湖州、台州和绍兴等城市的电影院也能在此购票。更让我吃惊的是,在点击“嘉兴”时我居然发现有15个电影院!

  15个电影院是什么概念?一个可供比较的参照是上海浦东。浦东的电影院有11个,常住人口超过500万,而嘉兴则是500万人不到。这意味着嘉兴电影院的密度已经超过了浦东!很多从上海回嘉兴过年的青年人,当然也就会在这个档期里上电影院看电影了。这么多电影院能够维持,这意味着平时也有不少本地人习惯了上电影院的方式。于是,《西游·降魔篇》能够在春节档期里脱颖而出也就不是那么让人惊讶了。一言以蔽之:城市化的生活方式已经从城市蔓延到了原本被视为“乡下”的三四五六七线城市。

  何为城市化?在不少人的眼里可能只是高楼大厦等现代化建筑。在我看来,城市化则是一整套的生活方式,它是建立在公共空间的生活方式。从这个意义而言,看电影就是一种城市化的生活方式:众多的人聚集在一个封闭空间享受一部远在天边的导演和演员创作的电影。以往中国农村的农民,尽管也进厂打工、进城工作,但是其生活方式还是乡下的,晚上等一黑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顶多就是围着电视机转,并没有更多的娱乐方式。

  但是这一波城市化的浪潮,将城市里看电影的生活方式也带到了乡下,这真是一个巨大的改变。可以预见的是,类似的变化还会带来更多的商机。《西游·降魔篇》可能是引发了城市化多米诺骨牌的第一个变化。那么,下一个是什么呢?(作者系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的研究员)

责任编辑: 安吉罗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