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海建:企业不能在污染悬案前作壁上观

2013-02-28 08:23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有人说,2013年才是中国的“生态元年”。从顶层设计中的“美丽中国”,到山东潍坊的地下水悬疑,今天的中国,第一次集体进入了生态环保敏感期。眼下,污水直排地下事件尚待进一步挖掘真相,地方企业排污又添新样本:上海一家苹果代工厂,被曝出河水污染一事;山东潍坊昌乐县一个造纸厂被指暗中地下排污。

  当河清海晏的生存环境,被五颜六色的污染所替代时,权力监管当然是首当其冲的问责对象。然而,对公权的苛责与对企业的关切,不应是舍谁取谁的关系。从雾霾到地表水,从土壤到地下水,污染事件首先是企业社会责任的缺失。所谓“企业社会责任”,是企业在创造利润、对股东承担法律责任的同时,还要承担对员工、消费者、社区和环境的责任。

  我国市场机制建立健全的20多年,我们熟谙了斯密的《国富论》,将逐利思维在市场交易中演绎得淋漓尽致。然而,当市场自发调节的手无法解决诸多社会问题的时候,我们才认识到那句话的精准——“经济学回到它的起点,就是没有办法离开道德”。听起来有些矫情的话,翻译过来,就是我们吁求不得的“血管里的道德血液”。污水横流、毒气漫溢,这是无下限的逐利模式。而放眼国际 社会,大企业之“大”,并不仅仅在于盈利能力:譬如美国英特尔,投资了超过一亿美元用于水资源保护计划,该计划帮助节约的水足够装满4615个奥运会标准游泳池;英国巴斯夫,生产基地一直与周边相邻社区保持联系,共同分享信息并回馈他们的环境要求。

  肆无忌惮的污染,是企业人格化的失败,反过来说,也许是其工具理性的癫狂。在看得见的污染背后,必然对应着人文规则的溃坏。说得更直接一些,一个污水横流的企业,你能指望它的产品质量是“以人为本”的?你能判定其官商关系是清白无虞的?污染上的蛛丝马迹,对应着企业社会责任,更对应着企业的行为模式。1998年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经济学家阿马蒂亚?森,一直在传递一个常识:即一味宣扬“利润最大化”是危险的,而现代西方经济学支柱之一的 “帕累托最优”是不可能的,经济学与伦理学、人的行为与道德密不可分。对企业而言,理固宜然。

责任编辑: 安吉罗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