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姐龚爱爱财富江湖:当信贷员参与民间借贷

2013-02-23 07:23  来源:中国经营报

  49岁的神秘女子龚爱爱揭开了神木地区多户口经商置业乱象的一角。而《中国经营报》记者在春节前后几周时间的调查发现,龚爱爱之所以事发,和其疑窦重重的暴富之路以及近两年的民间借贷崩盘紧密相关。在曾创造了无数暴富神话的神木,借助我国户口管理制度的监察缺位,多户口的现象多年来已经司空见惯。我们试图还原龚爱爱的财富来源和多户口办理途径,以镜鉴整个社会的财富流动与隐藏的潜规则。

  调查一

  银行放贷 个人“渔利”

  煤矿干股纠纷“绊倒”龚爱爱

  拥有4个户口,在京城拥有41套房产,“房姐”龚爱爱这个春节没能和家人一起过,陕西神木当地警方人士透露,龚爱爱被刑拘后正在榆林靖边县接受调查,由于该案已成为最高检察院督办案件,目前更多细节除办案民警外,无人得知。

  记者从神木当地官员处证实,2013年春节前,当地曾口头传令,要求各级公务员对自身户口问题进行自查,并责令有多个户口者尽快前往公安户籍部门处理。

  另有消息称,龚爱爱的哥哥龚子胜也已接受调查。“农民龚子胜成为信贷员,然后忽然就成为大砭窑煤矿大股东,这背后是什么问题?”原大砭窑煤矿职工高增尚和刘忠彪说,他们曾因发现疑似该矿行贿名单而分别入狱三年。他们怀疑龚子胜正是该矿改制中的“金主”代表,并已就该问题向有关部门举报。

  据龚爱爱原同事回忆,龚家的财产激增时段与大砭窑煤矿的改制时间完全一致,而该矿部分负责人与龚家及原神木县领导过从甚密。“龚爱爱的财产是不是她自己的,这要打上一个问号。”知情人称,大砭窑煤矿实属龚家第一桶金。

  除大砭窑煤矿外,龚爱爱还在榆林、神木等地持有多个煤矿股份,而导致龚爱爱事件被爆出,则源于当地民间借贷危机开始全面爆发,龚爱爱在试图将一家煤矿的干股转为实股的过程中,引发合作人不满。

  信贷员龚爱爱

  1964年,在神木县城南约20公里的解家堡乡双卜树村,龚爱爱出生。在此之前,家里已有三男、两女,龚爱爱还有一个弟弟。

  如今,四间土窑门面仍未上砖,荒草长满院子。邻居回忆,过去二十多年来,龚家人鲜少回来。“小时候是个乖乖女,十六七岁就住到舅舅薛立刚家,后来她舅舅给办了城市户。”

  20世纪80年代,农村户口变为城市户口,要么是当兵复员,要么考上中专大专。只上了高中的龚爱爱能够落户神木县,变为城市户口,邻居分析这与其舅舅薛立刚当时担任县公安局局长有关。

  1986年,龚爱爱进入大柳塔信用社工作。在那个年代,只有城市户口,才可以进入好单位,而信用社俨然在好工作之列。

  原神木县农村信用社大柳塔分社员工老刘至今记得,22岁的龚爱爱到单位后那股子勤快劲儿。

  “好多事情你不说,她也都做得挺好,是个机灵女娃娃。”老刘称龚爱爱在大柳塔期间的表现,注定会有后来的逐级提升,但他没想到这个她后来会成为神木四大富婆之一。

  20世纪80年代,龚爱爱结了婚,有了孩子,但依然是一名信贷员,工作地则从陕蒙边境的大柳塔变为神木镇,实现了户口进城之后的工作进城。

  “那个时候的信贷员没啥权利,也没多少业务,开始一个月刚挣个几十块钱,90年代初也才三百多块钱。”曾与龚爱爱共事的农商行职工回忆,虽然挣的比挖煤的少,但那时比起矿工而言,社会地位要略高一些。

  “我们那时候是500元左右了,收入比其他行业可能高,但找对象的话,还是得找农村的,信贷员看不上我们。”50岁的高增尚1987年从部队复员后,1988年4月进入大砭窑煤矿挖煤,同时户口也转为城市户口。

  高增尚没想到,26年后,当初那种身份上的差距,又变成了财富上巨大的差距,龚爱爱作为神木四大富婆之一,坐拥京城41套房产、一辆宾利轿车、一辆奥迪轿车……而2009年,他在因维权坐牢三年出狱后,在获得大砭窑煤矿给予的150万元“困难生活补助”后,失去工作,维权再无进展。

  决定这一巨大差距的时间点是2004年,这一年,龚爱爱成为神木农商行兴城支行行长。

责任编辑: 恺睿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