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学者:GDP无法衡量人民富裕和幸福程度

2013-02-21 09:46  来源:新华网

  新华网法兰克福2月20日电 (记者饶博 文史哲)当一个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了,社会物质水平提高了,人们的幸福感是否就一定会得到提升呢?德国未来学家霍斯特·奥帕朔夫斯基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奥帕朔夫斯基日前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在所谓的富裕国家中常存在这样一个矛盾困境:经济发展了、生活水平提高了,但是人们的“感觉”却越来越糟,“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他们的生活质量相比从前反而下降了”。

  奥帕朔夫斯基认为,由于GDP指标只能对商品也就是在市场上以金钱来标价并被交易的物品和服务进行测量,但却无力衡量除此之外其他的生活要素,比如说和平、自由或者家庭、朋友圈等等的价值,因此“GDP不能成为衡量人民富裕和幸福程度的指标”。

  事实上,自从GDP的概念于上世纪30年代诞生以来,人们逐渐意识到了GDP在衡量社会个体富裕和幸福程度方面的不足。奥帕朔夫斯基去年创新性地提出了一个新的模式,计划建立一个新的“国家富裕指数”。

  奥帕朔夫斯基介绍说,自己与全球性研究机构益普索集团一起研发了第一个国家富裕指数,希望以此对经济和生态的、社会和个人的富裕程度进行区别。“国家富裕指数”以对富裕的整体性理解为基础,相当于一个“四支柱”型模式,是对生活水平以及生活质量的衡量。

  第一个支柱是经济上的富裕:生活安全、不为钱发愁;第二个支柱是生态上的富裕:贴近自然、可持续地生活;第三个支柱涉及全社会富裕程度:自由而和平地生活;第四个支柱指个体富裕:健康而不为未来感到恐惧地生活。他说:“通过国家富裕指数可以精确地衡量一个国家真实的富足程度。”

  奥帕朔夫斯基说,国家富裕指数可用于任何国家。按照其测算,德国生态富裕值只有28.0,而社会富裕值达到52.1。相对于德国人来说,瑞士人更加注重自由而非安全感,也就是能够像他们所希望的那样生活,做他们真正愿意做的事情。奥帕朔夫斯基表示,自由对瑞士人来说还意味着“社会自由”,相对于德国人来说瑞士人有更多的社会交往,因此要比德国人幸福一些。

  奥帕朔夫斯基认为,在全球化时代,包括金钱、商品、市场和人等在内的一切都在流动之中,在这样的时代人们更加看重安全感。他说,在如今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情况下,如果以富裕程度来衡量的话没有人愿意成为失败者。

  他说:“被真切感受到的差距是个人及社会发生改变的动力,”而政府当然不可能保证每个居民都拥有无忧无虑的生活,这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也是不值得期待的。因而,“每个国家都应该致力于在个人的要求与社会所能提供的可能性之间寻找到平衡”,否则社会鸿沟拉大将导致严重的社会矛盾。

  奥帕朔夫斯基认为,对于世界各国而言,经济增长都已经不再是目的,而是实现进步的一个手段。他说:“经济的发展应该能够帮助我们实现比目前更好的生活,但现实情况却正好相反。”他还认为,不断追求更多的欲望也会对社会关系与社会团结造成损害。

  奥帕朔夫斯基表示,通过运用国家富裕指数,才可能创造出新的衡量生活满意度和生活质量的价值体系,而这个新的体系将不再仅仅依赖于经济周期、股市行情、国家债券和信贷等等,而是更关注生活的财富:健康、教育、文化、环境、自然等,也就是可持续的基于人的幸福之上的富裕程度。

责任编辑: 夏天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