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令彬:环球债泡爆煲风险日高

2013-02-21 09:37  来源:大公网

  大公网特约评论员赵令彬

  一直以来对联储局量宽(QE)行动的有效性争议不绝,对实体经济尤其就业的助力不显,低息也未能有效刺激消费及投资,但一般相信对金融业仍有好处。另一方面,不少评论则认为由此带来的金融风险日高而正形成后患。

  QE等措施压低了国债息率,使投资者走向较高风险资产,有助按贷及企业再融资,享受到更长期及较低的集资成本,而债券投资者将见到资产升值。银行的抵押品亦更安全,故有助稳定金融体系。由此也引致市场上的债券平均期限延长:如企业债一年以上期限的比重,已由海啸前的近70%,上升至去年的约80%,而美国国债平均期限已由30年来的平均58个月,上升至64个月以上。

  与此同时,不少评论又开始担心资产泡沫的胀大。如农地近两年已上升近三成,但更严重的是金融资产,其中垃圾债券的价位于去年来升逾一成。正如一篇评论(见英国金融时报2012年12月1日HennySender文)指出:连伯南克也认为金融状况已回复海啸前2007年时般宽松,一年来欧美高息债券发行已达5700亿美元而回到2007年的峰值,评多债券包括垃圾债券的发债条件亦回复之前宽松。

  这些情况正带来更高风险,问题包括:(一)QE不可能永远延续,且其使用效力将呈递减趋势。(二)一些投机者赚了钱,但家庭储蓄、退休金及保险商却受害。(三)扭曲了市场,令息率不再成为风险及回报的有效指标,使资金市场失去价格调节机制。(四)目前全球的潜在风险更高,相比2008年全球GDP增长更慢(其中欧洲已再陷衰退),失业率更高,政府财困更深,而地缘政局更不稳定。这表示超低息与现实风险的脱节更甚。

  当前的金融泡沫确比2008年时更大,其中债券风险尤高。去年全球企业债券发行量高达三万余亿美元,已达到2009年的历史高峰。债券旺市也带来了一些融资的结构性变化:一是大中企业情况改善,因之可由债市得到解救,但小企业却仍受制于银行信贷收紧,令大小企业遭遇的差距扩大。二是出现金融资产替换:有估计指基金业内,2008至2012年间资金由股票基金及货币基金流出转往债券基金:前两者分别流失逾4600亿及7900亿美元,后者则增加1.1万亿美元(单去年便增约4000亿)。

  在这情况下债券风险日高,无论经济好坏都可能出事:坏时违约率将上升,好时利率将上升(例如1994年时联储局要急速加息)。企业债泡固然危险,但更严重的是国债,近期欧美日竞相量宽,实是竞相催谷债泡。过去全球主要关注欧债问题,但本年有可能欧美日债危机同时浮现并产生互动,形成「三债」危机,形势之凶险不言而喻。

关键字: 债券 美债 QE 企业债
责任编辑: 安吉罗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