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好农村养老要尽早打破城乡二元结构

2013-02-21 09:13  来源:东方财富网

  随着城市现代化建设的加快以及社会竞争的加剧,越来越多的农村青壮年涌入城市,相应,大量的弱势群体留守农村。面对出现的这些问题,我们关注的不应该是为什么留守,而应该是怎样一种留守,留守也可以是快乐的。所以,是时候了解他们的需求,让他们更快乐、安全、健康地留守了。

  “妈,我走了。”“嗯。”

  帮女儿背上书包后杨淑芬(化名)并没有多说话,只是把女儿送到大门口,但当女儿再回头告别时,她的眼泪再也“藏”不住了,没等女儿把话说完,便转身回了家。

  好不容易把上大学的女儿盼回来,短短两个月后又要走了。而丈夫和儿子都在外面打工,也很少回家,这下家里又剩下她一个人了。

  一个人在家承受的不仅仅是干农活身体上的劳累,还有对远方亲人的牵挂。“有好多次我都半夜被噩梦惊醒,梦见家里人在外面出事了,心里念叨着还好是梦。”杨淑芬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叙述着她内心的不安。

  在山东省沂蒙老区的某农村里,或者说大多数中国的农村里,像杨淑芬这样的留守者并不在少数,而且,还有更多的留守老人和留守儿童。

  生活在农村的他们正用事实向我们讲述一个关于留守的故事。

  留守问题日益突出

  他们,原本可以安享晚年,享受儿孙带来的天伦之乐,但却独守空寂,平添了一份对远方亲人的牵挂;她们,原本可以拥有一个完整的家,感受丈夫带来的体贴与照顾,但却独守寂寞,也平添了一份对远方亲人的思念;他们,原本可以拥有一个温馨的家,享受父母的关心与疼爱,但却独守童年,也平添了一份对远方亲人的想念。

  这些老人、妇女和儿童,即大家常说的“386199”部队,原本应该受到格外的关心与照顾,但却由于流动,他们被迫选择了留守。

  近几年,随着城市现代化建设的加快以及社会竞争的加剧,越来越多的农村青壮年涌入城市,由于户籍、社会保障和经济条件等问题,后续而来的就是包括老人、妇女、儿童在内的大量人员留守农村。

  “城镇化、工业化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西方历史上一些国家是通过迫使农民破产的方式来实现城镇化和工业化的,而我国则是在保留农民土地经营权的前提下,通过农民进城务工来实现的。”社会学家王开玉指出,“留守儿童”现象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问题。

  据新华社报道,国家统计局2012年4月27日发布报告,据抽样调查结果推算,2011年全国农民工总量达到25278万人,比上年增长4.4%。大量且不断增长的农民工流入城市,也促使农村留守人员的大量增加。

  据全国妇联调查统计,我国“留守儿童”数量约为5800万,占全部农村儿童总数的28.29%。对于留守老人,据央视《经济半小时》报道,目前我国60岁以上老人已经有1.85亿,农村老人超过一个亿,其中农村留守老人4000万,占农村老年人口的37%。

  大量的弱势群体留守农村,随之而来的就是留守人员的健康、安全及教育问题。近年来,留守老人独死家中无人知晓、留守儿童溺水身亡的事情并不在少数。

  既然我们无法逆转由于城市化进程加快带来的人员流动,面对出现的这些问题,我们关注的不应该是为什么留守,而应该是怎样一种留守,留守也可以是快乐的。所以,是时候了解他们的需求,让他们更快乐、安全、健康地留守了。

责任编辑: 欣哲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