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木:保守是激进革命的必要补充

2013-02-17 13:55  来源:《求是》

  托克维尔(1805—1859)是19世纪法国历史学家,他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中展现出欧洲人曾经历过的那段“激情燃烧岁月”,并对其心路历程加以深刻反思。

  

  中国传统的政治体制一直是欧洲启蒙运动和近代改革的参照物。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中披露,18世纪法国的“经济学派”对中国“君主专制”制度曾“倍加赞扬”,他以批评的语气说:“他们在四周找不到任何与这种理想相符的东西,便到亚洲的深处去寻找。我毫不夸张地说,没有一个人在他们著作的某一部分中,不对中国倍加赞扬。只要读他们的书,就一定会看到对中国的赞美”。“他们心目中的中国政府好比是后来全体法国人心目中的英国和美国”。([法]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商务印书馆1992年版,第198页)

  阅读托克维尔的这段文字时,笔者仿佛置换了时空,误以为这是批评今天中国的那些以美国制度为范本的“普世价值”派,这也说明今天一些人坚持以西方“普世价值”为标准来评判中国的改革,与托克维尔批评的那些以中国为“最完美的典范”一样,是没有必要的。

  事实上,当托克维尔写作此书时,中国的情况并不像欧洲学人想象的那么理想。中国当时已出现太平天国运动。特别是1856年,太平军攻克扬州、破“江北大营”和 “江南大营”,军事胜利达到顶峰,已与清王朝两分天下,统一的中国接近破裂。

  当年欧洲学者赞美远方的中国,确有心仪东方的成分,但更多的还是为了影射欧洲政治。欧洲启蒙学者曾赞美过中国君主制度,那多是为了批判当时欧洲教会对世俗王权的干涉,扶持虚弱的王权以解决欧洲“两个中心为患”的政治困局;后来欧洲学者赞扬中国君主制度,主要是为了反衬法国大革命的激进教训。这些学者看到了法国农民是如何在英国商品的冲击下瓦解并转为涌入城市的无业流民,这些流民又是如何在自由主义的鼓动下,在城市兴起历史最激进而结束方式又最保守(拿破仑帝制)的革命。这些经验警醒了包括托克维尔在内的欧洲睿智学者,他们认识到激进的改革或革命并“不可能使我们成为自由民族”。

  托克维尔及同时代的学者对法国大革命的经验总结是富有成效的。自法国大革命后,欧洲从“激情燃烧岁月”普遍回到传统的君主制之中,“稳健政治”在19世纪中叶成为各大国选择的治国路线。德国俾斯麦、俄国维特,美国的林肯等,均推行稳健的国家政策。这些看似保守的政策反倒加速了各国的发展,把欧洲送入以“维多利亚”命名的全盛时代。

责任编辑: 安吉罗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