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远举:春节、鞭炮、革命以及改良

2013-02-17 09:18  来源:财经网

  当PM2.5的话题和是否禁放鞭炮的话题遭遇时,对污染的千夫所指立即出现了分化。对于鞭炮利弊的客观分析其实很简单,除了人心寄托的年味,噪音、火灾、炸伤、污染,可以说一无是处,但安全、健康从来都不是人的唯一需求,那不过是人们自我安慰的一个小小假设,抽烟、酗酒、燃放鞭炮都嘲笑着这一假设。

  所以,在这一问题上,实际矛盾的是人的内心需求和安全、污染的抵触。这一矛盾是实际存在的,所以呼吁行政力量进行禁绝就变得复杂而微妙。其实,不光鞭炮,连春节也是度尽劫波才在今天焕发生机!

  辛亥革命后,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立法决定自公元1912年1月1日起使用公历,并规定公历1月1日为“新年”,袁世凯当上大总统后,采取了折中的办法,在保留公历新年的同时,批准以正月初一为“春节”,全国例行放假。到1929年,南京国民政府立法以公历12月31日为除夕,1月1日为新年,1月15日为元宵节,要求“废除旧历新年,不许放假”。为确保法令实施,国民政府除命各报大力宣传,各机关、学校传达贯彻外,还采取各种行政措施,禁止印刷、出版和销售旧历历书历本,禁止报刊附印旧历,学校调整寒假时间等等。政府这种粗暴干涉习俗的举动,被指责为摒弃中国传统文化,民间亦强烈抵制,民间新年的习俗与热闹也没减弱,不出几年,蒋介石当局不得不承认:“民间习俗不宜过于干涉。”

  比起蒋介石政府不彻底的革命性,“文化大革命”对春节的革命似乎来得更猛烈一些,1967年,春节再次成为了革命的对象。1月25日,上海的《解放日报》以“革命造反派来信”的形式发表了,一个名叫章仁兴的造反派成员提出“春节不回家”的倡议,并在配发评论中写道:春节算得了啥!我们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的最盛大的节日来到了!之后,全国各地的报纸纷纷跟进,用“读者来信”和“倡议书”来“代表”民意,人民日报也刊登了“五十七个革命组织”联合发出破除旧风俗,春节不休假,开展群众性夺权斗争的倡议书。仅仅4天之后的1月29日,中央便顺应“广大革命群众的要求”,发布了春节不放假的通知。在北京火车站,宣传车反复广播该通知,许多准备回家探亲的人甚至退掉了已经买好的返家车票,持续了十余年的“革命化春节”拉开了序幕。在革命化的春节中,人们不能说“恭喜发财”,而要说“祝您今年见到毛主席”。在革命化的春节中,“五不准”也在某些地区被严格执行着,不准放鞭炮、不准烧香拜佛、不准滚龙舞狮、不准大吃大喝铺张浪费、不准赌博———不得不说,历史有时候就在不远处,面带讥讽地嘲笑当下。

关键字: 春节 鞭炮 革命
责任编辑: 安吉罗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