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鲁:财税机制不变 收入分配难改

2013-02-16 10:02  来源:华夏时报

\

  政府不合理支出规模超万亿 财税改革刻不容缓

  ——访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

  在千呼万唤后,中国收入分配改革方案终于与公众见面。春节前夕,国务院批转了《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下称《意见》),要求各地区、各部门认真贯彻执行。

  “此次《意见》从多个方向表达了改革的意向,但在如何解决收入分配不公等重要问题上,讲得比较笼统,没有看到多少具体改革措施。”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王小鲁还表示,公共资金管理和使用的漏洞是腐败和非法收入的重要来源,是导致收入分配不公的重要原因。但《意见》对此基本没有涉及。要解决这些问题,还需要在改革财税体制和政府管理体制方面有重大的改革步骤。

  财税体制改革是重中之重

  《华夏时报》:国务院批转了《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这是否说明对收入分配的改革已形成了共识?

  王小鲁:此次《意见》覆盖了有关收入分配的多个领域,提出了不少积极举措,有些也是有具体操作性的。但在如何解决收入分配不公等重要问题上,讲得比较笼统,没有看到多少具体改革措施。例如在打击取缔非法收入上,《意见》要求对“国企改制、土地出让、矿产开发、工程建设等重点领域,强化监督管理,堵住获取非法收入的漏洞”。解决这些领域的问题确实非常关键,但如何“强化”,如何“堵住”,需要采取有效的措施才能解决问题。

  其实严格来讲,我认为没有一个单独的收入分配制度。所谓“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实际应该是方方面面的制度改革。比如说,收入分配最突出的问题是腐败和不公平分配。这个问题不是靠调整工资或所得税能解决的,因为它是和整个经济制度有关的,而且不仅限于经济制度,还包括政治制度,包括政府管理体制、社会管理体制等等。我们的经济体制改革搞了30年,但是政治体制改革严重滞后。政府管理体制很多方面没有改,虽也有一些变化,但是不符合现代市场经济的需要,如果这些方面的问题没有解决,你想要形成一个合理的收入分配从何而来?我觉得是很难做到的。

  《华夏时报》:是否可以说,即使出台了收入分配改革方案,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王小鲁:可以说,出台了方案,不等于解决了问题。因为在还没有把关键领域的体制改革推上轨道这样一个前提条件的时候,先去谈收入分配改革,可能解决不了根本性的问题。即便有些问题提出来了,可能因为没有一个整体、综合改革的大的布局、大的方向,涉及具体收入分配问题的改革,可能会在部门之间造成互相意见不一致,互相扯皮,最后很多事情会不了了之。

  《华夏时报》:所以近年来,你一直呼吁要推进体制改革。

  王小鲁:我认为当前最重要的是要进行财税体制改革。因为我们现在所说的分配不公平、腐败等问题,在很大程度上都与公共资金的流失和不合理的使用有关。比如说,我们一年50万亿元的GDP,政府财政预算收入接近12万亿,如果再加上土地出让收入、加上其他没有包括在常规预算里的政府性基金收入、社保基金收入,至少占GDP的1/3以上。这么大量的公共资源都用到什么地方去了,用得怎么样?有多少是正常使用的,有多少是因为腐败流失掉了,或者是不正常的使用?这有没有一个统计?

  如果与国际通常水平相比,我们国家仅行政管理费支出高于通常水平的部分,粗略推算一年就要多花掉1万多亿元。如果加上其他类别政府支出中的流失和不合理使用,加上公共投资中的大量资金流失,我个人判断每年公共资源流失的规模可能成倍于这个数。这么大的数额,对收入分配是什么影响?如果不把这个问题搞清楚,不把这一部分收入分配纳入到正常轨道上来,就不可能解决现在收入分配面临的问题。所以我觉得,政府财税体制改革和政府管理体制的相应改革,应该是当前的重中之重。


相关新闻:

地方抱怨共享税分成低 营改增冲击地方财政

2013财政赤字破纪录 营改增扩围减税规模过千亿

增值税中央地方分成比例酝酿调整

专家称垄断企业应进入国民收入分配大循环

财税改革方向:中央地方财权事权相匹配
 

责任编辑: 夏天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