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工荒导致多地最低工资上涨 企业习惯性叫苦

2013-02-08 07:10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西历新年伊始,多地竞相擂响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的战鼓,目标锁定旧历新年后的劳动力大军。

  2月4日,广州的月最低工资标准由1300元调整至1550元。而这顶“全国第一”的帽子,花城才戴了不到两天,6日就被宣布最低工资标准调整至1600元/月的邻居深圳超越。

  据记者统计,今年初,河南、陕西、浙江、北京、贵州等地也都纷纷上调了最低工资标准,而广西、安徽、辽宁等省份也都在日前明确表示今年将上调这一标准。

  在劳动者拍手称好的同时,不少企业主对本报反映,人工成本伤不起。

  30省市最低工资超千元

  本报记者对32个主要省市的最低工资标准进行了梳理,发现30个省市的最高档工资标准都已超过1000元,除了江西(870元)和甘肃(980元),这两个省份上一次对最低工资标准进行调整分别在2012年的1月和4月。

  而在此前,尚有好几个中西部省份的最低工资标准在千元以下。比如云南、西藏、青海、重庆、海南,这五个省份都是在2012年调整后步入千元阵列。而贵州是在2013年1月1日开始调整,由此前的930元上调至1030元,非全日制职工小时最低工资标准上调至11元。

  目前,最低工资标准较高的省份仍集中在东部经济发达地区。排在前五位的分别是深圳(1600元)、广东(1550元)、浙江(1470元)、上海(1450元)和北京(1400元),非全日制职工小时最低工资标准最高的是北京,为15.2元。

  1月25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新闻发言人尹成基表示,2012年已有25个省份根据经济发展情况适时适度调整最低工资标准,平均增幅为20.2%。

  多名专家认为,目前的用工紧张正倒逼各地提高最低工资,这有利于吸引外来工,缓解用工紧张。“春节过后,外来工肯定会看哪里的工资比较高就往哪里去。”暨南大学教育学院院长、统计学教授韩兆洲说。

  稳慎调整最低工资

  最低工资标准的上调,总是一面受到劳动者的热烈欢迎,一面牵动着用工企业已经隐隐作痛的神经。

  在1月底的广州两会上,一位民营企业家就曾对本报记者反映,不断上调的最低工资标准给他们很大压力。“虽然我们给的工资肯定要比这个高,但是标准一上调,人社局一公布工资涨幅目标,就必然会引起工人们的联动反应,他们就开始要求涨薪。”他说。

  这位企业家所反映的情况其实很普遍。东莞台商协会的顾问袁明仁告诉本报,现在经济形势很不好,并且年初会更不好,现在很多台商企业都希望政府来把自己的地买回去,“落袋为安”,台商企业有的缩小规模,有的转行,不然就是干脆关厂。“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再上调最低工资标准无疑是雪上加霜。”他说。

  对于最低工资标准的提高,广州女神钟表公司总经理朱中兴认为:“可以调,但是要给企业时间。”他建议,与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对企业收取高额税费相对应的是,政府应该在工人的职业培训方面承担更多的职责。工人的流动性太大,企业主不敢把钱花在员工的培训上。

  事实上,官方对于最低工资标准的调整态度也并非“大冒进”。在2012年底的全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工作会议上,人社部部长尹蔚民提出,要探索建立最低工资标准评估机制,稳慎调整最低工资标准。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税系主任林江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在出台最低工资标准前最好启动雇主和雇员的集体协商,经过多轮协商,凝聚社会共识,最后再推出最低工资标准。(蓝之馨)

责任编辑: 夏天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