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振冬:中国货币政策宜稳中偏紧

2013-02-06 10:25  来源:经济参考报

  如果主要货币的竞争性贬值既成事实,如果“货币战争”真的爆发,已经严重超发的中国央行应该如何应对?

  对内而言,从货币存量角度看,中国实体经济已经过度货币化,当前的货币回收压力在于必须降低货币深化指标。但人为制造通缩显然不适合当前的弱复苏,可行之策似是保持一个相对稳健实则偏紧的货币增速,让中国的货币供给回归内生的平稳增长。

  以8%的增速估算,2013年中国GDP将达56.08万亿元。2012年底中国M2存量97.42万亿元,以13%的增速估算,2013年底M2将达110.08万亿元。如此,M2GDP在2013年底将达到196.3%。

  M2GDP这一比例在什么区间合适?固然,不同经济结构对货币深化程度的要求不同,但不能否认,这十几年M2GDP的过快增长,反映出中国金融结构失衡与金融资源配置效率较低等问题,这必然会成为转型期经济发展的羁绊。

  而且,这种依靠增发货币维系粗放型金融资源配置的模式并非良性,必然造成风险向银行体系过度集中并极易酿成通货膨胀,不利于宏观金融的稳健运行与经济的稳定增长。

  故此,在货币政策方面,为避免投资过热、通胀回归和房价大幅反弹,稳健的货币政策今年宜中性偏紧。在政策操作选择上,虽然外汇占款仍将维持去年的低位增长,但反向冲销行为“降准”将不会频繁发生,货币内生性低速增长将成常态。

  再进一步,对于监管层而言,如何降低货币深化指标?短期至少是维持现有货币深化程度不再提高,这可能需要一个相对稳健实则偏紧的货币增速,除非经济运行出现持续下降这一极端状况。

  同时,M2GDP持续攀高更显示出提高金融体系整体运行绩效已十分紧迫。这对进一步的金融改革提出更高要求,不仅仅在于提高债券市场、股票市场等直接融资工具的发展,完善票据市场、回购市场为重点的货币市场建设也要进一步放松金融管制,尤其是放松对金融机构的管制,并适时发展民营银行,推进利率市场化进程。而且,鼓励企业和金融机构创新,以更积极的姿态拓宽企业和居民金融资产运用的渠道,本身也是利率市场化的要求。

  对外而言,2012年的“经常顺资本逆”格局有利于中国国际 收支平衡。但在全球持续宽松背景下,今年还可能出现阶段性资本流入压力,因此要继续做好“促进国际收支趋向平衡”的工作。具体而言任务有三,一是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和贸易投资便利化;二是继续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更好地发挥市场在外汇资源配置中的作用;三是扎紧篱笆,加强对热钱的监控。

责任编辑: 安吉罗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