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社:GDP是衡量发展的不完美指标

2013-02-01 13:32  来源:腾讯财经

  北京时间2月1日,彭博社刊登题为《GDP是衡量发展的一个不完美指标》的评论文章,现全文摘要如下:

  对于一个国家的福利来说,下列哪一项更好呢?是花1000万美元建造了一个监狱?还是花1000万美元生产一款智能手机?亦或是以牺牲雨林为代价生产1000万美元的木材?或者发生一场暴风雨需1000万美元的修复费用?

  用如今衡量国民福利最常见的一个名词—GDP来看,所有这些都是相等的。GDP仅衡量产出,而对产出的质量则没有要求,更不用说像社会进步和人类幸福这些方面。GDP确实实现了其原定目标并且做的相当不错,即提供了一个国家某段时间内生产的市场化商品及服务的价值。但不幸的是,从政客对美国去年第四季度GDP意外下滑的反应来看,他们已越来越将GDP作为调整公共政策的单一工具,这是一个错误。

  虽然GDP有用,但其确有一些重大缺陷,该指标会掩盖日益加剧的不平等及鼓励能源消耗。GDP不能衡量在好的方面(如教育)与不好的方面(如烟)支出的区别;不能衡量自然界提供的经济服务,如曾保护新奥尔良免受风暴侵袭的湿地在缩小;不能衡量那些无市场价格的事情如抚养下一代。GDP不能很好地衡量社会凝聚力、教育、健康、闲暇、清洁环境的价值。换句话说,正如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Kennedy)曾说的,GDP衡量“除使人生有价值之外”的一切。

  一些改进

  这就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及积极分子在推动改进GDP的原因。虽然还存在“将太多因素囊括进一个指标”的风险,尤其是关于幸福或福利这类的主观因素。改进GDP的一个更好方法可能是改进国民核算中的某些指标,研究出一个更广泛的个人福利指标,为公共政策提供福利等方面的信息。要做到此,须牢记以下四个准则:

  首先,经济学家需更快地获得关于经济增长的准确信息,尤其是在经济衰退时期。例如,当时经济学家们对美国2008年第四季度GDP增长的初始预期值为下滑3.8%,但在几年后美国2008年第四季度GDP数据被修正为下滑8.9%,修正数据表明美国经济衰退之势比2009年初大部分人预期的更严重。包括美联储经济学家奈尔微克(Jeremy Nalewaik)在内的几位研究人员曾表示,国内总收入(GDI)能够更早预计经济衰退,并且其准确性高于GDP。奈尔微克及几位共同作者指出,将GDP与GDI结合起来的一个指标将会更准确,“结合指标”将有助于弥补GDP本身存在的衡量缺陷,在理想情况下能更好地为政策制定者们提供经济状况信息。

  其次,我们应该更多考虑会影响经济的非市场产品及服务,如家务。编撰美国国民收入账户的美国经济分析局(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近些年来为“卫星账户(Satellite Accounts)”做了令人钦佩的工作,这种账户能够为经济提供一个更综合的“快照”。不过美国经济分析局运用所搜集数据进行的这些实验,并不会危机到美国现有国民核算账户的信誉。例如,最近一项对美国家庭生产(包括非市场国内服务如园艺、家务,以及消费者耐用品收益、政府资本收益 )“卫星账户”进行计算的结果表明,2010年美国GDP会比不包括这些因素的原值高出26%。该项研究结果还表明,将前述因素考虑在内的美国历年GDP增长率将会更低,并且衡量收入不均等的指标数值也更低。虽然这些数据肯定存在不确定性,但它们仍然能提供传统指标所缺失的具体信息。

  教育、健康

  对“卫星账户”使用范围的扩大应采取谨慎态度,尤其是在教育及健康方面。正如美国国家研究委员会(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2005年一项调查结果所示,非市场衡量指标应与现有国民账户一致。如果可能,应使用市场类似物来决定这些因素(指教育及健康等方面)的价值。例如,使用私人儿童看护成本或者 一对父母留在家中放弃的收入来衡量亲代抚育。

  第三,由于GDP衡量平均收入,便掩盖了家庭收入之间的重要差异。例如,人们的收入增长不成比例,即便是很多正式工的工资遭到削减,但富有人群的收入仍然能有所增长。正如英国智囊团Demos最近在一个报告中指出,尽管美国GDP在过去30年中提高了一倍多,但美国家庭收入中值仅增长了16%。该报告的作者们写道,一种可能的解决方案就是创建一个家庭可支配收入的新衡量指标,以更好地衡量家庭福利与购买能力。

  第四,经济学家们广泛认为应该将环境影响衡量指标加入到GDP中。目前的GDP衡量体系并未涵盖污染、自然资源消耗、自然提供的经济利益。幸运的是,目前正在改进环境方面的核算指标。如果可能,在统计上可以为环境损耗加上一个货币价值,开始进行这种统计的一种可能方式就是进行“卫星环境账户”试验。那么如何衡量社会福利呢?这个信息很重要,但像真实发展指标(Genuine Progress Indicator)这样一些代替GDP或者GDP改进指标,会受制于意识形态或主观标准等因素。更好的一种方法是将这种数据作为一个额外指标(健康、环境、社会凝聚力等因素方面的指标)的一部分,而这个额外指标需与GDP相分离,这正是斯蒂格利茨委员会(Stiglitz Commission)所推荐的方法。

  GDP是一个普遍、客观和非常有用的衡量工具,但我们应该认识到其缺陷。提高GDP不应成为政府的唯一目标,GDP也不应被视为人类福利的一个决定性衡量工具。因为如果那样,我们将不得不扩大我们的数据,最终使政治家们仅致力于更好的账户。(瑥丼)

关键字: 经济发展 GDP
责任编辑: 夏天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