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新年首秀波澜不惊 QE政策年内难退出

2013-02-01 10:49  来源:金融时报

  美联储声称将采取符合其最大化就业和保持通胀在2%的宗旨相符的“平衡”方式,预计美联储将在通胀风险较高时,将上调超额存款准备金率,促使银行将资金留在美联储,减少货币供给,抑制通胀风险。然后通过前瞻性指导,给市场足够时间消化QE退出的预期,再卖出长期国债和抵押支持债券(MBS),并控制节奏,不至于对国债和MBS市场造成过大压力

  当地时间本周三(1月30日),美联储在结束为期两天的公开市场委员会(FOM C)会议后宣布继续维持量化宽松规模和利率不变,符合市场预期。在这场毫无悬念,甚至略显沉闷的议息会议后,市场关注的焦点其实已转向何时终止资产购买以及QE政策的退出路径上。31日,申银万国证券公司分析师李慧勇在与本报记者连线中指出,本次FOM C会议虽然已开始讨论QE退出的情形,但真正实施至少要等到今年四季度以后。很大程度上,QE退出时间取决于劳动力市场前景从根本上改善,尽管1月份数据有所改善,但美联储仍然判断失业率高企困扰劳动力市场,申银万国认为,今年失业率降至7%以下的概率很低,除非非农就业至少保持每月新增23万人以上,而短期来看难以实现。总体上,由于美国经济曲折复苏,今年GDP增长恐将低于去年,且劳动力市场复苏仍不稳固,今年QE退出的概率很低。

  议息声明发布前,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去年四季度实际GDP初值意外收缩0.1%,不仅大幅低于增长1.1%的市场预期,也是2009年二季度以来的最差表现。对此,美联储在声明中作出了回应,称尽管全球市场压力正在缓解,但12月会议结束以来的信息显示,经济活动在最近几个月出现了停滞,将大部分原因归结为极端天气干扰与其他临时性因素。在评价就业市场时,声明用了“适度(moderate)复苏”的字眼,表明劳动力市场的持续好转。此外,美联储对房地产市场的进一步改善给予了充分肯定,居民消费与企业固定投资也有所回暖。

  美国《华尔街日报》在对最近两次FOM C声明进行对比后总结出三大特点,包括美联储对近期经济增长放缓、企业固定资产投资改善的关注以及用更确定的口吻勾勒出美国经济温和增长的中长期趋势。李慧勇指出,去年四季度美国经济意外出现萎缩,主要因为企业去库存,而且政府因担忧自动减赤机制而削减国防开支高达22%,分别拖累GDP1.3个百分点,而这两部分恰恰是波动最大的部分,剔除库存变动和政府开支,GDP环比增速从1.6%升至2.5%,未来两次GDP修正有上调空间,尤其是库存。另外,净出口拖累GDP0.25个百分点,主要因为出口的下滑速度超过进口。不过,考虑到个人消费维持增长势头,企业投资出现反弹,若剔除库存变动和政府开支,GDP环比增速从1.6%升至2.5%,预计GDP初值未来还有上调的空间。目前来看,因“财政悬崖”暂时缓解、债务上限问题延后,加上去年四季度基数较低,将美国今年一季度GDP上调0.5个百分点至1.8%。

  面对四季度GDP骤然收缩,美联储依然对中长期经济走势持乐观态度,称短期经济停滞不改经济复苏进一步向好的预期,但由于美联储去年12月份刚重磅推出相当于无限期、不限量的资产购买计划,加之美国财政紧缩以及全球经济下行风险加剧、复苏前景堪忧的基本状况并没有改变,因此市场对于其未来几个月的政策计划基本不存悬念,认为美国QE政策短期内出现转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此,在不少市场分析人士眼中,5月19日成为了一个非常敏感的时点。

  一周前,美国国会众议院刚以285票赞成、144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短期调高债务上限的议案,允许联邦政府通过财政部发债维持运营至今年5月19日。因此有相当一部分观点认为,这应该是观察美国货币政策演变的一个重要时点。一旦国债上限在5月19日提高,便意味着美联储需要在二季度继续为联邦政府大开“印钞机”,停止资产购买最早也推到了三季度。然而,如果届时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继续上升,那么美联储无上限资产购买计划就会随之继续。虽然有些阴谋论的味道,但本次危机以来美国政府发债与美联储量化宽松在时间和数量上都有诸多吻合,因此这种推理并非天马行空。当然,如果到了5月19日,众议院决定不再提高美国政府债务上限,那么到了三季度,美联储也就没有必要继续每月数百万美元的资产购买计划了。其实如果不从阴谋论的角度考虑,美联储量化宽松的退出动力与联邦政府的收支状况的确存在高度相关性。首先,联邦政府发债数量降低,将有利于减轻利率上行压力,从而减轻了美联储对利率通道对经济冲击的担忧;其次,赤字降低也是经济自动稳定器在经济上行时发挥作用而产生的一个结果,在这个阶段,美联储也没有必要继续进行资产购买。

  李慧勇表示,QE退出时间取决于劳动力市场前景从根本上改善,通胀压力较大且通胀预期升高以及金融市场状况。尽管1月份劳动力市场数据有改善迹象,但美联储仍然判断失业率高企困扰劳动力市场,李慧勇认为,今年失业率降至7%以下的概率很低,除非非农就业至少保持每月新增23万人以上,而短期来看难以实现,因而QE今年内退出的概率很低。目前看来,市场上最为“大胆”的观点当属高盛首席经济学家简·哈祖斯了。他预计,美联储QE政策将延期至明年年中,认为只要美国失业率水平居高不下,美联储就会继续其资产购买计划。种种迹象表明,美国就业市场改善缓慢,失业率并不会在2013年明显回落。

  而对于QE政策的退出途径,李慧勇认为,美联储声称将采取符合其最大化就业和保持通胀在2%的宗旨相符的“平衡”方式,预计美联储将在通胀风险较高时,将上调超额存款准备金率,促使银行将资金留在美联储,减少货币供给,抑制通胀风险。然后通过前瞻性指导,给市场足够时间消化QE退出的预期,再卖出长期国债和抵押支持债券(MBS),并控制节奏,不至于对国债和MBS市场造成过大压力。(张环)

关键字: 美联储 QE 超额存款
责任编辑: 夏天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