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趟雷区

2013-01-30 15:50  来源:《财经》

  

  中国30年的反腐现实表明,腐败已从权钱交易、权色交易转为权权交易,向要害部位和核心层级渗透并巩固,只有通过制度性反腐才能大面积、大范围、深入地解决社会转型、体制转轨期间所出现的问题。

  十八大之后,中国反腐舆论高涨,力度加大,两月间已有两名省部级官员被免,接受调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明确提出“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显示中共新一代领导人将以制度反腐作为治理腐败的根本之道。其中,官员财产公示制度、腐败存量特赦处理、规范法外反腐力量、合理发挥社会力量和媒介的作用等都可能成为制度选项。中国30年的反腐现实表明,腐败已从权钱交易、权色交易转为权权交易,向要害部位和核心层级渗透并巩固,只有通过制度性反腐才能大面积、大范围、深入地解决社会转型、体制转轨期间所出现的问题。

  2013年1月22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称,“要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易腐的保障机制。”

  这次会议既有新年反腐大计的部署,亦可观新一届中央集体的施政风向。

  自中共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已多次就此公开表态。他首次出访时在广东指出,“现在我国改革已经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我们必须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不失时机深化重要领域改革。”在政治局第一次集体学习时又称:“大量事实告诉我们,腐败问题越演越烈。”

  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副院长李永忠观察到,“腐败问题越演越烈”这一说法是首次出现在总书记的公开话语里。

  与此同时,反腐重拳连出,两个月间免去了李春城、衣俊卿两名省部官员,其中正在受查的李春城是十八大后首位落马的候补中央委员。

  而新华社首次披露政治局常委的家庭成员信息,亦被民间解读为推动官员财产公示的信号。

  最新的进展是,十八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公报提出,认真执行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制度,并开展抽查核实工作。反腐力度逐渐加大,已为大势。

  2013年引首以望,既是十八大之后的开局之年,又是第二个反腐五年规划(《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2013-2017年工作规划》)的起草接近尾声之际;还是中国加入《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后的履约审议年,来自内外部的压力与改革契机并存。

  按照中央纪委研究室主任李雪勤的说法,在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问题上,第一个五年规划主要是“建立”,下一个五年规划主要是“健全”,重点放在健全体制机制制度上,核心是把权力管好。这与《联合国反腐败公约》所要求的反腐“更加制度化、机制化”不谋而合。

  1979年以来的反腐实践证明:经济体制改革与政治体制改革不同步所拉开的缝隙,恰是腐败滋生蔓延并得以易发多发的生存空间。李永忠认为,腐败从权钱交易、权色交易转为权权交易,大案、要案频发,向要害部位和核心层渗透。因此,应该把制度反腐作为中国特色反腐的根本之道,“唯有制度反腐才能大面积、大范围及比较深入地解决社会转型、体制转轨期间所出现的问题”。

  前瞻制度反腐,不仅要在官员财产公示、腐败存量处理、“法外反腐”的使用和规范、民众参与等方面推陈出新,更须通过改革权力结构,趟过腐败雷区,推进改革进程。

  网络反腐与鼓励举报

  1月17日,衣俊卿被免去中央编译局局长职务,新华网称其“因为生活作风问题不适合继续在现岗位工作”。此前,女博士常艳12万字网文自曝与衣俊卿婚外情,在网络疯转。这仅是网络反腐拉下的官员之一。

  2008年底被网民曝光的南京“名烟局长”周久耕,从蹿红网络到被免职仅用了15天。2012年,“表哥”杨达才、雷政富不雅照、“房叔”蔡彬等事件使微博反腐突起。

  纸媒、网媒、外媒与自媒体,似乎组成一个立体网络,正自发对中国官员进行“财产公示”。

  反腐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仅仅依靠职能部门,不足以打击腐败。民众作为反腐的主力军,其作用不容忽视。网络公开反腐反应快、传播广、影响大,同时,网络反腐亦凸显了传统渠道的不畅,民众反腐的迫切愿望和对清廉政治的向往。作为反腐主力军的民众为何不依托、不信任官方举报渠道,而选择网络反腐,是值得反思的问题。

  2012年12月28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立法推进网络实名制。这一决定给逐渐兴起的网络反腐笼罩了一层不确定性。不过,11天之后,中央纪委新闻发言人崔少鹏在发布会上表示,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提倡实名举报,凡是实名举报的,优先办理,及时回复。

  2003年,网络举报就已进入官方反腐渠道。当年,最高检察院建立网络举报平台。两年后,中央纪委信访室、监察部举报中心的网址公布。但因官方网络举报渠道的低调、非透明,其处理效果如何外界所知不多。

  事实上,早在十五大报告中即明确,“党委统一领导,党政齐抓共管,纪委组织协调,部门各负其责,依靠群众的支持和参与。”来自纪检部门的人士称,这些年来前四句话有不同程度的落实,但最后一句却没有得到落实。

  李永忠认为,群众没有参与进来,或者是少平台,或者是缺渠道,在期望之下,眼看腐败越来越严重,不满情绪逐步上升,就会由对腐败分子的不满逐渐转向对反腐机关的不满。因此,“网络反腐是群众自发参与和支持反腐的契机。对群众参与反腐要疏导不要阻挠,要回应不要回避,要积极引导而不要扮演行政领导。”

  在支持和鼓励群众举报方面,香港廉政公署的经验或可参考。香港廉政公署发言人对《财经》记者介绍,香港市民对廉政公署的信任,可从具名举报的比例看出。廉政公署成立之初,收到的举报中,只有约三分之一的投诉人愿意提供个人资料,但近年具名举报的比例为70%以上。

责任编辑: 欣哲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