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学者:中国养老难题影响超越国界

2013-01-17 09:02  来源:中国网

  在中国的主要贸易伙伴国想方设法控制与日俱增的公共养老金和医疗费用之际,它们或许没有意识到,中国当前正为其迅速老龄化的人口构建保障体系的努力也与它们休戚相关。

  中国政府建立了一套混合型养老金体系,既依靠传统方式向工作单位收取离职即付的养老费,又强制性设立个人账户,劳动者可以用这个账户里的钱支付退休生活费的一半到三分之二。但这种制度已经造成双重恶果:为了攒钱养老,家庭减少消费;由于地方政府拿个人账户里的钱来补贴现有的退休人员,政府的远期养老金债务激增。

  中央政府设法阻止地方政府动用现有养老金资产,但具体办法却是允许它们进一步欠债。此外,养老金资产必须投资于低息债券和存入银行的规定让许多地方政府感到恼怒。

  这一切对于同中国有贸易往来的亚洲、欧洲和美国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首先,它们应当明白,中国的老龄化问题是一场缓慢发展的财政危机。中国不是希腊,但地方债务负担已经非常沉重,而这还没有计入地方政府背负的养老金义务。跟在欧美一样,中国的趋势是掌管着国家级养老基金的地方官员不断提高现行补贴而让后代为此埋单。

  其次,我们应认识到,随着中国走向全民养老和医疗,家庭储蓄受到的影响会很有限。诚然,中国的家庭或许不再需要为高昂的大病医药费攒钱,但最新保障体系带来的家庭储蓄减少很有可能被劳动者和工作单位向最新福利项目强制缴纳的费用所抵消。换言之,不要将中国经济再平衡寄希望于最新保障体系,因为它不会给可支配收入带来很大提高。这就是说,保持着巨额对华贸易赤字的国家不应指望中国家庭说不定哪天突然拥有了想像中的全新消费能力。

  最后,我们必须考虑老龄化对中国和对美国、欧洲、日本等主要经济体的更深远影响。老龄化趋势当然未必会使这些经济体出现衰退,但该是调整期望值的时候了。老龄化会抑制甚至减少家庭消费,而家庭消费是中国向工业化经济体出口的首要推动力,许多人希望它会促进将来向中国的出口。所有这些国家的政府都需要想办法减缓医疗和养老成本的增长。

  老龄化和应对人口老龄化问题的政策首先是国内事务,但事实上,中国养老金政策的影响往往会超越国界。主管对华经济关系的那些人应当少关注贸易赤字和汇率而花更多的时间去思考老龄化的长远影响,想想它对世界各大经济体的贸易和投资模式意味着什么。(作者美国新学院大学印中研究所教授马克·弗雷泽) 

责任编辑: 安吉罗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