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令彬:中国开始掌握重点产业最新技术

2013-01-17 08:41  来源:大公报

  中国正加快推行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如在开发太空及深海等新空间方面,均已取得可喜的初步成果。在其他比较传统领域的重要技术发展方面,中国同样进展神速,可由此带来巨大经济效益。

  发电作为重点行业需求量大,掌握其核心技术除可产生巨额经济效益外。还有助节能减排。中国多年来,在这方面的努力已取得显著成果,掌握了最新或最新一代技术,使能在产业发展中占据领先地位。煤电方面中国已掌握了最先进的超临界电站的建造及操作,新上马电站基本都属此类。水电方面,中国在三峡建站时已逐步掌握了西方最先进的70万瓩机组技术,并加以改进使其稳定性更高。世界第一台的80万瓩机组正在金沙江溪落渡电站装配,且还在设计、研制90万以至100万瓩的机组。核电方面,中国正在建造全球首批第三代AP1000电站,并将向美国出口建站技术(见本栏11月9日),同时还在研制各类型的第四代核电站。

  在以上较传统电源方面,中国已开始掌握最新技术而领先世界,在新能源方面中国同样发展迅速,如风电装机已逾6000万瓩而晋居世界第一,太阳能发电装置产量稳居世界第一,但现因外国保护措施而要把主市场由出口转内销。中国亦成功研制最新的薄膜型发电太阳板及量产技术。同样重要的是电网技术的突破,中国已有了全球最长的特高压输电缆,电压达到700千伏以上,还在研制接近1000千伏的产品。在聪明电网(smart grid)的开发上亦已起步,上海世博时便曾试用。

  中国发电技术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可带来三重经济好处:(一)带动发电及发电装备产业提升扩展。(二)提高全国用能效率及竞争力。(三)开拓新出口市场。这些利益将以万亿元计,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高铁及其他一些机电重工产品上。但中国要开拓有关市场,却受到经验不足及西方的遏制,而更令人沮丧者,乃来自本国的无理攻讦,如内地学者梅育新所说,出现了「自废武功」现象。其原因很多,包括利益争夺、政治动机及崇洋心态等,而高铁便是受害之一例。笔者对此亦深感痛惜,如去年温州事故,虽然事故本与高铁无关,更只是管理上的人为疏忽,社会上却趁机掀起一股反高铁之风,「不安全」、「大跃进」等咒骂漫天盖地而来,国际上也随之奏起和应。更大的问题是当局没有出面澄清阻止,实严重失责。这样对待自主创新成果,还要推行创新驱动战略吗?

责任编辑: 安吉罗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