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玉岭:医改典型高州医院为何生病

2013-01-15 10:14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高州医院在改革方面的极度滑坡,不只是涉及到对医院“带头人”的选拔和配备问题,还存在有对好的改革“带头人”、“当家人”的保护问题。这样的例子,不仅医疗行业存在,其他行业也存在。

  两年多前,我曾经对广东省高州市人民医院(下称“高州医院”)进行了调查和专访,并在那里开了五个座谈会,对这个医院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和做法进行了总结并被媒体广为报道。卫生部领导还向国务院参事室一位老参事、老部长讲:“任玉岭参事报出了高州医院为民廉价服务的经验后,那个医院的门槛几近被踢破”。

  然而好景不长,仅两年的时间,高州医院却因大肆收取回扣,被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于1月11日和1月12日晚连续曝光。不了解内情的人,还以为原先的报道与事实不符呢,不是的,实际是因为人事与组织部门对医疗改革重视不足和在用人方面配合不当或逆势而行导致的。

  高州医院曾经广受好评

  高州医院2010年年底前的院长钟焕清,出生于农民家庭,曾是赤脚医生,在行医过程中坚持学习、不断进修,从而成为一名心脏手术专家。在他的领导下,高州医院这个拥有1300多名员工的公立二甲医院,在不要国家新增任何投入的情况下,办得红红火火。由于服务一流、价格低廉,高州医院不仅得到了当地百姓的高度好评,而且还迎来了全国各地乃至东南亚、美国和非洲的病人。高州医院被人们称为“平价医院”、“百姓医院”。中央政治局委员、原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说:“能够为老百姓提供价格低的有效服务,这是值得效仿的。”

  高州医院把广大人民“少花钱、看好病”当作了医院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当时医院的领导和医务人员都认为:“群众是卖鸡、卖猪后来看病的,做医生的一定要让群众看得起病,看得好病”。“公立医院是为人民服务的,不是为人民币服务的,当医生要有良心,要在百姓经济能力还十分有限情况下,为他们着想、为他们治病。”

  在用药方面他们坚持“三用三不用”:对病人能用简单药,绝不用复杂药;能用便宜药,绝不用昂贵药;能用国产药,绝不用进口药。在药品采购方面,为了防范医药“幕后交易”造成的成本大幅提升,医院实行了用药全部网上采购,每次采购都成立临时采购小组,领导成员概不参加,采购专家临时随机抽调,入围后收掉手机,集中工作,不再与外界联络,完成任务后立即解散。这样的购药做法,大大挤掉了药品的虚高价位。2002—2009年,该医院节省的药品采购费高达2.2亿元,大大减轻了病人用药的成本和负担。

  对临床急用而无法投标的器械和耗材,先将品牌、型号、规格、价钱在医院大厅和网上公示7天,其间,如有哪位同志提出同一产品可以低价的,就按低价购买。这样做的结果是,仅2002—2009年,该院就省下设备耗材采购费6000多万元,使病人从中享受到实惠。

  由于这些措施得力,患者的检查费、医疗费大大降低。我当时问了一些从广州、湛江、重庆、达州等地前来治病的病人:为什么跑几百里、上千里到这个县级医院来看病,大家的一致回答是:为了寻求一个能治好病的低价钱。比如当时在心脏科住院的一位外地病人说,他们在老家看病要花费十万元的,在高州只要5万元。

  为了搞好行风建设,高州医院让社会公众对医院进行监督,他们认为群众监督是最有效的监督。医院提出建设“无红包医院”后,公开向社会推出“三不”承诺,即不分病人的贫富贵贱;不收病人的红包礼物;不赴病人的宴请娱乐。有关规定除多渠道传达到各方外,还向社会进行公示。另外,包括院长在内,所有医护人员的手机号全部对外公开,全方位接受群众监督。

责任编辑: 夏天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