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振宇:我国高增长阶段正在逐步结束

2013-01-14 13:05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增长阶段转换的实质、机制及其对宏观经济的影响

  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经济仍有很大增长空间。然而,增长空间并不必然对应高潜在增长率。经济持续高增长的关键,在于投资所预期的需求增长能否在经济体系循环中顺利实现。随着收入水平提高和基本生活需求的满足,新增需求向高级、易变、非物质化方向发展,使中长期投资风险增加、预期收益率降低,进而使经济从高增速向中低增速转换。我国需求状况的变化和经济运行特点显示,高增长阶段正在逐步结束。应对增长阶段转换需要依靠创新和提升要素组合效率,培养经济增长新动力。

  DRC视角

  近年,从企业、行业、区域和宏观层面都反映出经济增长动力不足、预期不稳等特点,并在国内外引起对中国中长期增长的担忧。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等收入陷阱问题研究”课题组,通过比较几十个工业化先行国家的历史数据,结合国内区域增长数据和关键商品人均消耗量等指标,判断中国将进入增长阶段转换期,即要从平均接近于10%的高增速降到7%或以下的中低增速。虽然对增长阶段转换开始的时间、经济增速下台阶的方式和程度有不同认识,但“增长阶段转换”的观点提出后,已得到社会各界的认同和响应,并被广泛应用于对当前经济走势和未来增长潜力的分析中。

  与此同时,另一种以国际增长经验为基础的观点认为中国仍处在高增长期,短期内潜在增速不会发生转折性变化,还能继续以7%—8%的高速度再增长20年左右。这种观点也有广泛的代表性。

  仔细考查两种观点,似乎更多渗透着前瞻性的预感,论据、推论过程和结论梳理工作不够清晰。正因为如此,两种观点在几乎相同的历史数据中得出不同判断。观点的冲突增加了人们的疑惑,而当前经济运行状况常常简单地被作为中长期变化的论据,更增加了理论的可疑性。客观认识增长阶段转换,需要进一步厘清潜在增长速度从高向中低转换的实质和发生机制,阐述转换发生的逻辑过程。

  增长阶段转换的实质是需求状况发生持久性改变,不再支撑经济体系的高增速均衡

  实现高增长有三个关键环节:第一是需求的空间大、第二是投资的技术和资金约束相对较低。第三是微观主体愿意用更多工作时间或更大强度劳动去实现未来需求。

  ——作为增长空间的“潜力”,并不必然对应作为增速的“潜力”

  增长潜力通常以两种含义使用,一种用于说明增长的空间。比如说中国城市化率刚超过50%,未来增长潜力还很大;或者说中国人均GDP刚超过5400美元,而发达国家在10000美元以上,增长潜力大。另一种含义是在潜在增长率的语境中说 “潜力”。比如说中国经济增长潜力大,还可以持续高速增长20年。这主要强调潜在增长率比较高。

  由于两种含义常被混用,分析中容易将增长的空间与增长速度联系起来,似乎增长空间会自然转化为增长速度。众所周知,发展空间大,不一定速度就高。比中国落后的国家有更大增长空间,但鲜有中国这么快的增速。高经济增速是因为存在一种机制将增长的空间以更快的方式转换为实际增长。增长阶段转换关心的是机制变化,而不仅是增长空间的变化。

责任编辑: 岩实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