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绪程:人们为什么仇官仇富

2013-01-13 13:35  来源:和讯网

中国体改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国体改杂志社原总编辑 袁绪程

 中国体改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国体改杂志社原总编辑 袁绪程

  收入分配不仅仅是一个收入问题,而是涉及到所有制、占有方式、发展方式等等问题,甚至涉及到政治、经济、社会领域的体制问题。按照马克思的说法,收入分配方式是由生产方式及其占有方式决定的。中国的收入分配问题可归纳为,一是收入差距过大,二是收入分配不公。

  为什么人们“仇官仇富”?仅仅是因为收入差距过大吗?我想不完全是,是因为“官商勾结”带来的分配不公。姚明拿那么多钱谁也没有嫉恨他,科学家拿钱很多,比如“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人们也不嫉恨他。可见,人们痛恨的不是一般的收入差距过大,而是痛恨分配不公带来的收入差距过大。因此,收入差距过大是“果”,收入分配不公是“因”。

  中国收入差距有多大?有说60倍差距的,有说50倍差距的。同是东亚模式,在韩国、日本、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两极收入差只有4-7倍,马英九甚至批评陈水扁当政时把台湾的收入差距一下从5倍搞到6倍。为什么我国收入差距如此之大呢?一个主要的原因显然是分配不公。

  什么叫分配不公?如何判定收入是否“公平”呢?我想应该有一个标准,正如马克思所说,所谓平等(公平)指的是用同一尺度、同一个标准来规范即拥有同等的权利,而不是指结果平等。按劳分配之所以是公平的,是因为劳动的权利平等。但由于个人禀赋不同,劳动力的大小不同,所获得的劳动收入显然是有差距的。这种平等的权利仍然是资产阶级法权。马克思认为,只要有“交换”的市场经济,“资产阶级法权”的平等就是必然的。按照古典经济学范式,人是自利的,资源是稀缺的,人们只能通过平等的自由竞争获得收入(报酬)。正如萨伊所说,工资是劳动的报酬,利息是资本的报酬、地租是土地的报酬。这就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全套规则,按要素分配,人人平等。也就是说,在趋于完全竞争或自由流动的条件下,人们的要素收入会趋向于均等化。比如,不可能出现垄断行业一个抄表工比其他行业的抄表工的报酬多很多。

  但是恰恰在劳动报酬上,由于各种特权和垄断,使劳动报酬产生巨大的差异,不同行业的同质劳动的报酬差别甚远。同样,由于垄断和特权的障碍,资本在不同行业的利润差距也非常大,有的行业和领域“以一赚十”,有的则相反。这完全是人为地制造了劳动价格、资本价格的巨大差异。土地的价格差也是一样,撇开级差地租不论,由于垄断也产生了变异。同样的土地在农民手中和在政府手中就不一样。生产要素的价格或报酬的人为差别,这就是最大的不公,违背了市场公平交易的规则。

关键字: 仇富 仇官 收入差距
责任编辑: 夏天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